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以赌会友 · 2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4:19
A+ A- 关灯 听书

“是大,是小?”庞二问说。

“看我‘开门’就知道了。”依周五的性格,开出“门”来,自是“一翻两瞪眼”的小牌九。

他这个庄只推了两方牌九,就让庞二和高四把他打坍了。接下来是庞二推庄,四方牌九,平平而过。周五却又输了一万多,大赢家是高四,刘不才也赢了五六千银子。

第三个庄家是刘不才,他卷起雪白的袖头,洗牌砌好,一面开门一面说:“周五哥喜欢小牌九,我也推小的。”

周五赌得火气上来了,一听他的话,脱口答道:“对!‘春天不问路’,坐天门就打天门。”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摔,“我包了!”

“嗐!”庞二大不以为然,“大家好玩嘛!你这样子不让别人下注,多没意思!”

“怎么叫没意思,各人赌各人的,你要看得你下门好,你可以移我的注码,不是照样赌?”

“移注码”是旁家跟旁家做输赢,如果统吃统赔,移注改押的人毫无干系,倘或一家配、一家吃,那出入就大了。牌九、摇摊,专有人喜欢移别人的注码,彼吃此配,赢了庄家赢旁家,双倍得利,而且还可自诩眼力,是件很得意的事。

但“移注码”往往会变成闹意气,一个移过去,一个移回来,一个再移过去,一个再移回来,每移动一次,就加了双倍的输赢,那就赌得“野”了。

现在周五跟庞二就有点闹意气的模样。赌钱失欢,旁人自然要排解,但两个人都是阔少,银钱吃亏可以,话上吃不得一句亏,所以要排解也很难,胡雪岩不免有些着急。

就在这庞二爷有些光火,要想说“天门归下门看”,移周五的注码时,刘不才抢先一步,开口说道:“庞二哥的话不错,都是自己人,‘书房赌’,小玩玩——”

果然,脾气暴躁的周五打断他的话说:“你庄家说的什么话?倒要请教,他的话不错,我的话错?”

“你的话也不错。”刘不才神色从容地答道,“庞二哥也不必动注码了。周五哥有兴趣,我做庄的理当奉陪,‘外插花’赌一万银子好不好?”

说“好”的是裘丰言:“好!这样子就两全其美了。”

庄家跟旁家额外“做交易”,谁也不能管,道理上是说得过去的。刘不才花一万银子,把面子卖了给两个人,这一手做得很漂亮,而那一万银子,也还不一定会输。胡雪岩暗暗心许,刘不才在应酬场中,果然有一套。

骰子掷了个七点,周五抢起分在外面的那两张牌一翻,真是瞪眼了!一张牛头、一张三六,把他气得脸色铁青。

“这叫什么?”裘丰言说,“我上次到松江听来的一句话,叫做‘黑鬼子扛洋枪’!”

他是不带笑容,一本正经地在说,便无调侃的意味,大家都笑,周五也笑了。

这一牌是统吃。那“外插花”的一万两银子,刘不才原可以另外收起,等于赌本已经收回,这一庄变成有赢无输,但他很漂亮,放在外面,数一下,报个数,是两万七,好让旁家斟量下注。

他这个庄很稳,吃多赔少,每把牌都有进账,推到第三方第三条,照例末条不推,重新洗牌,他却“放盘”了。

“只有一方牌了!”他说,“我推末条,要打尽快!”

“老兄,”庞二劝他,“‘下活’的牌,这一条你还是不推的好!”

“多谢关照!”刘不才说,“推牌九的味道就在这上头,骰子帮忙,‘独大拎进’!也是常有的。”

“那就试试看!我倒不相信下门会‘活抽’。”周五又摸出一把银票,“庄家有多少?”

刘不才点了点数,一共是四万银子。

“统归下门看。”周五拿银票往下门一放,“多下的是我的。”

这一下大家都紧张了。小牌九是没有“和气”的,这一牌,庄家不是由四万变八万,就是输光让位。从赌到现在,这是最大的一笔输赢,一进一出不是小数,连庞二都很注意了。

刘不才声色不动,把骰子掷了出去,等三门摊牌,上门九点,天门七点,下门天牌配红九,讲好不作天九作一点。

“你们看,下活嘛!”周五有些色厉内荏的神气,“一副克一副,不是下活是什么?”

“下活是下活,点子太小了!”庞二说道,“末条常会出怪牌,老五,满饭好吃,满话难说。”

“有点子就有钱!”周五索性硬到底了,“这副牌再输,我把牌吃下去。”

不要说是巨额赌注的本身,引人瞩目,光是周五这句可能会搞得无法收场的话,就使得一屋子的人,从坐在赌桌上的到站在旁边伺候的听差丫头,无不大感兴味,渴望着看看庄家的那两张牌,翻出来是什么点子?倘或是一张杂七、一张杂五凑成的“无名二”就赢了下门的“天九一”,那时看说了“满话”的周五,是何尴尬的神色。

但包括庞二在内,谁也没有想到,刘不才根本就不翻牌,“周五哥!”他说,“不错,你的一点很值钱。”

说着,他把面前的钱推了出去,脸上带着平静自然的笑容,竟像心甘情愿地输给周五,而更像自己赢了周五。

庞二此时对刘不才已大有好感,所以处处偏向着他,“你牌还没有看!”他提醒他,“真的一点都会赶不上?”

