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恼人情债 · 5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3:15
A+ A- 关灯 听书

不然!黄仪听陈世龙谈过她跟郁四的情形,以前陈世龙连跟她见面的机会都没有,怎会替她经手银钱?而况郁四自己跟人合股开着聚成钱庄,如果阿七有私房,何不存在聚成生息,要来托陈世龙代放?

明知道她是假话,黄仪却不肯戳穿,只问:“你那笔钱是多少,要抽回多少?”

“不多,几百两银子,能抽回多少是多少。”

“好的。我替你转告。”

“谢谢你!”阿七略停一停又说,“不过我想要当面跟他算一算账。黄先生你看,我啥辰光来,可以见得着他的面?”

“说句实话,啥时光也见不着!”

“为啥?”

“为了他一见你七阿姐要着迷,我的责任有关。”

这句话很厉害!厉害在骤出不意,如当头霹雳一般,把盘算得好好的,预备一步一步逼出陈世龙来的阿七,震得七荤八素,枪法大乱,有些气馁了。

望着笑嘻嘻的,似乎不怀好意的黄仪,阿七很不服气,挺一挺腰,凸出了她那个鼓蓬蓬的胸脯说:“着迷不着迷,不去说它,我倒要请教黄先生,什么叫‘责任有关’?我要跟陈世龙见一见面,谈正经事,你为啥从中作梗?”

“陈世龙要讨亲了,是我做的媒,我对女家有责任,新郎官看见你着了迷,到时候出了什么花样,女家找我说话,我怎么交代?”黄仪又换了个位子,坐到她下首一张椅子上,隔着茶几凑过脸去问道,“七阿姐,你想呢,我这话在不在道理上?”

阿七气得脸色发白,冷笑连声:“有道理,有道理!”

陈世龙看在眼里,又觉得好笑,又有些不忍,他心里在想,黄仪如果是打算着把她气走,这一计便不高明了。因为他深知阿七的脾气,服软不服硬,越是如此,越惹得她心中不平,什么撒泼的花样都耍得出来,岂不是把事情搞得更糟?

正在有些失悔着急,只见黄仪又换了副神色,满脸疚歉,一片小心,“七阿姐,”他低声下气地说,“我言语冒犯,你在生我的气,是不是?”

“哼,”阿七微微冷笑,“我怎么敢生你黄先生的气?”

“啊呀!”黄仪抓抓头皮,作出那万分伤脑筋的神气,“听这话,生气生得大了。七阿姐,我替你赔罪,你千万不要生气。”

听他这样说,阿七不好意思了,把脸色放缓和了说:“没有。我生什么气?”

“真的不生气?”黄仪带着些逗弄的意味,“真的不生气,你就笑一笑。”

这怎么笑得出?阿七觉得这个人颇为难缠。定睛一看,只见黄仪的一双色眼瞪在自己胸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不怀好意!想起他的可恶,阿七决定要请他吃点苦头。

这样一转念,便先浮起一阵报复的快意,心境开朗,不觉嫣然一笑,秋波流转,站起身来,走了几步,回身斜睨着黄仪,欲语不语的,真有烟视媚行之致。

黄仪心里痒得仿佛有十七八只小手在搔抓似的,他原来的盘算,就是挺身自代,既替陈世龙解了围,自己又捡了个便宜,所以一上来不惜言语开罪,好教她对陈世龙先死了心,然后用“潘驴邓小闲”的“小”字诀,来叫她化嗔为喜。自己估量,这是着实要费一番精神的事,不想收功如此之速,因有喜出望外之感。

“七阿姐,”他开始挑逗,“我听世龙说过,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寂寞得很。可有这话?”

“是啊!”阿七把眼望着别处,似乎不好意思正视黄仪,“不然我还不会来寻陈世龙。”

“你现在就寻着他也没用了。陈世龙得新忘旧,一片心都在张家的阿珠小姐身上。”

听得这话,阿七的妒心又起,冷笑说道:“哼,阿珠我也见过,黄毛丫头也叫‘小姐’了,真正气数!”

