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情场干戈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17:32
A+ A- 关灯 听书

这一夜尽欢而散。送走了客人,胡雪岩要用现银开销,妙珍不肯收,因为跷脚长根已有话关照,都归他算。妙珍又说,头钱打了两百多两银子,她亦不好意思再要客人有何花费。胡雪岩只得由她。

于是摆上消夜,团团一桌,胡雪岩扶起筷子,先就说了一句:“早点散吧!”

“散?”跷脚长根问道,“今天不住在这里?”

于是妙珍也劝他留宿,而胡雪岩因有事要连夜赶办,执意不从。妙珠的脸色便不好看了,托词头痛,告个罪离席而去。

“这未免煞风景了!”古应春说,“老胡,何苦?”

胡雪岩不响,站起身来,去看妙珠,进房就发现她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面抹眼泪。

“怎么样?”他走过去,扶着她的肩,用服软的声音说道,“是生我的气?”

“没有!”妙珠摇摇头。

“那么,好端端,淌什么眼泪?”

“是我自己心里有感触。”妙珠不胜幽怨地,“生来命苦,吃这碗断命饭!”

胡雪岩觉得有些搭不上话,想了想,取出二百两银票塞到她手里说:“明天下午我就回苏州了。这给你买点东西吃。”

“我不要!”妙珠将银票往外一推,冷冷答道,“我卖笑不卖眼泪。”这句气话的情分就深了,胡雪岩愣在那里,好半天作声不得。

“你请吧!不是说半夜里还有要紧事要办?”

“我不骗你。”他改变了办法,“这样,我就在你这里办。你这里有信纸没有?”

“间壁就是笺纸店,敲开门来也不要紧。”

“那就是了。你叫人去买点顶好的信笺、信封,再沏一壶浓茶,我跟古老爷要商量写信。”胡雪岩又郑重地告诫,“是机密信,所以我先要回家写,此刻在你这里写,你听见了什么,千万不可以说出去。”

“你放心!我听都不听。”

于是胡雪岩将古应春留了下来,就拿妙珠的梳妆台当书桌。她倒是心口如一,备好了纸笔茶水,关照娘姨、大姐都去睡觉,然后自己也避了到套房里。

“老古,”胡雪岩坐在床沿上低声说道,“直到今天晚上,长根回来,这件招抚的大事,才算定局。我把前后经过,详详细细说给你听,请你替我写封信给何学台,明天一早交给老周专送。”

“你不是马上就要到苏州去了,当面谈倒不好?”

“情形不稳,事未定局,不好留什么笔迹。照现在的样子,一定要有个正式的书面,才显得郑重。而况,何学使还要跟营务处去谈,口头传话,或许误会意思,不如写在纸上,明明白白,不会弄错。”

这一封长信写完,自鸣钟正打三下。夏至前后,正是昼最长、夜最短的时候,看窗外曙色隐隐,夜深如水,想来妙珠的好梦正酣,胡雪岩不忍唤醒她,便跟古应春商量,两个人睡一张大床。

“这又何必?”古应春笑道,“放着‘软玉温香’,不去‘拥满怀’,未免暴殄天物。自然是我用小床,你们用大床。”

一句话说得胡雪岩动了心,便改了主意,“你一个人睡大床吧!”他说,“我跟她去挤一挤。”

“挤有挤的味道。随便你。”说着,古应春便解衣上床了。

胡雪岩悄悄推开套房的门,只见残焰犹在,罗帐半垂,妙珠裹着一幅夹被,面朝里睡,微有鼾声。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轻轻关好了门,卸衣灭灯,摸到床上,跟妙珠并头睡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他不想惊动她,但心却静不下来,只为了她头上的一串珠兰,此物最宜枕上,沾染妇人的发脂而香味愈透,浓郁媚冶,令人心荡。胡雪岩挤在这张小床上,忽然想到当时在老张那条“无锡快”上,与阿珠纠缠的光景,余味醰醰中,不免惆惘,越发心潮起伏,无法平贴。

不知不觉地转身反侧,吵醒了妙珠,睡梦里头忽然发觉有个男人在自己身边,自然一惊,她仿佛着魇似的,倏然抬起半身,双手环抱,眼睛睁得好大地斜视着。

“是你!”她透口气,“吓我一大跳。”

“你倒不说吓我一跳。”胡雪岩失笑了。

“真正是,鬼头鬼脑!”妙珠嗔道,“为啥要这样子偷偷摸摸?”

