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胡雪岩钱庄开张,向心腹亲授“官商之道” 8.1 钱庄开业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48:56
A+ A- 关灯 听书

阜康钱庄开张了。门面装修得很像样,柜台里四个伙计,一律簇新的洋蓝布长衫,笑脸迎人。刘庆生是穿绸长衫纱马褂,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在亲自招呼顾客。来道贺的同行和官商两界的客人,由胡雪岩亲自接待。信和的张胖子和大源的孙德庆都到了,大家都晓得胡雪岩在抚台那里也能说得上话,难免有什么事要托他,加以他的人缘极好,所以同行十分捧场,“堆花”的存款好几万,刚出炉耀眼生光的“马蹄银”、“圆丝”随意堆放在柜台里面,把过路的人看得眼睛发直。

中午摆酒款客,吃到下午三点多钟,方始散席。胡雪岩一个人静下来在盘算,头一天的情形不错,不过总得扎住几个大户头,生意才会有开展。第一步先要做名气,名气一响,生意才会热闹。

忽然间,灵光闪现,他把刘庆生找了来说:“你替我开张单子。”

他随身有个小本子,上面记着只有他自己认识的符号,里面有往来的账目、交往的人名,还有哪位大官儿和他老太太、太太、姨太太、少爷、小姐的生日。这时翻开来看了看,报出一连串户名,“福记”、“湘记”、“和记”、“慎德堂”等等。

刘庆生写好了问道:“是不是要立存折?”

“对了。”胡雪岩问道,“一共多少个?”

刘庆生用笔杆点了一遍:“一共十二个。”

“每个折子存银二十两。一共二百四十两,在我的账上挂一笔。”

等刘庆生办好手续,把十二个存折送了来,胡雪岩才把其中的奥妙告诉他,那些折子的户名,都是抚台和藩台的眷属,立了户头,垫付存款,把折子送了过去,当然就会往来。

“太太、小姐们的私房钱,也许有限,算不了什么生意。”胡雪岩说,“可是一传出去,别人对阜康的手面,就另眼相看了。”

“原来如此!”刘庆生心领神会地点着头,“这些个折子,怎么样送进去?”

“问得好!”胡雪岩说,“你明天拿我一张片子去看抚台衙门的门上的刘二爷,这个‘福记’的折子是送他的,其余的托他代为转送。那刘二,你不妨好好应酬他一番,中午去最好,他比较清闲,顺便可以约他出来吃个馆子,向他讨教讨教官场中的情形。我们这行生意,全靠熟悉官场,消息灵通。”

刘庆生一叠连声答应着。胡雪岩让他出面去看刘二,正是信任的表示,所以刘庆生相当高兴。

第二天中午,刘庆生依照胡雪岩的嘱咐,专诚去看刘二,因为同姓的关系,他管刘二叫“二叔”,这个亲切的称呼,赢得了刘二的好感,加以看胡雪岩的面子,所以接待得很客气。

能言善道的刘庆生,说过了一套恭维仰慕的话,谈到正事,把“福记”那个折子取了出来,双手奉上。刘二打开来一看,已经记着存银二十两,很诧异地问道:“这是怎么说?”

“想二叔照顾阜康,特为先付一笔利息。”

刘二笑了,“你们那位东家想出来的花样,真正独一无二。”他又踌躇着说,“这一来,我倒不能不跟阜康往来了。来,来,正好有人还了我一笔款子,就存在你们那里。”

于是刘二掀开手边的拜盒,取出两张银票交到刘庆生手里。入眼便觉有异,不同于一般票号、钱庄所出的银票,仔细一看,果不其然。

那是皮纸所制的票钞,写的是满汉合壁的“户部官票”四字,中间标明:“库平足色银一百两”,下面又有几行字:“户部奏行官票,凡愿将官票兑换银钱者,与银一律。并准按部定章程,搭交官项,伪造者依律治罪。”

刘庆生竟不知道有此官票,因而笑道:“市面上还没有见过,今天我算开了眼界。”

“京里也是刚刚才通行。”刘二答道,“听说藩署已经派人到京里去领了,不久就会在市面上流通。”

这还不曾流通的银票,一张是一百两,一张是八十两,刘庆生便在折子上记明收下。接着把其余几个折子取了出来,要求刘二代递。

“这好办,都交给我好了。”刘二问道,“你说,还有什么吩咐?”

