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19:14
A+ A- 关灯 听书

“涤生,这一年来由热河发回的奏折上的朱批,你说是谁批的?”

胡林翼的问话使曾国藩好生奇怪:“朱批还有谁假冒?”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也不是假冒,是大行皇帝委托懿贵妃批的。”

“有这事?这种事可不能信口胡说。”

“我当时也这样责问官秀峰。你猜他怎样?他放下筷子,哈哈大笑说,‘你看你这人,大惊小怪的,这在京师已不算秘密了。’”

曾国藩想:朝中出了这样的太后不是好事,嘴上却说:“有这样了不起的太后,新主虽在冲龄,也大可放心了。”

“就因这样,不能放心。”胡林翼冒出一句怪话。

“为何?”

“倘若太后与肃顺一条心,那就可以放心,但现在恰恰是太后与肃顺面和心不和,两个都要揽权,都要自作主张,而皇上嫡母又是个懦弱无能的人,今后有戏看了。”

“哦,是这样!”曾国藩站起来,甩了两下手,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外患内乱,主少国疑,庙堂不和,时局维艰,他已预感到,或在热河,或在京师,很可能不久将有大事发生!

“涤生。”过了一会儿,胡林翼又神色凝重地说,“还有一桩事,也令我忧虑不安。”

“润芝,你都敞开说吧。你刚才说的这些,使我大有收益。”曾国藩重新坐到胡林翼的对面,说,“我这几年在外带兵,与京官接触甚少,筠仙、荇农、壬秋他们也不常来信,对朝廷中的事懵懵得很。”

“大行皇帝临终前指派了八个顾命大臣赞襄政务,却只字不提在京师办理夷务的恭亲王。大行皇帝这样冷淡才德兼备、广孚众望的亲弟,只怕会因此种下麻烦。”

“是啊,恭王,怎么能忽视恭王呢?”曾国藩十分钦佩胡林翼的精明,“哎,看来大行皇帝与恭王的疙瘩是至死未解呀!”

咸丰帝奕詝与其弟恭亲王奕訢有何前嫌呢?

咸丰五年,孝静太后病重,奕詝天天看望,亲伺汤药。有一天,奕詝又去看望,太后正脸对着墙躺在床上,知有人来到床边,以为是奕訢,说:“你又来做什么,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你。他性情不易知,不要引起他的怀疑。”说着转过脸来,见不是奕訢而是奕詝,面露难堪。奕詝口里唯唯,心里却不是滋味。孝静死后,奕詝谥她为“孝静康慈弼天辅圣皇后”,不系宣宗谥,不祔庙,有意减杀丧仪。安葬孝静太后的第二天,便以办理皇太后丧仪疏略为名,罢去奕訢军机领班之职,命回上书房读书。兄弟不睦开始公开。

后来,奕詝在热河行宫期间,又多次听人说奕訢和夷有方,外人多信服,京中有拥奕訢为帝的说法,故而对奕訢更加提防,连奕訢欲来行宫奏禀和议情况都予制止。然而奕訢器局宏阔,识见开明,久为朝野所景仰,曾国藩更是特受他的赏识器重。

“今后说不定朝廷会出现太后、辅政大臣、恭王三足鼎立的局面,国家的事将更难办了!”胡林翼说完端起茶杯。他今夜话说得太多,胸部已隐隐作痛,两颊潮红,轻轻地咳起来。他小口小口地吮茶,一只手慢慢地在前胸抚摸。两人都不作声了。沉默一阵后,胡林翼说:“来安庆前一天,我接到左宗棠的信。信上说,他日前游浮梁神鼎山,偶得一联,特为寄来,要我看后交你一看,请你替他改一改。”说着从袖口里抽出一个信套来。

曾国藩从信套里取出一张叠得整齐的宣纸,宣纸上的联语字迹锋芒毕露,正是左宗棠的亲笔。曾国藩轻声念着:“神所依凭,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似可问焉。”联语字头,恰好嵌着“神鼎”二字。曾国藩脱口称赞:“好一副对仗工整的佳联!”

胡林翼微笑着不作声。

“神所依凭,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似可问焉。”曾国藩又抑扬顿挫地念了一遍。忽然,他的两只三角眼里射出异样的光彩,凝神望着胡林翼,觉得胡林翼平和而带有病态的微笑里,似乎蕴藏着无限的机巧诡谲,联系到刚才他所说的那些话,曾国藩对这副联语的弦外之音已有所悟。但,这是可能的事吗?左宗棠能有那种非分之想吗?关于左宗棠的胆量,三湘士林中有一个传说。

