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风月场中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41:21
A+ A- 关灯 听书

阿珠不答,脸色不大好看。谈起这件事她心里就烦,她爹娘商量过她的亲事,有好几个主意,其中之一是招赘一个同行,娶她,也“娶”了这条船。

阿珠从小娇生惯养,而且因为她娘的出身不同,所以她的气质教养,也与别家船上闺女各别,加以她爹的这条“无锡快”,设备精致,招待周到,烹调尤其出名,历来的主顾,都是仕宦富家,阿珠从小便把眼界抬得高了,不愿嫁个赤脚摇橹的同行,所以等她爹娘一提到此,她总是板起了脸,脸上绷得一丝皱纹找不出,仿佛拿刀都砍不进去似的。

去年,有天晚上无意间听得她爹娘在计议:“阿珠十五了,她的生日早,就跟十六一样。”她爹说,“日子过来快得很,耽误不得了!”

她娘不响,好半天才叹口气说:“唉!高不成,低不就。”

“也由不得她!照她的意思,最好嫁个少年公子,做现成少奶奶。这不是痴心妄想?”

一听到这里,阿珠便忍不住淌眼泪,一则气她爹爹冤枉她,她从未这样想过,再则气她爹爹,把她看得这等不值钱,就做了少奶奶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又不是想做皇后娘娘,如何说是“痴心妄想”?

“若要享福,除非替人做小。”

“那怎么可以?”她娘说,“就是阿珠肯,我也不肯。”

“我也不肯。”她爹立刻接口,“看起来还是寻个老老实实的人,苦就苦一点,总是一夫一妻。”

“阿珠吃不来苦!”

“不是阿珠吃不来苦,是你怕她吃苦。”

“也不是这话,总要有指望,有出息。我帮你摇了一辈子的船,现在叫阿珠也是这样,你想想看,你对不对得起我们母女?”

话说得很重,她爹不做声,似乎内疚于心,无话可答。

“我在想,最好有那么个穷读书人,”她娘的声音缓和了,“人品好,肯上进,把阿珠嫁了他。”

“好了,好了!”她爹不耐烦地打断,“下面我替你说,那个穷读书人,‘三更灯火五更鸡’,刻苦用功,后来考中状元,阿珠做了一品夫人。你真是听‘小书’听入迷了!”

“也不见得没有这样的事!也不要中状元,阿珠做了秀才娘子就蛮好了。”

“你好他不好!男的发达了,就要嫌阿珠了。‘陈世美不认前妻’,‘赵五娘吃糠’,你难道不曾听说过?到那时候,你替阿珠哭都来不及!”

受了丈夫一顿排揎,阿珠的娘只是叹气不语。一会儿夫妇俩鼾声渐起,阿珠却是一夜都不曾睡着,至今提起自己的终身,心里便是一个疙瘩。

不管胡雪岩如何机警过人,也猜不透她的心事,见她凝眸不语,便又催问:“咦,怎么不说话?”

阿珠正一腔幽怨,无处发泄,恰好把气出在他头上,恶狠狠地抢白:“没有什么好说的!”

胡雪岩一愣,不知她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但他并未生气,只觉得有些好笑。

这下胡雪岩明白了,必是自己这句话触犯了她的心境,应该安慰安慰她。于是他捏住了她的手,她也感觉得出来,这不是轻薄的抚慰,便让他去。

“阿珠!”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做人就是这样,‘不如意事常八九’,有些委屈连自己父母都不好说,真正叫‘有苦难言’。”

一句话不曾完,阿珠的热泪滚滚而下。她觉得他每一个字都打入自己的心坎,“有苦难言”,而居然有个人不必她说就知道她的苦楚,那份又酸又甜的痛快滋味,是她从未经验过的。就这一下,她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踏实了,有地方安顿了。

胡雪岩一看这情形,不免惊异,也有些不安,不知她到底有什么隐痛,竟至如此,一时愣在那里,无法开口。阿珠却不曾看见他发傻的神情,从腋下衣纽上取下一块手绢在抹眼泪。那梨花带雨的韵致,着实惹人怜爱,胡雪岩越发动心了。

“阿珠!”他说,“心里有事,何妨跟我说,说出来也舒服些。”

她的心事怎能说得出口?好半天才答了句:“生来苦命!”

什么叫“生来苦命”?胡雪岩心里在想,阿珠虽是蓬门碧玉,父母一样把她当做掌上明珠,比起那些大家的庶出子女,处处受人歧视,不知要强多少倍。那么苦在何处呢?莫非——

“我知道了。”他想到就说,“大概你爹娘从小把你许了人,那家人家不中你的意?”

“不是,不是!”她急急分辩,灵机一动,就势有所透露,“你只猜到一半!”

“喔!现在正在谈亲事?”

阿珠没有表示,微微把头低着,显然是默认了。

“是怎么样的一家人家?怎的不中你的意?”

“唉!”她不耐烦地说,“不要去讲它了。”

“好!不谈这些,谈别的。”

他那有力的语气,就像快刀斩乱麻,把阿珠的心事一下割断抛开,于是她一颗心都在他身上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你也不要老是问我。”她说,“也谈谈你自己的情形。”

“从何谈起?”胡雪岩笑道,“我也不晓得你喜欢听哪些话,谈公事你又不懂。”

“哪个跟你谈公事?”

这就是要谈私事。他心里在想,她不知是打着什么主意?且先探明了再作计较。

“这样好了,你问,我答,”他说,“我一定说老实话。”

阿珠想问他家里有些什么人,娶了亲没有。这实在不用问的,当然娶了亲。那么太太贤惠不贤惠?这又是不用问的,贤惠又如何,不贤惠又如何?反正就自己愿意跟他,爹娘也不会答应。

她这时又想到那天张胖子跟她开玩笑的话,说“进了胡家的门,自然要替胡老太太、胡太太磕头”,这不是明明已经娶了亲?就不知道有小孩没有?

