10.9 邹半孔出卖奇计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03:12
A+ A- 关灯 听书

原来说话的人,正是彭寿颐。他走前一步,说:“寿颐蒙恩师重用,并无尺寸之功。前错用赵有声,几给恩师带来大麻烦,学生前去九江下书,以赎前愆。”

曾国藩说:“林启容是贼中死党,不一定能被言辞所动,你此去或有不测风险。”

彭寿颐说:“大不了一死耳!学生幼读诗书,粗知大义,杀身成仁,正志士之归宿。”

曾国藩抚着寿颐的肩膀亲切地说:“江西读书人都如足下,长毛不足平。”曾国藩当即修书一封。彭寿颐带着信,飞马出了南康城。在九江城外见过李续宾后,只身来到永和门外。守城卫兵拦住,喝道:“哪里来的清妖!”

彭寿颐答:“我受曾部堂之命,从南康来到此地,要面见林将军,将曾部堂的信交给他。”

卫兵搜遍彭寿颐全身,除一封信外,并不见任何东西,便用黑布蒙住他的双眼,将他带到贞天侯衙门。卫兵禀过以后,林启容传令带见。卫兵去掉黑布,彭寿颐走进大堂,只见堂上正中端坐着一位面孔黧黑、五官端正的年轻将领,他料想此人必是林启容无疑,便上前一步,双手作揖:“万载举人彭寿颐叩见林将军。”

林启容把彭寿颐看了半晌,然后问:“你是清妖举人,我是天国上将,我们之间水火不容,你来见我作甚?”

“我奉曾部堂将令,特来九江送亲笔信一封给林将军。”

彭寿颐说罢,从身上取出信来,早有一个小兵下来接过信,交给林启容。林启容见信上写着:

>

>

>

林启容看完,冷笑着。他有心揶揄几句,便问彭寿颐:“听说你家大帅浑身生着蛇皮癣,每天晚上要四个女人轮流给他搔痒,才能入睡,是真的吗?”

堂上一阵哄笑。彭寿颐虽恼怒,却不敢发作,说:“将军不要听信谣传,曾部堂身边并无一个女人,所患牛皮癣,近亦痊愈。”

“你不要为你家大帅遮丑了,他是个有名的伪君子。他想凭这一张纸就要我交出九江城,像张国梁那样认贼作父,真是白日做梦!”

堂上一片肃杀,刚才嬉笑的场面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根本不曾出现过似的。

“曾国藩是我的手下败将,你回去告诉他,要他好好回忆一下,从那年罗泽南在南昌城外打败仗算起,一直到今天,他和他的喽啰们在我手下奔逃过几次了?”

林启容威严的声音使彭寿颐的心怦怦乱跳。他自思到九江来,只是送封书信而已,信送到了,任务也就完成了,千万不要再多说一句话,万一哪句话说歪,惹怒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脑袋立即就会搬家。想到这里,他觉得就是刚才为曾国藩辩护的话也不应该说。他下决心再不开口。

“你回去告诉曾国藩,不要为天京城里的事高兴得太早了,江西大部分城池还在我们手里,圣兵还有十万之众,只要我一声令下,什么时候都可以取曾国藩的头。”

林启容将曾国藩的信撕得粉碎,从堂上掷下,喝道:“滚吧!”

彭寿颐抱头鼠窜,恨不得一步跨出九江城。

“慢着!”林启容拖长声音叫道。彭寿颐惊恐地站住,忐忑不安,“你回去怎么向你家的大帅交差呢?曾国藩会相信你到过九江城吗?来呀,弟兄们。”

·落·霞…小·说

只听见两个亲兵高声答应一声,走上前来,彭寿颐吓得面如死灰。

“为让曾国藩相信这个彭举人送到了书信,割下他一只耳朵为证!”

彭寿颐浑身乱抖,一个亲兵拿着一把明晃晃的牛耳尖刀过来,另一亲兵拿出一个瓷盘,彭寿颐早已瘫在地上,任凭他们摆布。那亲兵提起彭寿颐的右耳,只轻轻一划,一只耳朵掉进瓷盘。彭寿颐惨叫一声,捂着右边脸踉跄走出大堂。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当曾国藩看到失去了一只耳朵的彭寿颐,听完他沮丧的禀告后,勃然大怒。刘蓉也为自己的失策而惭愧。这时,康福进来禀告:“大人,大门外有人贴了一张红纸条,上写‘奇计出卖,价格面议’八个大字,旁边尚有一行小字,‘问计者请到状元街灰土巷找邹半孔’。门人觉得好笑,特揭下送了进来。”

说着将红纸条递上去。曾国藩看了一眼,扔在桌子上。彭寿颐说:“这邹半孔莫不是个疯子!”