那一年,陶澍回湖南,在醴陵渌江书院见到左宗棠书写的“春殿语从容”的楹联后,特邀左来相见。左大大咧咧地来到陶澍身旁,作揖时,恰巧碰断了陶澍胸前挂的朝珠线。一粒粒珠子立时掉下,撒满一地。倘若是一般二十几岁的平头百姓闯下这等祸事,早已吓得举止失措,左宗棠却无事般地弯下腰去,一边拾珠子,一边和陶澍说话,全不在意。陶澍亦为他的胆量所吃惊。

就是这样一个胆识超群的人,被压抑了二十多年,近几年才略舒志量,现虽自带楚军,不过曾国藩知道,左之志向决不在一个方面的将军。难道他想问鼎?曾国藩想到这里,浑身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手中只有万把人,就存这种想法,未免太狂妄不自量了,曾国藩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他想试探我?曾国藩立刻想起衡州出兵前夕,王闿运那番“鹿死谁手,尚未可料,明公岂有意乎”的话。实在地说,国乱民危,已有人揭竿在先,况且帝位为满人所据,怎能禁止人们的逐鹿之想?湘勇创建之初,王闿运便有那番话,现在湘勇将士近十万,威震天下,别人对自己有某些猜测也不奇怪。左宗棠虽说睥睨一切,可也不是莽撞粗疏之人,他怎么也会这样来试探我?

“润芝,季高这副题神鼎山的联语好是好,不过也有不当之处,暂且放在我这儿,容我考虑一下,我帮他改一改。”

“行!”胡林翼又从袖口里掏出一个信封来,“这里还有一副联语,是我送给老九的礼品。”

曾国藩正要打开,胡林翼用手按住:“暂勿拆,我先向你核实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吧!”

“我在来安庆的路上,听人说老九使了个计策,将投降的长毛一百人一批,分成一百批,轮流叫他们进屋领路费。进屋后,便由刀斧手捆绑,从后门押出砍了头,整整砍了一日一夜,杀了一万人。有这事吗?”

“是有这事。这是李臣典出的主意,事后老九有点悔,至今心里还有些不畅快。好了,你可以拆了。”胡林翼笑着说,“我这副对联就是医他这块心病的药方。”

曾国藩扯开信封,对联只有十个字:“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他立时笑起来,大声说:“润芝,妙极了,有你这副药方,老九的心病即刻就会好。”

第二天,鲍超派人来请示,军营如何为大行皇帝举办祭奠仪式。曾国藩由此想起,湘军中的将领绝大部分都是这几年骤升的大官,不懂得国家定制,于是吩咐幕僚立即以他的名义代拟一个通令,发给大江南北各处带兵的将领,告诉他们:军营规矩和地方不同,大丧期间,军营弁勇不缟素,不蓄发,各守本职,照旧办事,往来文书亦不用蓝印,仅统兵大员在营外摘缨素服三日而已。各营各哨必须切切遵行,不可因大丧而误战事。

军事政事太多了,且加之又遇大变,胡林翼不能在安庆久住。两天后,曾国藩亲自送他到南门外码头。时间还早,二人并肩来到江边望夫岩上,眺望长江风光。曾国藩轻轻地说:“润芝,左季高的题神鼎山,我给他改了一个字,他可以放心大胆写出去,不至于招来闲言碎语了。”说罢,将前天那个信套送还给胡林翼。胡林翼抽出来看时,曾国藩在“似”字旁边点了一点,再添了一个“不”字,变成了“神所依凭,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不可问焉”。

胡林翼看毕,放声大笑起来:“涤生,你真不愧为镜海先生的贤弟子,这一字之改,将左季高从九天云霄上推倒下来,掉到东海洪波里去了!”

“正要他在大海里洗洗澡,清醒清醒才好!”曾国藩也轻松地笑起来。

一阵江风吹过,胡林翼很觉舒畅。他纵目向东望去,只见江面上一只大木船正鼓满风帆,缓慢地向上游行来,船头船尾有七八个大汉在合力摇桨,不时传出有节奏的号子声,一群江鸥追逐着船边起伏的浪花,时而俯身紧贴水面,时而惊起高飞,欢快矫健,意趣盎然。这幅风景镶嵌在蓝天白云之下、浩浩长江之上,极富诗情画意。

胡林翼感叹地说:“难怪东坡说‘江山如画’,平时没有闲情,还真领会不出这句词的妙处哩!涤生,我作鄂抚,你作江督,我居江之腰,君居江之尾,我们齐心合力,扫净贼氛,使万里长江永远静谧如画!”

“润芝,你说得好,但愿早日海晏河清,国泰民安!”

二人正说得投合,忽然,一声响亮的汽笛传来,一艘挂着英国国旗的轮船追风破浪,箭一般地从下游驶来,转眼之间,便将那条木船远远地抛在身后。胡林翼瞪大双眼,不觉看得呆了。猛然,他哇地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从望夫岩上栽倒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