“牌都在外面。”刘不才说,“用不着看了,一点输一点。”

“我倒不相信。”庞二说着,就动手理牌,从最大的“宝子”理起,找到一张二四,却找不到“么丁”,既然说是一点输一点,那么庄家应该是一副“人丁一”,找人牌,果然只有一张。

“来,来,归我来配!”他把庄家的钱和自己的银票,都携到面前,配完了小注,余下的便是他的盈余。

“真有这样的牌!”庞二摇摇头,“就翻不出一个两点。”

他替庄家遗憾,甚至引为恨事,刘不才却若无其事地,把牌推向高四,这是最后一庄,推完四方,也是平平而过。于是主人招呼到厅上吃消夜,一面吃一面谈,不知不觉又谈到刘不才的那副牌。

“你老兄的眼光真厉害。”庞二说,“一下子就看到了外面少一张人牌,少一张‘钉子’,这点道行,倒也不是三年、五年了。”

“老刘是个角色。”连周五都心服,“跟你赌,输了也有味道。几时我们好好赌他一场。”

“何用‘几时’?”庞二接口说道,“就是明天。”

“明天不是约好了,扰老胡的,后天好了。”

“明天也一样。”胡雪岩说,“你们约哪几位来玩,我补帖子也一样。”

“不必,不必!”庞二说道,“后天我请大家吃饭,找几个朋友来,好好赌他一场。”他特意向刘不才问道:“后天你空不空?”

“哪一天都空。”

“好的,那你后天早一点请过来。”庞二又说,“统通请赏光,喜欢玩的玩,不然就吃饭。我新用了一个厨子,做的鱼翅还不错,请大家来品尝一番。”

“我谢谢了!”王有龄说,“后天我回湖州。”

于是即席约定,除了王有龄以外,后天都赴庞二的约。嵇鹤龄自然也请在内,庞二很佩服他,说一定要请到,特意拜托胡雪岩代为致意。

第二天胡雪岩借了王有龄家请客,依旧是“小玩玩”。两天下来,刘不才赢了一万多银子,大为兴奋。胡雪岩却提醒他,不可因此改变初衷,赌上绝不能成功立业,同时也再一次拜托,务必把庞二笼络得服服帖帖,然后好相机进言。

“看样子我们很投缘。”刘不才说,“长线放远鹞,‘火到猪头烂’——”

“不!”胡雪岩不容如此闲豫,“我要托他的事,很急!三叔,你无论如何,趁明天这个机会,就要把他收服。像昨天那样子就很好,连我都佩服。不过你今天就不大对了,全副心思放在赌上,误了正事。”

“今天的机会很好,我先弄它几个,好做赌本。”刘不才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以后没有机会了,你就先放我一马!”

“赌本你不必愁。有机会能赢几个,我自然也没有反对你,非要你输的道理,只是你要顾到你去赌的原意。”胡雪岩又重重地说,“做生意就是这样!处处地方不要忘记自己是为的什么!”

刘不才想了一会,点头答道:“好!我明天全副精神对付庞二。”

庞二请客的场面很阔,他家在西湖葛岭山脚下有一所别墅,请客就请在那里。十一月的天气,外面西北风刮得人重裘不暖,但在庞二的别墅中,却是温暖如春,在那间背山面湖的温室中开筵,一共三桌客,身份极杂,但都穿的便衣,也就不容易分得出来了。

宴是午宴,吃完已经下午两点,除了少数几个人以外其余都是知名的赌客,一散席便商量如何赌法。

“做主人的摇场摊吧!”

这个提议,立刻有人附和。庞二喜欢摇摊是出名的,而在这个场合中,最有资格做庄的,自然也是庞二。在他虽有当仁不让之心,却不免踌躇,因为缺少一个帮手。

但转眼看到刘不才,立即欣然答应:“好的!各位有兴致,我就先摇几十摊。”

于是除了一桌麻将以外,近二十个人都预备打摊。听差的准备桌子、座位、赌具,庞二却把刘不才找到一边有话说。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老刘!我们合伙。我六成,你四成,你看如何?”

“当然好啰!不过,我先要‘灵一灵’市面,我只带了三万银子在身上,场面太大,我要派人回去拿钱。”

“不必,不必,钱我有。你也不要先拿本钱,等场头散了再算。只有一件事,请你替我做‘开配’。”庞二又说,“我摇摊有个臭脾气,开配不灵光,我摇起来就没劲。那天在周五家摇摊,临时请了位朋友帮忙,我不过出了五个‘老宝’,输不到两万银子,那位开配朋友的手就有些发抖了。不是人家帮我的忙,我不见情,还要说人家,像那位朋友开配,真把我的脸面都丢完了!”

“我没有替你做过开配,不过,你的事,自然没话说。就怕我应付不下来,”

“你别客气了。”庞二拱拱手,“捧我小弟的场!承情,承情。”

于是刘不才到场执行开配的任务。只见台面已经布置好了,那张台子,是专为摇摊用的,紫檀桌子,黄杨木的桌面,比平常方桌大一号,四角用象牙嵌出界线,每一方又用象牙嵌出茶杯大的圆点,庄家一点,对门三点,右方是二,左方是四,左青龙,右白虎,开配照例站立在左上角的三与四之间,那是吉利的“青龙角”。

等他在青龙角上站定,随即便有听差送过一盒筹码来,筹码是四寸长的牙筹!上面刻着金字“世载堂庞”四字,作为标识,筹码共分五种,分别刻着骨牌中“天、地、人、和”的点子,另外还有一种只刻堂名的白筹,自然是最小的码子。

刘不才把筹码定为五等,一千、五百、一百、五十、十两,等赌客买好筹码,才是“皇帝”庞二落座,拿起一个明朝成化窑的青花摇缸,“察浪浪,察浪浪”地摇了三下,打开摇缸来看,十二点是四。

“不错!‘开青龙’!”庞二说着又摇。

前三下,名为“亮摊”,好供赌客“画路”,摊路的名堂甚多,大路、小路、荤路、素路,各人相信各人的。到第四下摇过,那才正式开始下注,场面极其热闹,刘不才的本事也就要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