曾国藩又拿起红纸条,细细地欣赏一番,然后缓缓地说:“康福,你带一顶轿到状元街去一趟,把邹半孔接来,我要当面向他问计。”

康福领命,骑着马,带着两个轿夫,一顶空轿,一路寻问,来到状元街灰土巷。在一间破败低矮的旧屋里,找到了邹半孔。此人五十岁左右,留着稀稀疏疏的山羊须,高高瘦瘦的,面孔蜡黄,衣衫不整,一看便知是个落魄的文人。康福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说:“曾大人派我来接先生前去面商奇计。”

邹半孔并不谦让,摇着一把纸扇上了轿。轿子抬进衙门二门,曾国藩已在花厅等候了。邹半孔抢着上前一步,跪下说:“学生邹半孔叩见。”

曾国藩忙扶起,说:“先生免礼。”

邹半孔坐下,王荆七端过茶来。曾国藩将邹半孔仔细端详一番后,问:“先生贵庚几何?”

邹半孔答:“学生今年四十有九。”

说完,又伸出几个指头比划着,露出很不自然的笑容来,坐在凳子上,手脚不知如何放。曾国藩见此人举止神态有点猥猥琐琐,心中不甚欢喜。

“平日在家治何经典?”

“学生不治经典,平生喜爱的是稗官野史。”

此人不是正经读书人。曾国藩心想,接着又问:“也读兵书吗?”

“最爱读兵书。”邹半孔得意地回答。

“先生常读哪些兵书?”

“学生第一爱读的兵书是《三国演义》。”

曾国藩一听,双眉紧皱。曾国藩最不喜欢的书便是《三国演义》,认为它纯粹胡编瞎扯,何况《三国演义》也不是兵书。邹半孔没有注意曾国藩脸上的变化,劲头十足地说:“《三国演义》是历朝历代最好的兵书,书中的计策学不完、用不尽。孔明是最好的军师,学生最佩服他,故改名为半孔,希望做半个孔明。”

曾国藩心里冷笑:真是一个不自量的人!

“先生说有奇计出卖,请问卖的是何奇计?”

邹半孔洋洋自得地说:“听说大人几次攻打九江不利,学生在家一直为大人思索良策。那日重读空城计,突然大悟,思得一妙计,因见不到大人,故贴红条相告。”

曾国藩认真地听着,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邹半孔眉飞色舞地说下去:“我想,大人也可以学孔明来个空城计,将南康城内人马全部撤出,埋伏在四面八方,派一小股人去九江,将林启容引进南康,然后伏兵四处出动。这样,林启容也捉了,九江也破了。”

康福在一旁忍俊不禁,曾国藩这时才真正明白,来者乃是一个心里不明白的人,便有意逗弄他:“邹先生,倘若林启容不出九江,此计不成呢?”

邹半孔瞪大眼睛,扪着脑门想了半天,忽然大声说:“有了。大人,你可以在军中找一个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的人,化装成关云长,要他领着兵马去打九江。长毛最怕关帝爷,关爷一去,九江必下。”

“哈哈哈!”曾国藩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邹半孔不明白曾国藩笑什么,挺认真地说:“大人手下上万名将士,一定可以找到一个和关爷长相差不多的人。若大人信得过,邹某愿代大人到军中一个个查看。”

曾国藩站起来,笑着说:“好!先生献的果是好计。荆七,拿十两银子来酬谢邹先生。”

说罢,拱手与邹半孔道别,进了内屋。康福跟着进来说:“大人,这个姓邹的不是呆子便是骗子,你何必白白送他十两银子,还要遭人讥笑。”

“价人,你知道古人千金买马骨、筑台自隗始的故事吗?我今日对邹半孔这样的人尚待之以礼,真有才能的人必会挟长来就了。”康福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第三天,曾国藩衙门便来了十余起人。有献八面围城计的,有献里应外合计的,有献掘壕引江计的,也有献反间计的。曾国藩反复权衡,觉得掘壕引长江水断绝城内城外联系,将林启容困死在城内的计策最为稳当可行,便指令李续宾遵行。但行之半月,并无成效。掘壕的兵勇一个个被太平军杀死在壕边,壕沟未成,兵勇倒死了不少。曾国藩一筹莫展。恰在这时,折差送来一份兵部火票,又把曾国藩抛进忧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