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分头行事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8:51
A+ A- 关灯 听书

胡雪岩这两天的心有点野了,正经事虽有许多,却懒得去管,仍旧回到客栈,打算静下心来,将公私杂务,好好想它一想。等一走进屋,非常意外地,发现陈世龙在坐等。

“咦!你怎么来了?啥辰光到的?”

“来了不多一会。”陈世龙答道,“一下船先到裕记丝栈,说胡先生搬到这里来了,”

“坐,坐!湖州怎么样?”胡雪岩问道,“到上海来作啥?”

“王大老爷叫我来的。有封信在这里。”

拆开信一看,又是求援。为了漕米改为海运,原来粮船上的旗丁水手,既无口粮,又少人约束,所以往往聚众闹事,甚至发生抢案,黄宗汉颇为头痛。由于王有龄在筹办海运时,对这方面曾有建议,要为旗丁水手妥筹生计,所以黄宗汉仍旧责成他设法安抚。

王有龄在信中说,如果当初照他的条陈,拨出一笔费用来办理这事,比较容易收功,因循未办,如今看形势不妙,再来安抚,显得是受了此辈的威胁挟制,事倍功半,十分棘手。同时湖州的团练,正在密锣紧鼓地编练,而江浙交界的平望、泗安两处防务,又相当重要,经常要去察看,他实在无力来顾及此事。本来想推给嵇鹤龄,再又想到,推给了嵇鹤龄,他仍旧要求助于胡雪岩,与其如此,不如直接写信乞援。希望胡雪岩能请尤五一起到浙江去一趟,以同为漕帮的情谊,设法排解。

“王大老爷叫了我去,当面跟我说,他也晓得胡先生很忙,如果真的分不开身,叫我陪了尤五爷去。”

“这件事有点麻烦。他们漕帮里面的事,外人不清楚。尤五跟浙江漕帮的头脑,是不是有交情,还不晓得。说不定不肯插手。”胡雪岩又说,“你郁四叔怎么说?”

“请尤五爷去排解,就是郁四叔出的主意。”

“喔!”胡雪岩欣慰地说,“那就不错了。走!我们到怡情院去。”

于是一起到了怡情老二的小房子里,尤五还没有回来,胡雪岩便趁此机会,向陈世龙细问湖州的情形,知道今年因为洋庄可能不动,时世又不好,养蚕的人家不多。不过陈世龙又说了他的看法,认为这是一时的现象,如果有钱,可以放给蚕农,明年以新丝作抵,倒是一笔好生意。

“有钱,好做的生意多得很,眼前还谈不到明年的事。”胡雪岩说,“你这趟回去,先打听今年的行情,湖属有多少人养蚕?大概能出多少丝?打听确实了,赶紧写信来。这件事要做得秘密,请人去办,不可省小钱。”

“是的。”陈世龙接着提起他的亲事,说岳家已经跟他谈过,日子想挑在端午节前后,问胡雪岩的意思怎么样?

“那时候不正是新丝上市吗?”

“我也是这么说,生意正忙的时候办喜酒,‘又是灯龙又是会’,何必夹在一起?他们说,如果不是端午前后,就要延后到秋天。”

“与其延后,何不超前?”胡雪岩以家长的口吻说,“你们早点‘圆房’倒好。”

“阿珠的娘不肯马虎,一定要把嫁妆办好。除非——”陈世龙说,“胡先生说一句。”

“说一句还不容易,你早跟我说了,我早就开口了。这趟你回去跟他们老夫妇说,生意要紧,家也要紧,趁新丝上市以前让你办了喜事成了家,定定心在生意上巴结,岂不是两全其美?”胡雪岩又说,“今年秋天局面会有变动,我的场面也要扯得更大,那时人手越嫌不够,一办喜事,忙上加忙,这把算盘打不通。”

他说一句,陈世龙应一句,也不过刚刚谈完,尤五和古应春联袂而至,跟陈世龙寒暄了一番,问起来意,陈世龙只有目视胡雪岩示意。

“尤五哥,你的麻烦来了!”胡雪岩将浙江漕帮不遵约束,聚众滋事的情形,以及王有龄的要求都说给他听。

“事情很麻烦!”尤五说了这一句,紧接着表示,“不过上刀山我也去。”

“尤五爷真是够朋友。”陈世龙立即表现了不胜倾服的神态。

在胡雪岩,觉得他这样豪爽地答应,倒不无意外之感,想到尤五去杭州,古应春去苏州,上海剩下自己一个人,与洋人言语不通,万一有事,虽说古应春托有一个人在这里,但素昧平生,而且有些事只有古、尤二人清楚,自己还是等于孤立无助,此事十分不妥。