“偷偷摸摸才有趣。”胡雪岩伸手一拉,把她拉得又重新睡下,“我本来不想吵醒你,实在是睡不着。”

“古老爷呢?”

“他在大床上,也是刚睡下。”

“恐怕还不曾睡着,声音轻一点。”妙珠又问,“信写好了?”

“自然写好了才睡。”

“写给谁的?”

“写到苏州去的。”

“你不是要回苏州了吗?为啥还要写信?照这样说,你还住两天?”这一连串的问句中,留他的意思,表露无遗。胡雪岩心想,如果说了实话,又惹她不快,因而便含含糊糊地答道:“嗯,嗯,也没有定规。”

于是妙珠便问胡雪岩家里的情形。由于她是闲谈解闷的语气,胡雪岩便不作戒备,老母在堂,一妻一妾,还没有儿子等等,都老实告诉了她。

“刘三爷是极精明、极能干的人,想来你那位‘湖州太太’也厉害得很!”

“一点不厉害。真正阿弥陀佛的好人。”

“这是你的福气!”

“谢谢你!”胡雪岩带些得意地笑着,“我的福气还不错。”

“也是你那位湖州太太的福气。”

“这倒不见得。”

“嫁着你胡老爷这样又能干、又体贴的人,过的是不愁吃、不愁穿的称心日子。你胡老爷人缘又好,走到哪里都是热热闹闹,风风光光。这还不叫福气?”

“我这个人好说话时很好说话,难弄的时候也很难弄。”

“我倒看不出来。”妙珠紧接着说,“照我看,你最随和不过。”

“随和也有随和的坏处,外头容易七搭八搭,气量小的会气煞。”

“男人家有出息的,三妻四妾也是常事。”妙珠忽然问道,“你有了湖州太太,总还有上海太太、苏州太太?”

“那倒还没有。”胡雪岩说,“一时也遇不着中意的人。”

妙珠恨不得凑过脸去说一声:你看我怎么样?但这样毛遂自荐,一则老不起这张面皮,二则也怕他看轻了自己,只好忍着。但转念一想,放着自己这样的人才,哪一样比别人差?他竟说“遇不着中意的人”,倒着实有点不服气。

“那么,”她问,“要怎样的人,你才算中意呢?”

胡雪岩听出因头来了,答话便很谨慎,“这很难说,”他有意闪避,“情人眼里出西施,没有定规的。”

这一来,妙珠就说不下去了,总不能这样质问:难道我不是你的情人?这话就问得出来,也乏味。自己这样一片痴心待他,而他真当自己路柳墙花,随折随弃,真是叫人寒心。

念头转到这里,顿觉有无限难诉的委屈,心头凄楚,眼眶随即发热,眼泪滚滚而下。

两个人是贴着脸的,虽然眼睛都朝着帐顶,他看不见她哭,但热泪下流,沾着胡雪岩的右颊,不能没有感觉,转脸一看,大惊问道:“咦!你又哭了!为什么?”

“我有心事。你不晓得!”

“又是触动什么心境了?”

“我在想,珍姐倒快有归宿了,李七爷跟她说,这次招安做了官,要好好做人,干一番事业,预备把珍姐接了回去。我们姐妹相差一岁,自小到现在没有分开过。从今以后,她归她,我归我,想想可要伤心?”

“原来为的姐妹情深。”胡雪岩笑道,“我倒有个主意,何不你跟你姐姐一起嫁了李七爷?”

