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终成眷属 · 3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17:56
A+ A- 关灯 听书

“不错,不错。老古你想得周到,如今,你看这件事怎么办?”

古应春知道他好热闹,更知道他的性情是那种自以为是好意,便不许人不受的纨袴脾气。再细想一想胡雪岩的态度,对妙珠已经回心转意,好事有望,便答应由他去作个探问。

私下一谈,胡雪岩的答复是古应春再也想不到的,“我已经叫老周接妙珍来了。”他说,“俞老一开口,我就懂了,既然如此,回头就烦你们两位跟妙珍谈一谈,什么都好答应,只有一样:不能老住在外面。”

“小爷叔!”古应春愣了一下说,“我晓得你意思已经活动了,不想变得这么快,是怎么想了一想?”

男女间事,无理可喻,胡雪岩的改变心意,是决定于重新贴上“胡寓”门牌的那一刻,而到底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决定贴上“胡寓”的门牌,是为了妙珠忽作悬崖勒马之计而受了感动,还是一时兴起?已莫可究诘。不过,他是个不肯欺心的人,既然有此决定,即令不为人知,亦不可相负。至于趁今天纳宠,无非不愿辜负朋友的好意,乐得“凑兴”。

感到兴趣的,自然不止俞武成和古应春,未吃喜酒,先闹新房,都挤在妙珠屋中,欢然谐笑。等妙珍一到,俞武成和古应春“做媒”,代为谈判条件,问她有何要求?

“我没有要求,这是件好事,我只有高兴。不过,我总得问问妙珠的意思。”

这是理所当然的,便让她们姐妹密谈。妙珍的意思,怕胡雪岩将来会变心,要他拿出一笔钱来,以防人老珠黄,后半辈子的衣食可以无忧。

“你心里要放明白,不是我在打什么主意。初出来那两年的债务,总算弄清楚了,我不想一个钱的好处,他那笔钱拿出来,用你的户名去存去放,折子仍旧交给你。”妙珍又说,“我们姐妹一场,我完全是为你着想。”

“那就跟他要三千银子好了。”

妙珠的身价,应该不止三千两。不过这桩喜事,与一般情形不同,妙珍也就不便再多劝。把话转到古应春那里,他不需征询胡雪岩的意见,便代为答应了下来,当时向这一晌掌管着胡雪岩的财务的刘不才,如数要足银票,用个红封袋套好,封签上写明“奁仪”,交了给妙珍。

妙珍再转交妙珠,她却不肯收,送给姐姐,作为敬意。妙珍无论如何不要,姐妹俩推让了半天,最后作为妙珠托她代为放息,妙珍才收下那个“红包”。

酒阑人散,妙珠方得有机会跟胡雪岩说话。只是原有无数语言,迫不及待地想倾吐,而到了此时,反觉无从说起。望着高烧的红烛,回想这两天的波折,心里不辨是悲,是喜,是感慨,还是感激——感激日日在念经礼拜的白衣大士,菩萨有灵,终于如愿以偿。

胡雪岩的心思也跟她差不多,在绯色的光晕中,有着如梦似幻的感觉,凝视着镜中的宜喜宜嗔春风面,自不免兴奋而得意,但想到在苏州的芙蓉,不由得又生歉意。就这样心潮起伏,便想不起该怎么找两句话来跟妙珠说了。

“洞房”中是出奇地沉寂,寂静得灯花爆裂的声音都听得见。这使得妙珠大起警觉,也可以说是大起疑虑,如此良宵,绝不该有这样清冷的光景,于是觉得有句话非说不可。

“你懊悔了是不是?”她问。

胡雪岩很诧异,“懊悔什么?”他反问一句。

“懊悔不该自己贴上‘胡寓’那张条子?”

“没有这话!我做事从来不懊悔的。”

妙珠默然。这总算是一种安慰,但究不知他真心如何,也许口中否认,心里真有悔意。那样子倒是自己该懊悔孟浪了。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却还未下咽。她心里在想,错了一步,错不得第二步,宁可落下笑柄,也不能自误一辈子,无论如何得要试出他的真心来。一念到此,立刻有了计较。要试别人的真心,先得自己表示真心,她毫不迟疑地打开一只描金皮箱,从箱底取出首饰箱来,开锁揭盖,送到胡雪岩面前。

箱子里有玉镯、宝石、戒指、珠花、金镑、珈南香手串,都用新棉花包着,此时一样一样揭开来放在桌上,五光十色,令人目眩。胡雪岩不解所谓,忍不住问道:“你这样献宝干什么?”

“我的私房都在这里。喏,你看!”她捡起一扣存折,递给胡雪岩。

.