“不敢当,二叔!就是这件事。”

“那我就不留你了,自己人说老实话,上头还有公事要回,改天再叙吧!”

刘庆生出了抚台衙门,先不回阜康,顺路到大源去看孙德庆,把那两张“户部官票”取了出来供大家赏鉴,同时想打听打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隐隐约约听见过要发官票,也没有什么动静,官票居然就发了出来了,上头做事情好快!”

“军饷紧急,不快不行。”另有个大源的股东说,“我看浙江也快通行了。”

“这种官票也不晓得发多少,说是说‘愿将官票兑换银钱者,与银一律”,如果票子太多,现银不足,那就——”孙德庆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刘庆生懂他的意思,心生警惕,回到店里,看胡雪岩还在,便将去看刘二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又提到“户部官票”。

胡雪岩仔细看了看说:“生意越来越难做,不过越是难做,越是机会。庆生,这官票上头,将来会有好多花样,你要仔细去想一想。”

“我看,将来官票一定不值钱。”

“你要记住一句话,”他说,“世上随便什么事,都有两面,这一面占了便宜,那一面就要吃亏。做生意更是如此,买卖双方,一进一出,天生是敌对的,有时候买进占便宜,有时候卖出占便宜,会做生意的人,就是要两面占它的便宜,涨到差不多了,卖出;跌到差不多了,买进,这就是两面占便宜。”

刘庆生也是很聪明的人,只是经验差些,所以听了胡雪岩的指点,心领神会,自觉获益不浅。但如何才知道涨跌呢?当然要靠自己的眼光了,而这眼光又是哪里来的呢?

他把他的疑问提出来请教,胡雪岩的神色很欣慰,“你这话问得好。”他说,“做生意怎么样的精明,十三档算盘,盘进盘出,丝毫不漏,这算不得什么!顶要紧的是眼光,生意做得越大,眼光越要放得远。做小生意的,譬如说,今年天气热得早,看样子这个夏天会很长,早早多进些蒲扇摆在那里,这也是眼光。做大生意的眼光,一定要看大局,你的眼光看得到一省,就能做一省的生意;看得到天下,就能做天下的生意;看得到外国,就能做外国的生意。”

这番话在刘庆生真是闻所未闻,所以在衷心钦佩之外,不免也有些困惑,“那么,胡先生,我倒要请教你,”他说,“你现在是怎么样个看法呢?”

“我是看到天下!”胡雪岩说话一向轻松自如,这时却是脸色凝重,仿佛肩上有一副重担在挑着,“‘长毛’不成大事,一定要完蛋。不过这不是三年两年的事,仗有得好打,我做生意的宗旨,就是要帮官军打胜仗。”

“胡先生,”刘庆生微皱着眉,语音嗫嚅,“你的话我还不大懂。”

“那我就说明白些。”胡雪岩答道,“只要能帮官军打胜仗的生意,我都做,哪怕亏本也做,你要晓得这不是亏本,是放资本下去,只要官军打了胜仗,时世一太平,什么生意不好做?到那时候,你是出过力的,公家自会报答你,做生意处处方便。你想想看,这还有个不发达的?”

这一说,刘庆生随即想到王有龄。胡雪岩就是有眼光,在王有龄身上“放资本下去”,才有今天,于是欣然意会:“我懂了,我懂了!”

因为有此了解,他对“户部官票”的想法就不同了,原来是料定它会贬值,最好少碰它,这时认为官票一发出来,首先要帮它站稳,真如胡雪岩所说的“信用要靠大家来维持”,自己既能够作阜康的主,便在这一刻就下了决心,要尽力支持官票。

过了两天,钱业公所发“知单”召集同业开会,要商量的就是官票如何发行。实际上也就是如何派销。除了“户部官票”以外,还有钱票。公所值年的执事取来了几张样本,彼此传观,钱票的形式跟银票差不多,平头横列四个字:“大清宝钞”;中间直行写明:“准足制钱××文”;两边八个字:“天下通宝,平准出入”;下方记载:“此钞即代制钱行用,并准按成交纳地丁钱粮,一切税课捐项,京外各库,一概收解”。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现在上头交下来,二十万两银票,十万千钱票。规定制钱两千抵银一两,十万千就等于五万两银子,一共是二十五万两。”值年的执事停了一下说,“大小同行,如何派销,请大家公议。”

