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杭州之围 · 2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20:53
A+ A- 关灯 听书

“是吗!”他只好先回答了再说。

“外国医生的看法来得慢,不过他们有两样药很管用,你能不能去要点止痛药来。”

“这,”古应春面有难色,他知道西医跟中医不同,不曾诊视过病人,不肯随便给药。而且止痛的药也不止一种,有外敷、有内服,“要哪一种止痛药,总得有个药名才好。”

“药名就说不出来了,叽哩咕噜的洋文,弄不清楚。”伤科医生略停一下,下了决心,“算了!耽误时候,也不是一回事,我先动手。”

毕竟好了,敷上止血定痛的“降香散”,包扎妥当。伤科医生自己也大大地舒了口气,“总算还好,没有变成破伤风。”他说,“‘金疮出血太多,其脉虚细者生。’如今千万要好好照料,疏忽不得。”

接着他又说了许多禁忌,不能劳动,不能生气,不能大说大笑,还要“忌口”,咸、酸、辣和热酒、热汤都不能喝,连热粥也在禁忌之列。

“糟了!”七姑奶奶说,“刚喝了一大碗热鸡汤。”

“喝也喝过了,提它干什么?”古应春说,“以后小心就是了。”

等伤科医生一走,古应春要改请西医来看。七姑奶奶不赞成,胡雪岩也表示不必,因为他自觉痛楚已经减轻,证明这位伤科医生有些手段,自不宜更换医生。

“我精神好多了。”胡雪岩说,“办大事要紧。五哥怎么还不来?”

“今天是他一个徒弟续弦,在吃喜酒,我已经派人去追了。小爷叔,”古应春说,“有事你先分派我。”

“好!”他探手入怀,掏摸了好半天,才掏出一个油纸包,递了给古应春。

打开油纸包,里面是惊心动魄的王有龄的两通血书,一通致闽浙总督庆端,乞援以外,更望设法督催一直逗留在衡州的李元度,带领所募的湘勇,往杭州这方面打,好牵制长毛,减轻杭州的压力。

还有一通是给江苏巡抚薛焕的,要求筹饷筹粮,同时附着一件奏稿,托薛焕代缮拜发。其中详叙杭州被围绝粮,归咎于驻在绍兴的团练大臣王履谦,勾结劣绅,把持地方,视省城的危急,如秦人之视越。更骇人听闻的是,居然唆使莠民戕害命官——九月廿四,长毛窜陷钱塘江南岸,与杭州隔水相望的萧山,绍兴知府廖宗元派炮船,迎头拦击,寡不敌众,官军败退。王履谦和萧绍一带的百姓,平时就与官军不和,猜忌甚深。这时以为炮船通敌,回来是替长毛带路,王履谦便下令包围活捉,格杀不论。

廖宗元得报,知道这纵非诬陷,也是极严重的误会,赶紧亲自出城弹压。暴民一声呼啸,将廖宗元从马上拉下来痛殴,王履谦袖手旁观,默赞其事。由这一番内讧,替敌人制造了机会。长毛长驱猛扑,兵不血刃而陷绍兴。长毛进城的前一天,王履谦携带家眷辎重,由绍兴逃到宁波,经海道逃到福建,而杭州的粮道,也就此断了。王有龄自然要参劾王履谦,措词极其严厉,甚至有“臣死不瞑目”的话,可以想见他对王履谦怨恨入骨。

“这两封血书,”古应春问道,“怎么样处置?”

“都送薛抚台——”

“好。”古应春不等他话完,就要起身,“我连夜送去。”

“这倒不必。明天一早送去好了。我还有话。”

“是!你说。”

“我要托你面见薛抚台。”胡雪岩虽然气弱,但低微的语声中,仍然显得很有决断,“米,我自己想办法。运米的船,回头要问五哥,能够不麻烦官府最好。不过,他要替我派兵护运。”

“这条路通吗?”

“有一条路好走,你不明白。五哥知道,等他来了再说。”胡雪岩又说,“还有几首诗,也请你送给薛抚台。你说我因为腿伤,不能当面去见他,要问杭州惨状到什么样子,请他看这几首诗就知道了。”

一面说,一面又在衣襟中摸索半天,才掏出几张极皱的纸。古应春摆在桌上抹平了细看,标题叫“辛酉杭城纪事诗”,作者名叫张荫榘。一共是十二首七绝,每首都有注解,看到第五首,古应春念道:

>

>

古应春念到这里,屈指数了一下:“今天十一月初五,围了四十天了。”

“四十天不算多,无奈缺粮已久,围到第十天就人心大乱了。”胡雪岩叹口气说,“你再看下去。”

接下去看,写的是:

>

>

看完这首诗和原注,古应春问道:“饶军门是谁?”

