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空门寻踪 · 3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25:18
A+ A- 关灯 听书

“二阿姐!”阿金深深透口气,“七姑奶奶这样子的血性,话说到头了,我们只有依她。不过,也不好七姑奶奶一个人破费。”

“当然。”怡情老二向七姑奶奶说,“什么都依你,只有这上头,请你不要争,大家轮着做东。今天是我。我们走吧,邀她出来看‘杨猴子’。”

于是由怡情老二结了账,侍者将账单送了来,她在上面用笔画了一个只有她自己认得的花押。这原是西洋规矩,名为“签字”,表示承认有这笔账。本来要写名字,如果不识字的,随意涂一笔也可以,应到规矩就行了。

三个人都带着小大姐,挤上两辆“野鸡马车”,直放阿巧姐寓处。下车一看,便觉有异,大门开了一半,却无人应门。

七姑奶奶便提高了声音喊道:“阿祥、阿福!”

阿祥、阿福都不见,楼梯上匆匆奔下来一个人,晃荡着长辫子,满脸惊惶,是阿巧姐的丫头素香。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七姑奶奶遇到这种情形,却很沉着,反安慰她说:“素香,你不要急!有话慢慢说。”

“奶奶不见了!”素香用带哭的声音说,“不晓得到哪里去了!”

叫她慢慢说,她说得还是没头没脑,七姑奶奶只好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奶奶不见了?她什么时候出的门?”

“老爷一走,没有多少时候,她叫我到香粉弄去买丝线,又差阿祥去叫米叫柴。等到我跟阿祥回来,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门了,连门上都不知道,再看后门,是半开在那里。一直到下半天三点钟都不见回来。我进房去一看,一只小首饰箱不见了,替换衣服也少了好些。这——这——”素香着急地,不知如何表达她的想法。

这不用说,自然是到老师太那里去了。七姑奶奶倒吸一口冷气,怔怔地望着同伴。怡情老二便问:“素香,你们老爷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素香答说,“阿祥跟轿班去寻老爷去了。”

“你们老爷在钱庄里。”七姑奶奶说,“你看,轿班还有哪个在?赶快去通知,请你们老爷到这里来,我有要紧话说。”

就在这时候,胡雪岩已经赶到,同来的还有萧家骥。胡雪岩跟怡情老二熟识,与阿金却是初见,不过此时亦无暇细问,同时因为有生客在,要格外镇静,免得“家丑”外扬,所以只点点头,平静地问:“你们两位怎么也来了?”

“我们是碰上的。”七姑奶奶答说,“有话到里面去说。”

进入客厅,她方为胡雪岩引见阿金。话要说到紧要地方了,却不宜让素香与阿祥听到,所以她要求跟胡雪岩单独谈话。

“阿巧姐去的地方,我知道,在法华镇,一座尼姑庵里,事不宜迟,现在就要去寻她。我看,”七姑奶奶踌躇着说,“只好我跟阿金姐两个人去,你不宜跟她见面。”

胡雪岩大惑不解,“到底怎么回事?”他问,“何以你又知道她的行踪?那位阿金姐,又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没有办法细说。小爷叔,你只安排我们到法华好了。”

“法华一带都是安庆来的淮军。还不知道好走不好走呢!”

“不要紧!”萧家骥说,“我去一趟好了。”

“好极!你去最好。”七姑奶奶很高兴地说,因为萧家骥跟淮军将领很熟,此去必定有许多方便。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七姐,我想我还是应该去。”胡雪岩说,“不见面不要紧,至少让她知道我不是不关心她。你看呢?”

“我是怕你们见了面吵起来,弄得局面很不好收场。既然小爷叔这么说,去了也不要紧。”

到得法华镇,已经黄昏。萧家骥去找淮军大将程家启部下的一个营官,姓朱,人很爽朗热心。问明来意,请他们吃了一顿饭,然后命手下一个把总将地保老胡找了来,说知究竟。

于是迎着月色,往东而去,走不多远,折进一条巷子,巷底有处人家,一带粉墙,墙内花木繁盛,新月微光,影影绰绰,薰风过处,传来一阵浓郁的“夜来香”的香味,每个人都觉得精神一振,而一颗心却无缘无故地飘荡不定,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怅惆的感觉。

这份感觉以萧家骥为尤甚,不由得便问:“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地保答道,“就是白衣庵。晚上来,要走边门。”

边门是一道厚实的木板门,举手可及的上方,有个不为人所注意的扁圆形铁环。地保一伸手拉了两下,只听“哐啷、哐啷”的响声。不久,听得脚步声,然后门开一线,有人问道:“哪位?”

“小音,是我!”

“噢!”门内小音问道,“老胡,这辰光来做啥?”

“你有没有看见客人?”地保指着后面的人说,“你跟了尘师父去说,是我带来的人。”

门“呀”地一声开了。灯光照处,小音是个俗家打扮的垂发女郎。等客人都进了门,将门关上,然后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穿过一条花径,越过两条走廊,到了一处禅房,看样子是待客之处。她停了下去,看着地保老胡。

老胡略有些踌躇,“总爷!”他哈腰问,“是不是我陪着你老在这里坐一坐?”

