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结交鹤翁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57:42
A+ A- 关灯 听书

“二十二岁倒不像。”胡雪岩有意教她开开心,“我当你二十岁不到。”

瑞云笑了,笑得很大方,也很妩媚,只是嘴大了些,好在有雪白整齐的一嘴牙,倒也丝毫不显得难看。

“兄弟!”王太太有些紧张,“你——”

胡雪岩重重咳嗽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说下去,她要说的一句话他知道,当着瑞云诸多不便,所以阻止。

瑞云怎会看不出来?顺手取走了王太太的一只茶杯,毫不着痕迹地躲了开去。这时王太太才低声问道:“兄弟,你是不是要替瑞云做媒?”

“有是有这么个想法,先要看王太太的意思。”胡雪岩老实说道,“我看耽误不得了!”

王太太脸一红,“我也不瞒你,”她说,“一则来高不成低不就;二则来,我实在也离不开她。”

“这是从前的话,现在不同了。”

“是的,不同。”

王太太说是这样说,其实不过礼貌上的附和,究竟如何不同,她自己并不知道。胡雪岩看出这一点,自恃交情深厚,觉得有为她坦率指出的必要,不然,话就谈不下去了。

“王太太!一年多以前,雪公还不曾进京,那时府上的境况,我也有些晓得。多亏王太太一手调度,熬过这段苦日子,雪公才能交运脱运,当时自然少不了瑞云这样一个得力帮手——”

“啊!”不等他的话完,王太太便抢着打断,是一脸愧歉不安的神情,“兄弟,你说得不错!真正亏得你提醒!”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今昔的不同,让胡雪岩提醒了。做主人家的,宦途得意,扶摇直上,做下人的又如何呢?瑞云帮王家撑过一段苦日子,现在也该有所报答了,再不替她的终身着想,白白耽误了青春,于心何忍呢?因此,这时候的王太太,不仅是不安,甚至于可说有些着急,最好能立刻找到一个年貌相当,有出息的人,把瑞云嫁了出去。

“兄弟,你说,你要替我们瑞云做媒的是哪家?什么出身?有多大年纪?如果谈得拢,我要相相亲。”

听她这关切起劲的语气,可知祈望甚奢,嵇鹤龄不可能明媒正娶把瑞云当“填房”,又有六个未成年的儿女,这些情形一说,王太太立刻会摇头。上手之初就碰个钉子,以后就能够挽回,也很吃力。所以胡雪岩心里在想,第一句话说出去,就要她动心,不能驳回。

这就要用点手腕了!反正王太太对瑞云再关切,也比不上她对丈夫的关切,不妨就从这上面下手。

于是他说:“王太太,这头亲事,跟雪公也大有关系,我说成了,诸事顺利,说不成难免有麻烦。”

为他所料的,王太太一听,神态又是一变,不仅关切,还有警惕,“兄弟,你来说,没有说不成的道理。”她这样答道,“你做的事都是不错的!”

这句话答得很好,使胡雪岩觉得双肩的责任加重,不能不为瑞云设想,因而不即回答,在心里把嵇鹤龄的各方面又考虑了一遍。

经过这短暂的沉默,王太太也有所领悟了,“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嵇老爷?”她率直问说。

“就是他!”胡雪岩也考虑停当了,“王太太,我要说句老实话,瑞云如果想嫁个做官的,先总只有委屈几年。”接下去他说,“至于嵇鹤龄这个人,你想也可以想到,人品、才干都呱呱叫,将来一定会得意。瑞云嫁了他,一定有的好日子过。”

王太太不响,盘算一会问道:“嵇老爷今年多大?”

“四十刚刚出头。”胡雪岩说,“人生得后生,看来只有三十多,精神极好。”

“脾气呢?”

“有才干的人,总是有脾气的,不过脾气不会在家里发,在家里像只老虎,在外头像只‘煨灶猫’,这种是最没出息的人。”

“原是!”王太太笑道,“只会在家里打老婆,算什么男子汉?”她紧接着又说,“提起这一层,我倒想起来了,怎么说先要瑞云‘委屈’两年,这话我不大懂。”

“我是说,刚进门没有什么名份。过个两三年,嵇鹤龄自然会把她‘扶正’。”

王太太对此要考虑,考虑的不是眼前是将来,“兄弟,”她说,“你这句话倒也实在。不过,将来嵇老爷另外娶了填房,我们瑞云不是落空了吗?”

“这可以言明在先的。”胡雪岩拍拍胸说,“不然找我媒人说话。”

“‘满饭好吃,满话难说’!我样样事相信你,只有这上头,说实话,我比你见得多,做媒吃力不讨好的,多得很!不然怎么会有‘舂媒酱’这句话?我们两家的交情,自然不会这样子,到那时候,就只有叫瑞云委屈了!”

“这要看人说话。嵇鹤龄是个说一不二的人,除非不答应,答应了一定有信用。总而言之一句话,只要瑞云真的贤慧能干,嫁过去一定同偕到老。”

“好了,这层不去说他。”王太太又问,“嵇老爷堂上有没有老亲?”

“堂上老亲倒没有。底下有六个小鬼!”此是这桩亲事中最大的障碍,胡雪岩特意自己先说破,“不过,王太太,你放心,嵇家的家教极好,六个伢儿都乖得很!”