“这都不去说它了,提起来你不开心。阿七姐,”黄仪试探着问,“你住哪里?”

“就住郁老头原来住的地方。现在是我一个人。”

“怪不得!一个住是太寂寞了些。”黄仪说道,“用个小大姐陪陪你嘛!”

“有一个。”阿七答道,“笨得像牛,蠢得像猪,一吃过夜饭就要打瞌盹,上了床像死人一样。”

“这样子,夜里就寂寞了。也没有人来看看你?”

“有哪个?鬼都没有得上门。”

“那么,”黄仪涎着脸说,“我来做‘鬼’好不好?”

“这,这叫什么话?”

“你说鬼都没得上门,我就做‘鬼’上你的门!”

“啊唷!”阿七双手环抱在胸前,作出不胜战栗的样子,“你来嘛就来!啥叫‘做鬼上门’,说得人吓兮兮地!”

这副神态虽是做作,却也可喜,而黄仪特感会心的是她那第一句话,认为无意流露,最见真情,只要能够上门,像她这种出身,自然不愁不能入幕。

心里这么在想,手上就随便了,“不要吓,不要吓!”他很自然地拉住了她的手,“说说笑笑。”

阿七凝睇含笑,像是心里有什么不易为人知的高兴事在想,突然间,将手一夺,懔然说道:“不要动手动脚!”说着还转脸望了一下。

这在黄仪又有会心了,“动手动脚”不要紧,就怕让人看见。那容易!“怎么搞的呢?叫学生子去买点心,到现在还不来?”他这样自言自语着,奔了出去。

间壁的陈世龙却不免诧异,不懂阿七是什么意思。莫非真个孤衾难耐,有意接受黄仪的勾引?他想仔细看一看阿七的表情,无奈她背着身子,正朝窗外在望。就这时候,听得黄仪的脚步声,接着是关门声和落闩声。原来如此!陈世龙心想,黄仪心也太急了些,这下真有场“隔壁戏”好看了。

“你看我这地方怎么样?”黄仪走回来笑嘻嘻地说,“一门关紧,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我晓得了!”阿七慢慢点着头,伸出一只用凤仙花染红了指甲的食指,指指戳戳地说,“你好坏!”

“坏!怎么坏法?”

“问你自己啊!”

“我倒不晓得。”黄仪又拉住了她的手,涎着脸说,“你倒说给我听听。”

“何必我说?”阿七把眼睛望着别处,“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

“对,说出来没意思。只要心里有数就是。”

一面说,一面把脸凑过去闻她。阿七只把脸往侧面仰了仰,但一双手被他拉着,就躲也躲不远,到底让他闻到了。

“好香!”黄仪仰脸闭眼,向空嗅了两下,同时一只手从她膀子上慢慢摸了上去。

他还在不胜陶醉,陈世龙却在替他担心了。因为阿七已经变态,眼睛渐渐睁圆,眉毛渐渐上竖,嘴巴渐渐闭紧,最后扬起她那只多肉的手,使劲一掌,打在黄仪脸上。

“啊!”黄仪大喊一声,睁开眼来,看到阿七的脸色,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打我?”他捂着脸问。

“打你个调戏良家妇女!”阿七很沉着地说。

“你!”黄仪像打雷似的暴喝一声,跳脚骂道,“你个臭婊子——”

一声没有骂完,脸上又着了一掌,这时才显出阿七的泼辣,抢步过去,从桌上拿起把剪刀扬起来,咬牙切齿地骂:“你嘴里再不干不净,我一剪刀扎出你的眼乌珠!”

不得了!陈世龙大为着急,要出人命了。幸好黄仪识趣,窘笑着说:“何必呢!这样子认真。早晓得你开不起玩笑,哪个孙子王八蛋跟你噜苏!”