“部里发下来的票子,市面上不能不用。不过这要靠大家相信官票才好。顾客如果要现银,钱庄不能非给他票子不可。我看这样,”张胖子说道,“公所向藩库领了银票和钱票来,按照大小同行,平均分派,尽量去用,或者半个月,或者十天结一次账,用掉多少,缴多少现款进去。钱庄不要好处,完全白当差。”

虽无好处,也不背风险,所以张胖子的办法,立刻获得了同业的赞许,纷纷附和。

“这办不到。”值年的执事大摇其头,“上头要十足缴价,情商了好半天,才答应先缴六成,其余四成分两个月缴清。”

这话一说,彼此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那值年的执事,素来热心维护同业的利益,能够争到有利条件,他一定会出死力去争,他争不到,别人更无办法。现在就只有商量如何分派了。

谈到这一层,又有两派意见,大同行主张照规模大小,平均分派,小同行则要求由大同行先认,认够了就不必再分派给小同行。

你一言,他一语,相持不下。刘庆生以后辈新进,不敢率先发言,等那些同业中有面子的人,都讲过了还未谈出一个结果,他觉得该自己当仁不让了。

“我倒有个看法,说出来请同行老前辈指教,”他说,“缴价六成,领票十足,等于公家无息贷款四成,这把算盘也还打得过。再说,官票刚刚发出来,好坏虽还不晓得,不过我们总要往好的地方去想,不能往坏的地方去想。因为官票固然人人要用,但利害关系最密切的是我们钱庄,官票信用不好,第一个倒霉的是钱庄,所以钱庄要帮官票做信用。”

“唷!”张胖子心直口快,惊异地接口,“看不出小刘倒还有这番大道理说出来!”

“道理说得对啊!”值年的执事,大为赞赏,望着刘庆生点点头说,“你这位小老弟,请说下去。”

受了这番鼓励,刘庆生越发神采飞扬了:“阜康新开,资格还浅,不过关乎同行的义气,决不敢退缩。是分派也好,是认也好,阜康都无不可。”

“如果是认,阜康愿意认多少?”值年的执事,看出刘庆生的态度,有意要拿他做个榜样,便故意这样问。

刘庆生立即作了一个盘算,大同行本来八家,现在加上阜康是九家,小同行仍旧是三十三家。如果照大同行一份,小同行半份的比例来派销那二十五万银子的票钞,每一份正差不多是一万两银子。

他的心算极快,而且当机立断,所以指顾之间,已有了肯定的答复:“阜康愿意认销两万。”

“好了!”值年的执事很欣慰地说,“头难、头难,有人开了头就不难了。如果大同行都像阜康一样,就去掉十八万,剩下七万,小同行分分,事情不就成功了。”

“好嘛!”孙德庆捧刘庆生的场,“大源也认两万。”

捧场的还有张胖子。不过他的捧法跟孙德庆不同,特意用烘云托月的手法来抬高阜康的地位:“信和认一万五。”他大声喊着。

于是有人认一万五,有人认一万,小同行也两千、三千地纷纷认销,总结下来,二十五万的额子还不够分派,反要阜康和大源匀些出来。

那值年的执事姓秦,自己开着一家小钱庄,年高德劭,在同业中颇受尊敬,由于刘庆生的见义勇为,使得他能圆满交差,心里颇为见情。而刘庆生也确是做得很漂亮,同业都相当佩服。因此,阜康这块招牌,在官厅、在同行,立刻就很响亮了。

这些情形很快地传到了胡雪岩耳朵里,深感欣慰,“庆生!”他用很坦率的语气说,“我老实跟你说,阜康新开,情形还不知道怎么样,所以我不敢离开,照现在的样子,我可以放心到湖州去了。”

“我也说实话,胡先生,不是你那天开导我,眼光要放得远,我对认销官票,还真不敢放手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