他一路在说,王太太一路摇头,“这难了!”她说,“你们男人家哪里晓得操持家务的苦楚?六个伢儿,光是穿鞋子,一年就要做到头,将来瑞云自己再有了儿女,岂不是苦上加苦?”

从这里开始,胡雪岩大费唇舌,他的口才超妙,一向无往不利,只有他这一刻,怎么样也不能把王太太说服。他恭维瑞云能干,繁难的家务,在她手里举重若轻,又说嵇鹤龄不久就会得意,可以多用婢仆分劳。凡此理由都敌不过王太太一句话:“瑞云苦了多年,我不能再叫她去吃苦!”

多说无益,胡雪岩慢慢自己收篷,所以事虽不成,和气未伤,王太太当然感到万分歉仄,便留了一个尾巴,说是“慢慢再商量”。

胡雪岩却等不得了,像这样的事,要做得爽利,才能叫人见情,因此他另辟蹊径,从王有龄身上着手。不过要让他硬做主张,王太太也会不高兴,说不定会伤他们夫妻的感情,所以胡雪岩想了一个比较缓和的办法。

“那自然。”王太太问道,“嵇老爷眼前有啥难处,怎么帮法?”

“他是父代母职。等一离了家,虽有个老家人,也照顾不了。我想叫瑞云去替他管几天家。”

王太太笑了:“这一定是雪岩想出来的花样 。”

“雪岩绝顶聪明,他想出来的花样,不会错的。”

“我不是说他错。”王太太问,“不过其中到底是什么花样,总也得说出来,我才会明白。”

“是这样子,雪岩的意思,一则替嵇鹤龄管几天家,让他可以无后顾之忧;二则让瑞云去看看情形,如果觉得嵇鹤龄为人合得来,他家几个孩子也听话,瑞云认为应付得下,那就再好都没有。否则就作罢,从此大家不谈这件事,一点痕迹不留,岂不甚好?”

“这好,这好!”王太太大为点头,“这我就没话说了。”

“不过我倒要劝你。”王有龄又说,“像嵇鹤龄这样的人,平心而论,是个人才,只要脾气稍为变得圆通些,以他的仪表才具,不怕不得意。瑞云嫁了他,眼前或许苦一点,将来一定有福享。再说,彼此结成至好,再连上这门亲,你们可以常来常往,不也蛮热闹有趣的吗?”

这句话倒是把王太太说动了。既然是讲感情,为瑞云着想以外,也要为自己想想,不管瑞云嫁人为妻还是为妾,堂客的往来,总先要看“官客”的交情,地位不同,行辈不符,“老爷”们少有交往,内眷们就不容易轧得拢淘。自己老爷与嵇老爷,以后定会常在一起,真正成了通家之好,那跟瑞云见面的机会自然就会多了。

因此,她欣欣然把瑞云找了来,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和盘托出,首先也就是强调彼此可以常来常往,接着便许了她一份嫁妆,最后问她的意思如何。

当胡雪岩和王有龄跟王太太在谈此事时,瑞云早就在“听壁脚”了,终身大事,心里一直在盘算,她觉得这时候自以不表示态度为宜,所以这样答道:“嵇老爷替老爷去办公事,他家没有人,我自然该替他去管几天家。以后的事谁晓得呢?”

“这话也对!”王太太是想怂恿她好好花些功夫下去,好使得嵇鹤龄倾心,但却不便明言,因而用了个激将法,“不过,我有点担心,他家伢儿多,家也难管,将来说起来,‘管与不管一样’,这句话,就不好听了。”

瑞云不响,心里冷笑,怎说“管与不管一样”呢?明天管个样子出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瑞云带了个衣箱,由高升陪着,一顶小轿,来到嵇家。嵇鹤龄已预先听胡雪岩来说过,深为领情,对瑞云自然也另眼相看,称她“瑞姑娘”,教儿女们叫她“瑞阿姨”。

“瑞姑娘,多多费心,多多拜托!”嵇鹤龄不胜感激地说,“有你来帮忙,我可以放心了。这个家从今天起,就算交了给你了,孩子们不乖,该打该骂,不必客气。”

“哪有这个道理?”瑞云浅浅地笑着,把他那个大眼睛的小女儿搂在怀里,眼角扫着那五个大的,正好三男三女,老大是男的,看上去极其忠厚老实。老二是女孩,有十二岁左右,生得很瘦,一双眼睛却特别灵活,话也最多,一望而知,不易对付。她心里在想,要把这个家管好,先得把这个“二小姐”收服。

“瑞姑娘!”嵇鹤龄打断了她的思路,“我把钥匙交给你。”

当家的钥匙,就好比做官的印信,瑞云当仁不让,把一串沉甸甸的钥匙接了过来。接着,嵇鹤龄又唤了张贵和一个名叫小青的小丫头来,为她引见。交代这一些,他站起身来要出门了。

“嵇老爷,”瑞云问,“是不是回家吃饭?”

“明天就要动身,今天有好些事要料理,中午赶不回来,晚上有个饭局。”

“那么,行李要收拾?”

“这要麻烦你了!行李不多带。”嵇鹤龄说,“每趟出门,我都带张贵一起走,这一次不必了。要带些什么东西,张贵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