“哼!”阿七把剪刀往桌上一抛,板着脸叱斥:“走!开门。我要走了。”

黄仪一言不发,乖乖地去开了门,放阿七走路。这一下陈世龙却受罪了,使尽吃奶的力气,才能把笑声憋住,直到黄仪走得远了,他才掩着嘴,溜了出来,急急忙忙奔到后面的废园中,捧着肚子,纵声大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如果照以前的脾气,陈世龙一定会把黄仪的这个笑话散布出去,自从跟了胡雪岩,学到了许多人情世故,了解这必成黄仪深讳之事,不但不能讲出去,最好连黄仪面前,都要装作不知其事。不然便要遭忌,俗语说的“是非只为多开口”,正指此而言。

然而难题仍未解决,阿七仍旧会来,看她号为“水晶”,表里通明,好像胸无城府,想不到撒泼放刁也绝得很。那条“烟熏鼠穴”之计,十分厉害,不能听其自然。

这样就还是只好跟黄仪去商量。他特别谨慎,怕自己脸上的神色有异,也怕黄仪的心情还未能平贴,当时便不去找他,一个人出后门寻朋友一起吃晚饭,回到丝行,才踱到黄仪那里“打听消息”。

“怎么样?”他装得若无其事地,“你是怎么把她弄走的?”

“我告诉她,你跟阿珠的亲事,是我做的媒,我有责任,劝她以后不要来找你的麻烦。”

“她怎么说?”

“这个女人,坏得很!”黄仪恨恨地说,“她说有什么私房钱,托你替她放息。又说,要抽回本钱,最好跟你见个面。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贱货!没有男人不过门。”

听他此刻的话,想起他当时咆哮如虎,而结果如丧家之狗的神情,前后映照,使得陈世龙的肚肠根痒不可当,差点又笑出声来。

“事情真麻烦了!”黄仪又说,语气倒是平静了,见得他已好好想过,“现在已经不是躲的事。”

“怎么呢?”

“她到大经来寻你,有我在,总可以把她挡回去。就怕她不来,到处去放谣言,说你欠了她的钱,避不见面,逼得你非出面跟她理论不可。”黄仪抬眼望道,“你想这个女人坏不坏?”

照阿七的为人,还不至于这么坏!不过她如缠住不放,而自己又始终避不见面,怨恨交加,像她这样的女人就很难说了!因此,陈世龙吸着气,搓着手,显得颇为不安。

“好好一头亲事,不要坏在她手里!她现在逼得你没路走,世龙!你要早点想办法。”

“是啊!我现在不就是在向黄先生讨教?”

黄仪点点头,一双眼睛突然变得深沉,沉思了好一会,才慢吞吞地开口:“办法是有一个。‘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要想一劳永逸,唯有这条路好走。”

看样子是极狠的一着,陈世龙催他:“黄先生,你说,是怎么一条路?”

“听说你跟县衙门的刑名师爷很熟?”

“熟也不太熟。不过打着胡先生的旗号去,可以说得上话。”

“这就行了!”黄仪很轻松地,“阿七不是本地人,原籍高邮。你去托刑名师爷弄张牌票出来,转她个‘流娼’的罪名,递解回籍,滚她拉块妈妈咸鸭蛋!”

想不到是如此一计,实在太狠毒了一些,陈世龙心里暗暗吃惊,原来黄仪是这么一个人!以后共事,倒要好好防他。

“怎么样?”黄仪催问,“我是为你设想,非如此不足以放心!”

“是,是!我知道黄先生完全是为我。不过,”陈世龙亦颇多急智,把这重公案扯到了郁四身上,“其中碍着郁四叔,旁人不知道是我们出的花样,只当郁四叔放不过这样一个人,传到江湖上,郁四叔的声名不好听。”

“那不要紧。”黄仪拍着胸说,“郁四叔问起来,我替你一力承当。”

就表面看,黄仪这样够朋友,再不领情受教,就变成半吊子了。陈世龙十分机警,用欣然的语气答道:“黄先生这样子帮我的忙,还有什么说?我明天就去办。”

这当然是敷衍,陈世龙决不会照他的话去做的。一个人静下来想想,原意托黄仪帮忙,谁知越帮越忙,反倒额外添了些麻烦,所以心中甚为不快,早早上床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