“老古!”他当机立断地说,“上海一定要你坐镇。我跟你换一换,我到苏州去看何学台,你留在上海。”

这番变化将古应春和尤五的“密谋”完全推翻,说起来也是很扫兴的一件事——是尤五的提议,认为郁四他们在湖州为胡雪岩谋娶芙蓉这件事,确是够好朋友的味道,不妨如法炮制,古应春特为迟一天走,就是要等着看胡雪岩和阿巧姐的态度,如果妾有情,郎有意,古应春就预备趁去苏州之便,专诚到木渎去访阿巧姐的夫家跟娘家,拿大把银子来为他们结成连理。刚才他们就是从怡情院来,据怡情老二说,阿巧姐不但已经点头答应,而且还提供了许多情况,指出着手进行的办法,“火到猪头烂”,最多花上三五百银子,就可买得阿巧姐的自由之身,如今胡雪岩这一说,岂非无趣?

“怎么回事?”胡雪岩看他态度有异,追问着说,“老古,你有什么难处?”

“唉!”古应春笑着叹口气,“好事多磨!”

“怎么呢?”

“事情有缓急,”尤五抢着对古应春说,“你就守老营吧。过些日子专程跑一趟,也算不了什么。”

“那也只好如此。”

“你们讲啥?”胡雪岩大惑不解,“何妨说出来大家商量!”

“说出来就没有味道了。”古应春摇摇头。

尤五也是微笑不作声。这就很明显了,虽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必与他跟阿巧姐有关。理解到这一点,不免又把这段傥来艳福思量了一下。诚然,阿巧姐的情味,与他过去所遇到的任何女人不同,真可以说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世界上天生有一种福气人,什么事都不必做,席丰履厚,多的是闲情,专门可以消耗在阿巧姐这种尤物身上,而自己不同,自己天生来就是做生意的,而且是做大生意的,虽然也能欣赏阿巧姐的好处,并且有办法使得阿巧姐这样的人,心甘情愿随自己摆布,然而到底不是“正业”,不可为她耗费工夫,更不可为她神魂颠倒,忘记了自己应该是干什么的!

这样想着,觉得手心上都有汗了,内心相当不安,从到上海以来,似乎一直迷恋着阿巧姐,还不曾好好办过一件正经事。因此,他收敛笑容,正色说道:“两位的心思,我有点猜到了。我不是昧着良心说话,这不过逢场作戏,要看机缘,总要顺乎自然,不可强求。湖州那件事我做得有点冒失,现在还有麻烦,当然,说句狂话,什么麻烦我都不怕,但要工夫来料理,我现在少的就是工夫。”

这段话颇引起尤五的警惕,古应春的脸色也不同了,“我们晓得了。”他说,“听你的意思办,目前按兵不动。”

“这样最好。到我觉得可以办了,我一定拜托你们费心。”胡雪岩忽然想到,“五哥,你这趟正好把七姐带了去,将我们所议的那件事办一办。”

这件事就是请王有龄与七姑奶奶认作义兄妹。机会倒是好机会,但事先要谈妥当,行礼要有胡雪岩在场,就这样带了去,登门认亲,未免太冒昧了。

尤五说了他的意思,古应春亦以为然,胡雪岩也就不再多说。但这一下倒提醒了尤五,认为这趟到杭州去,应该多备礼物结交王家,以为将来结干亲的地步,于是由此开始,商量杭州的行程,决定在第三天动身。

“小爷叔,你呢?”

“我随时可走。没有事的话,我明天就动身,早去早回。”

“不行!”尤五说,“这条路上,不怎么安靖,我叫人替你打听一下,雇一只专船,派人陪了你去。”

“不要紧!”胡雪岩因为尤五此行,琐琐碎碎的事情也很多,不愿再麻烦他,这样说道,“这条路,我不熟,老古熟,我请他帮忙,你就不必管了。”

“对!”古应春立即应声,“这件事交给我,包管妥帖。”

这样说定了,各自散去。陈世龙住在裕记丝栈,胡雪岩先把他送到那里,有许多话叮嘱他,主要的是为尤五,他是王有龄请去排难解纷的上客,但在官面上的身份不同,而且将来还要结成干亲,所以为了双方的面子,绝不可叫尤五受了委屈,他关照陈世龙当面将这些情形跟王有龄讲清楚。

“顶要紧的一句话,尤五爷这趟去,完全是私人面子,所以他只是王大老爷一个人的客人,跟浙江官面上,不必交结。这一点,你要跟王大老爷说清楚,省得尤五爷受窘。”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陈世龙心领神会,诺诺连声。等胡雪岩说完要走,陈世龙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声:“胡先生,那阿巧姐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慢慢你就知道了。”胡雪岩倒被提醒了,“回去不必多说。”

“知道,知道,我不能不晓得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