这何消说得?把总自然照办。于是老胡跟小音悄悄说了几句,然后示意胡雪岩跟着小音走。

穿过禅房,便是一个大院子,绕向西边的回廊,但见人影、花影一齐映在雪白的粉墙上,还有一头猫的影子,弓起了背,正在东面屋脊上“叫春”。萧家骥用手肘轻轻将胡雪岩撞了一下,同时口中在念:“‘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胡雪岩也看出这白衣庵大有蹊跷。但萧家骥的行径,近乎佻,不是礼佛之道,便咳嗽一声,示意他检点。

于是默默地随着小音进入另一座院落,一庭树木,三楹精舍,檀香花香,交杂飘送。萧家骥不由得失声赞道:“好雅致的地方!”

“请里面坐。”小音揭开门帘肃客,“我去请了尘师父来。”说完,她就管自己走了。

两个人进屋一看,屋中上首供着一座白瓷观音,东面是一排本色的桧木几椅,西面一张极大的木榻,上铺蜀锦棉垫。瓶花吐艳、炉香袅袅,配着一张古琴,布置得精雅非凡。但这一切,都不及悬在木榻上方的一张横披,更使得萧家骥注目。

“胡先生!”萧家骥显得有些兴奋,“你看!”

横披上是三首诗,胡雪岩总算念得断句:

>

>

>

胡雪岩在文墨这方面,还不及萧家骥,不知道宋玉、孙绰是何许人,也不知道玄机是指的唐朝女道士鱼玄机。佛经上的那些出典更是莫名其妙。但诗句中的语气不似对戒律森严的女僧,却是看得出来的。因而愕然相问:“这是啥名堂?”

“你看着好了。”萧家骥轻声答道,“这位了尘师父,不是嘉兴人就是昆山人,不然就是震泽、盛泽人。”

昆山的尼姑有何异处,胡雪岩不知道,但嘉兴的尼庵是亲自领教过的。震泽和盛泽的风俗,他在吴江同里的时候,也听人说过,这两处地方,盛产丝绸,地方富庶,风俗奢靡。盛泽讲究在尼姑庵宴客,一桌素筵,比燕菜席还要贵。据说是用肥鸡与上好的火腿熬汁调味,所以鲜美绝伦。震泽尼姑庵的烹调,亦是有名的,荤素并行,不逊于无锡的船菜。当然,佳肴以外,还有可餐的秀色。

这样回忆着,再又从初见老胡,说夜访白衣庵“没有啥不便”想起,一直到眼前的情景,觉得无一处不是证实了萧家骥的看法,因而好奇大起,渴望着看一看了尘是什么样子。

萧家骥反显得比他沉着,“胡先生,”他说,“只怕弄错了!阿巧姐不会在这里。”

“何以见得?”

“这里,哪是祝发修行的地方?”

胡雪岩正待答话,一眼瞥见玻璃窗外,一盏白纱灯笼冉冉而来,便住口不言,同时起身等候。门帘启处,先见小音,次见了尘——若非预知,不会相信所见的是个出家人。

她当然也不是纯俗家打扮,不曾“三绺梳头,两截穿衣”,发长齐肩,穿的是一件圆领长袍。说它是僧袍固然可以,但僧袍不会用那种闪闪生光的玄色软缎来做,更不会窄腰小袖,裁剪得那么得体。

看到脸上,更不像出家人,虽未敷粉,却曾施朱。她的皮肤本来就白,亦无须敷粉。特别是那双眼睛,初看是剪水双瞳,再看才知别蕴春情。

是这样的人物,便不宜过于持重拘谨,胡雪岩笑嘻嘻地双掌合十,打个问讯:“可是了尘师太?”

“我是了尘。施主尊姓?”

“我姓胡。这位姓萧。”

于是了尘一一行礼,请“施主”落座,她自己盘腿坐在木榻上相陪,动问来意。

“原是来见当家老师太的,听地保老胡说,宝庵其实是由了尘师太当家。有点小事打听,请我这位萧老弟说吧!”

萧家骥点点头,不谈来意却先问道:“听了尘师太的口音是震泽人?”

了尘脸上一红:“是的。”

“这三首诗,”萧家骥向她上方一指,“好得很!”

“也是三位施主,一时雅兴,疯言疯语的,无奈他何!”说着,了尘微微笑了,“萧施主在震泽住过?”

“是的。住过一年多,那时还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意思是现在都懂了?”

这样率直反问,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萧家骥自非弱者,不会艰于应付,从容自若地答道:“也还不十分懂,改日再来领教。今天有件事,要请了尘师太务必帮个忙。”

“言重!请吩咐,只怕帮不了什么忙。”

“只要肯帮忙,只是一句话的事。”萧家骥问道,“白衣庵今天可有一位堂客,是来求当家老师太收容的?这位堂客是闹家务一时想不开,或许她跟当家师太说过,为她瞒一瞒行迹。倘或如此,她就害了白衣庵了!”

了尘颜色一变,是受惊的神气,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终于点点头说:“有的。可就是这位胡施主的宝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