“这些首饰,我自己估一估,值两万银子。你看呢?”

“我不大懂。”胡雪岩说,“快收起来!财不露白。如果这时候外面有个贼在偷看,以后就危险了。”

“不要紧的!这房子严密得很,围墙极高,不怕贼来。”妙珠略停一下,回入正题,“我留着这些东西无用,说不定如你所说,叫贼偷了去,反害得我心疼,不如交了给你。”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交给我做什么?”

“咦!那还不是随便你,做生意派点本钱也是好的。”

听得这两句话,胡雪岩的感想极多,但最后却是笑了出来,想到“唱本”上的故事:公子落难,花园赠金,大魁天下,奉旨归娶。看起来,妙珠多少也有这样子的想法。

这一笑,显得有些轻侮,妙珠微感不悦,正色说道:“我是诚心诚意的正经话。”

“我晓得你是诚心诚意。可惜,”胡雪岩想了想,还是将那句话说了出来,“你这番诚心,用错了地方。”

“怎么呢?诚心待人还会错?”

“本心不错,用得不得当。你要遇见一个肯上进的穷书生就好了,将来不说中状元,进京赶考中个进士好了,明媒正娶,还挣副诰封给你。那有多好?”

“我不稀罕。只要——”

“只要怎么样?”

“只要——”妙珠很吃力地说,“只要你不变心就好了。”

胡雪岩默然,觉得所遇到过的几个女子,以妙珠用心最苦,胁之以死,动之以利,先怕嫁不成,嫁成了又怕人变心,心眼儿这么多,将来怕难得相处。

他的心里很矛盾,有畏惧也有怜惜,因而既想设法将刚结上的红丝剪断,却又觉得割舍不下,就这踌躇莫决之际,听得妙珠幽幽地叹了口气。

“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也跟你一样,做事不会懊悔的。将来都看你!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姓胡是姓定了。”听得出来,这是从心底掏出来的真话。她有这样的表示,自己便再无别的主意好打。但是胡雪岩也警觉到,此时不宜轻许诺言,宜乎硬起心肠来,言明在先。

“你这样一片诚心待我,我怎么肯变心。不过,我有为难之处,你也该体谅。将来有不得不让你委屈的地方,你肯不肯咬起牙关来承受?”

妙珠咬一咬牙,答了一个字:“肯!”

“那就好了。什么委屈,这时候也不必去说它,总之将心比心,到时候你肯为我设想,就晓得我要你受那种委屈,也是无奈。”

这番话暧昧难明,妙珠认为必须问个清楚:“你倒说说看,是啥委屈?让我心里也好有个预备。”

“譬如说,我明天一早就要走了,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岂不是委屈了你?”

“像这样,不算委屈。”妙珠又问,“还有呢?”

“还有?”胡雪岩摇摇头,“一时无从说起。反正都是这种事出无奈的情形。我们先谈明天,我走了以后,你怎么样?”

“自然是关起门来过日子。”

这样的答复,是可以意料得到的。但说出口来,有声音灌入耳中,少不得要想一想,这一想,便有疑问了。

“你是过惯了热闹日子的,一个人清清冷冷,熬得下来吗?”

话问得很坦率,也很实在,可是妙珠却觉得不中听,因而语声中便有不服气的意味:“你看着好了,看我熬得下来,熬不下来?”

熬不下来又如何?胡雪岩心里在想,将来红杏出墙丢了自己的面子。这件事非同小可,必得好好想个办法。生米已经煮成熟饭,说不算也不行,那就只有一条路好走。

对这一重姻缘,一直优柔寡断、彷徨游移、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胡雪岩,恢复了他的明快果断的性格,“妙珠!”他用毫不含糊的语气说,“这些东西你自己先收起来,有机会我替你做点‘小货’,是你的私房,我绝不来动你,至于丢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你等我明天一走,就收拾收拾行李,我再来接你,我想把你摆在上海。”

到底有了个明确的了断!转弯抹角,终于逼出了他心里的话,妙珠大为欣慰。但是,他还有个芙蓉在那里,又将作何处置?

“此刻在苏州的‘那一个’呢?”

“你是说芙蓉?”胡雪岩毫不迟疑地答道,“我拿她摆在湖州。”这就很容易明白了,他预备立三个“门口”,除了杭州在老家,上海、湖州各一处。上海是繁华之地,而且要做生意,就得常住上海,比较上以自己的处境最优越。

妙珠苦心设计,做作得太久,这时候再也不愿掩饰她的真情,收好她的首饰箱往床里枕头边一放,随即便贴住他的身子坐下,两手环抱,抱住他的上半身,将脸偎依在他肩头,深深地吸着气,显得极其满足恬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