转念到此,阿珠忽生异想,如果没有小孩,那就好想办法了。尤其是有老太太在堂,急于想抱孙子,而媳妇的肚皮不争气,老人家便会出面说话,要替儿子再娶一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理由光明正大,哪怕媳妇心里万分不愿,也只好忍气吞声。

至于娶了去,如果不愿意同住,不妨另立门户,“两头大”,原有这个规矩。当然,这一来胡雪岩的开销要增加,但也顾不得他了。

就这一转念间,阿珠打定了主意,如果胡雪岩愿意,就是“两头大”,另外租房子,把爹娘搬了一起去住。不愿意就拉倒!

于是她的脸色开朗了,定一定心,老一老面皮,装作闲谈似的问道:“胡老爷,你有几个小宝宝?”

“两个。”

听说有两个,阿珠的心便一冷了,“都是少爷?”她又问。

“什么‘少爷’?女伢儿!”

“噢!”阿珠笑了,“两位千金小姐!”

“阿珠!”胡雪岩喝着酒,信口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随便谈嘛!你不是说,‘谈天嘛,海阔天空随便什么都可以谈的’。”阿珠接着又问:“老太太呢,今年高寿?”

“快六十了。”

她想问:想不想抱孙子?不过这句话问出来未免太露骨,所以踌躇着不开口。

胡雪岩察言观色,又想起上个月杭州城隍山的李铁口,说他要交桃花运的话,看来果然是“铁口”!但是他也有警惕,看阿珠是个痴情的人,除非自己有打算,倘或想偷个嘴,事后丢开,一定办不到,痴情女子负心汉,缠到后来,两败俱伤。不可造次!

为了这个了解,他就越发沉着了。而他越沉着,她越沉不住气,想了又想,问出一句话来:“两位小姐几岁了?”

“一个六岁,一个五岁。”

“胡太太以后没有喜信?”

“没有。”胡雪岩摇摇头,又加了一句,“一直没有。”

“‘先开花,后结子’,老太太总归有孙子抱的。”

这是句试探的话,胡雪岩听得懂。自己的态度如何,便要在此刻表明了,只要说一句:“不错,大家都这么说,我也相信。”就可以封住阿珠的嘴。但是,他不愿意这么说。

那么怎么说呢?正在踌躇,听得岸上有人声,声音似乎熟悉,大概是在三多堂吃花酒的人回来了,两个人便都侧耳静听。

果然,听得那庶务在呼:“喂,船老大!搭跳板。”

“张胖子他们回来了!”阿珠慌忙起身离去。

第一个上船的是张胖子,一看胡雪岩引酒独斟,陶然自得,大为诧异,“咦!”他问,“你怎么不到三多堂来?我以为你一直跟王大老爷在一起。”

接着周、吴二人跟踵而至,都已喝得醉醺醺,说话的舌头都大了。胡雪岩就把预先想好的一套假话搬出来,瞒过了王有龄的行踪,然后回答张胖子的话:“我本来要回到三多堂去的。想想明天还有许多事要办,你们各位尽量敞开来玩,不妨我一个人来仔细筹划一下,这样才不耽误正经!”

“够朋友!”周委员一面打着酒嗝儿,一面翘起大拇指说,“雪岩兄是好朋友,够意思!有什么为难的地方,我替你出头。知恩当报,我们来!是不是?老吴!”

说着,他又拍自己的胸脯,又拍吴委员的肩膀。等阿珠送热茶进来,又拉住她的手,醉言醉语,说些疯话。阿珠哭笑不得,只不断瞟着胡雪岩,那眼色又似求援,又似求取谅解,好像在说:不是我轻狂,实在是拿这两个醉鬼没有法子!

好不容易把周、吴二人弄到前面那条船上去安置,剩下胡雪岩与张胖子,才得清清静静谈话。张胖子报告了吃花酒的经过,形容尤老五是如何竭诚招待,而周、吴是如何丑态百出,把站在一旁的阿珠,听得“格格”地笑个不住。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张胖子问到胡雪岩身上。

“好久了。”他信口答说。

“好久了?”张胖子转脸去看阿珠。

阿珠心虚,急忙溜走。这一下张胖子心里越发有数,看着她的背影,又看着胡雪岩含笑不语的神情,他也诡秘地笑了。

“你笑什么?”

“我笑周委员跟吴委员。”张胖子说,“这两个人一路来都在阿珠身上打主意。谁知道‘会偷嘴的猫不叫’!”

“不要瞎说!”胡雪岩指指外面,“当心她听见。”

“那么,你说老实话。”张胖子把颗亮光光的头伸过去,压低了嗓子问,“偷上手没有?”

“没——有!”胡雪岩拉长了声音,“哪有这回事?”

“那么你们谈了些什么呢?”

“随便谈闲天,谈过就丢开,哪记得这许多?”胡雪岩正一正脸色,“闲话少说,今天你跟尤老五谈了正经没有?”

“对了,我正要告诉你。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明天一起出帖子,请‘三大’的档手吃饭,请你作陪。放款的事,就在席面上谈。”

“好的。”胡雪岩又说,“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谈。不过……”

“咦!”张胖子惯会大惊小怪,睁大眼睛问,“怎么不说下去?”

话到口边,终又咽住,是胡雪岩警觉到张胖子嘴快,黄宗汉的那两万银子,如果托他去汇拨,一定会泄漏出去。不如明天找尤老五商量,比较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