“饶廷选。这个人因为救过广信府,靠沈夫人出了大名,其实没用。”胡雪岩叹口气说,“我劝过王雪公多少次,说他因人成事,自己胆子小得很。王雪公不听我的话。救杭州就靠这个机会,错过这个机会,神仙来都没救了。”

“张玉良呢?”古应春又问,“这个人大家都说他不行,到底怎么样?”

“你再往下看,下面有交代。”

诗中是这样交代:

>

“怎么?阵亡了?”

“阵亡了。”胡雪岩摇摇头,“这个人也耽误了大事,嘉兴一败,金华、兰溪又守不住,杭州就危险了。不过,总算亏他。”

“诗里拿他比做张飞,说得他很好。”

“他是阵亡殉国的,自然要说得他好。”胡雪岩黯然说道,“我劝王雪公暂且避一避。好比推牌九摇摊一样,这一庄手气不顺,歇一歇手,重新来过。王雪公不肯,他说他当初劝何根云,守土有责,决不可轻离常州。现在自己倒言行不符,怎么交代得过去?”

“看起来王雪公倒是忠臣。”

“忠臣?”胡雪岩冷笑,“忠臣几个钱一斤?我看他——”

语声哽咽欲绝。古应春从未听胡雪岩说过什么愤激的话,而居然将“忠臣”说得一文不值,可以想见他内心的沉痛悲愤,只是苦于没有话可以安慰他。

“先吃饭吧!”七姑奶奶说,“天大的事,总也得吃饱了才好打主意。而且小爷叔真的也饿了。”

“提到杭州,我哪里还吃得下饭?”胡雪岩泪汪汪地抬眼,“你看最后那两首诗。”

古应春细细看了下,颜色大变。七姑奶奶不免奇怪,“怎么了?”她问,“说的什么?”

“你听我念!”古应春一个字一个字地念。

>

“什么?”七姑奶奶大惊问道,“人吃人?”

>

就这一段话,将厅前厅后的人,听得一个个面无人色,七姑奶奶连连摇头:“世界变了!有这样的事!”

“我也不大相信。小爷叔,真有其事?”

“不但真有其事,简直叫无足为奇。”胡雪岩容颜惨淡地喘着气说,“人饿极了,什么东西都会吃。”

他接下来,便讲杭州绝粮的情形——这年浙西大熟,但正当收割之际,长毛如潮水般涌到,官军节节败退,现成的稻谷,反而资敌,得以作长围久困之计。否则,数十万长毛无以支持,杭州之围也就不解而自解了。

杭州城里的小康之家,自然有些存粮,升斗小民,却立刻就感到了威胁,米店在闭城之前,就已歇业。于是胡雪岩发起开办施粥厂,上中下三城共设四十七处,每日辰、申两次,每次煮米一石,粥少人多,老弱妇孺挤不到前面,有去了三四次空手而回的。

没有多久,粥厂就不能不关闭。但官米还在计口平卖,米卖完了卖豆子,豆卖完了卖麦子。有钱的人家,另有买米的地方,是拿黄金跟鸦片向旗营的八旗兵私下交换军粮。

又不久,米麦杂粮都吃得光光,便吃药材南货,熟地、米仁、黄精,都可以代饭。枣栗之类,视如珍品,而海参、鱼翅等等席上之珍,反倒是穷人的食料。

再后来就是吃糠、吃皮箱、吃钉鞋——钉鞋是牛皮做的、吃浮萍,吃草根树皮。杭州人好佛,有钱人家的老太太,最喜欢“放生”。有处地方叫小云栖,专养放生的牛羊猪鸭,自然一扫而空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杭州城里的人,不是人,是鬼。一个个骨头瘦得成了一把,望过去脸上三个洞,两个洞是眼睛,一个洞是嘴巴。走在路上,好比‘风吹鸭蛋壳’,飘飘荡荡,站不住脚。”

胡雪岩喘口气,很吃力地说:“好比两个人在路上遇着,有气无力在谈话,说着说着,有一个就会无缘无故倒了下去。另一个要去扶他。不扶还好,一扶头昏眼花,自己也一跟头栽了下去,爬不起来了。像这样子的‘倒路尸’,不晓得有多少。幸亏是冬天,如果是夏天,老早就生瘟疫了。”

“那么,”七姑奶奶急急问道,“府上呢?”

“生死不明。”胡雪岩垂泪说道,“早在八月里,我老娘说是避到乡下好。全家大小送到北高峰下的上天竺,城一关,就此消息不知。”

“一定不要紧的。”七姑奶奶说,“府上是积善之家,老太太又喜欢行善,吉人天相,一定平安无事。”

“唉!”古应春叹口气,“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