这句话说坏了,妙珠的眼泪,倾江倒海一般,身子一蹦,面朝里边,拉起夹被蒙着头,“嗬嗬”地哭出声来。

胡雪岩悔恨莫及,同时也有些昏头搭脑地弄不明白,一句笑话,何至于惹得她如此?当然,这时不暇细思,只有好言解释,继以赔罪,只求她住了哭声。

哭声不但不止,且有变本加厉之势,结果,门上有了响声,古应春被惊醒了,来探问究竟。

“你听!”胡雪岩推着她说,“拿人家吵醒了。”

妙珠不理,心里倒巴不得有个第三者从中排解,好事方始有望,所以反哭得更起劲了。

“你真是,‘越扶越醉’!”胡雪岩无奈,只好起床去开了门。

“怎么回事?”古应春踏进来问说,同时仔细看着胡雪岩的脸色,是啼笑皆非的神情。

“哪晓得怎么回事?讲话讲得好好地,忽然说舍不得她姐姐从良,伤起心来。”

最后一句话不曾说完,妙珠将被一掀,恨恨地说:“你死没良心!”然后又将头转了过去,掩面而啼。

这是有意抛出一个疑团,好让古应春去追问,果然,他中了她的计。

“小爷叔,你有啥地方得罪妙珠了?拿你恨得这样子,真叫人不懂!”

“你不懂,我也不懂。”胡雪岩唯有装傻,而且不希望古应春介入,所以接着便做了个送客出门的姿态,将身子往旁边一挪,手一扬,“天快亮了,请上床去吧,睡不了多少时候了。”

听这一说,妙珠的哭声突然提高,仿佛第三者一走,她就孤立无援,有冤难诉似的,于是古应春踌躇了。

“到底为什么?”

“她要跟我,又不肯好好谈。弄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一套,你说好笑不好笑?”

古应春大感意外,不假思索地说了句:“这是好事啊!”

“好事多磨!总也要慢慢儿谈,慢慢儿磨,才可以谈得拢。”胡雪岩打个呵欠,又催他走,“你请吧,我也要睡了。”

等古应春一走,妙珠的哭声也停住了,因为胡雪岩已有表示,她便等着他来谈。谁知他一口将灯吹熄,上了床却不开口。

事情成了僵局,妙珠又羞又恼,而且初次领略到胡雪岩的手段,真个因爱成仇,心思拨不转,拼命往牛角尖里去钻。

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做人乏味,再看胡雪岩时,鼾声大起,这一下更把她的心思逼到了绝路上,悄悄起床,流着眼泪,找了根带子出来,端张椅子到床脚,在床顶栏杆上,将圈套结好,头一伸上了吊。

胡雪岩的鼾声是假的,有意冷落妙珠,好逃避纠缠,她起来从他身上跨过下了地,他都知道,只不知道她下了地做些什么,只觉得床突然一震,不由得睁开了眼,一望之下,吓得心胆俱裂,跳起身来,赤脚下了地,将妙珠的下半身一抱,往上一耸,那个圈套总算卸掉了。

妙珠的气刚要闭过去,上了圈套,后悔嫌迟,那一刹那,只觉得世间样样可爱,人人可亲,所以此时遇救,把胡雪岩的薄情都抛在九霄云外,一片心中,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趁势抱住他的头,“哇”地一声大哭而特哭。

这一下,不但惊醒了古应春,也惊动了妙珍和前后院的闲人,纷纷赶来探望,但心存顾忌,只在窗前门外,探头探脑,窃窃私议,只有妙珍排闼直入,但见妙珠伏在床上抽噎不止,胡雪岩穿一身白洋布小褂裤,赤着脚坐在那里,样子相当窘迫。

她只有向站在一边,仿佛遭遇了绝大难题,不知如何应付的古应春探问:“古老爷,到底为了啥?是不是妙珠得罪了胡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