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家有喜事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48:02
A+ A- 关灯 听书

合同稿子是拟好了,但由于设立茧行需要呈请户部核准,方能开张,宓本常便以此为借口,主张等“部照”发下来,再签合同。胡雪岩与古应春哪里知道他心存叵测,只以为订合同只是一个形式,只要把收买新式缫丝厂这件事谈好了,款子随时可以动用,所以都同意了。 

在上海该办的事都办了,胡雪岩冒着溽暑,赶回杭州,原来胡三小姐的红鸾星动,有人做媒,由胡老太太作主,许配了“王善人”的独养儿子。

王善人本名王财生,与胡雪岩是多年的朋友,年纪轻的时候,都是杭州人戏称为“柜台猢狲”的商店伙计,所不同的是行业,王财生是一家大酱园的“学徒”出身。

当胡雪岩重遇王有龄,青云直上时,王财生仍旧在酱园里当伙计,但到洪杨平定以后,王财生摇身一变,以绅士姿态出现,有人说他之发财是由于“趁火打劫”,有人说他“掘藏”掘到了“长毛”所埋藏的一批金银珠宝。但不管他发财的原因是什么,他受胡雪岩的邀约,同办善后,扶伤救死,抚缉流亡,做了许多好事,博得个“善人”的美名,却是事实。杭州克复的第二年,王财生得了个儿子,都说他是行善的报应。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那年是同治四年乙丑,所以王财生的这个独子,小名阿牛,这年十九岁。王财生早就想跟胡雪岩结亲家,而胡雪岩因为阿牛资质愚鲁,真有其笨如牛之概,一直不肯答应,不道这年居然进学成了秀才,因而旧事重提,做媒的人说,阿牛天性淳厚,胡三小姐嫁了他一定不会吃亏,而况又是独子,定受翁姑的宠爱。至于家世,富虽远不敌胡雪岩,但有“善人”的名声弥补,亦可说是门当户对,所欠缺的只不过阿牛是个白丁,如今中了秀才,俗语说“秀才乃宰相之根苗”,前程远大,实在是良缘匹配的好亲事。

这番说词,言之成理,加以胡老太太认为阿牛是独子,胡三小姐嫁了过去,既无妯娌,就不会受气,因而作主许婚,只写信告诉胡雪岩有这回事,催他快回杭州,因为择定七月初七“传红”。

回到杭州,才知道王家迎娶的吉期也定下了,是十一月初五,为的是王善人的老娘,风烛残年,朝不保夕,急于想见孙媳妇进门,倘或去世,要三年之后才能办喜事,耽误得太久了。这番理由,光明正大,胡老太太深以为是,好在嫁妆是早就备好了的,只要再办一批时新的洋货来添妆就是了。

但办喜事的规模,却要等胡雪岩来商量,这件事要四个人来决定,便是胡雪岩与他的母、妻、妾——螺蛳太太。而这四个人都有一正一反的两种想法,除了胡雪岩以外,其余三人都觉得场面应该收束,但胡老太太最喜欢这个小孙女儿,怕委屈了她;胡太太则认为应该一视同仁,她的两个姐姐是啥场面,她也应该一样地风光;螺蛳太太则是为自己的女儿设想,因为开了一个例子在那里,将来自己的女儿出阁,排场也就阔不起来了。至于胡雪岩当然愈阔愈好,但市面不景气,怕惹了批评。因此谈了两天没有结果,最后是胡雪岩自己下了个结论:“场面总也要过得去,是大是小,相差也有限,好在还有四个月的工夫,到时候再看吧。”

“场面是摆给人家看的。”螺蛳太太接口说道,“嫁妆是自己实惠。三小姐的陪嫁,一定要风光,这样子,到时候场面就小一点,对外,说起来是市面不好,对内,三小姐也不会觉得委屈,就是男家也不会有话说。”

这番见解,真是面面俱到,胡老太太与胡太太,听了都很舒服,胡雪岩则认为唯有如此,就算排场不大,但嫁妆风光,也就不失面子了。

“罗四姐的话不错。嫁妆上不能委屈她。不过添妆也只有就现成的备办了。”

“那只有到上海去。”胡太太接着她婆婆的话说,同时看着罗四姐。

罗四姐很想自告奋勇,但一转念间,决定保持沉默,因为胡家人多嘴杂,即使尽力,必定也还有人在背后说闲话,甚至造谣言:三小姐不是她生的,她哪里舍得花钱替三小姐添妆。

胡雪岩原以为她会接口,看她不做声,便只好作决定了,“上海是你熟,你去一趟。”他说,“顺便也看看七姑奶奶。”

“为三小姐的喜事,我到上海去一趟,是千该万该的。不过,首饰这样东西,贵不一定好,我去当然挑贵的买,只怕买了来,花样款式不中三小姐的意。我看,”螺蛳太太笑一笑说,“我陪小姐到上海,请她自己到洋行、银楼里去挑。”

“不作兴的!”胡老太太用一口地道的杭州话说,“没有出门的姑娘儿,自己去挑嫁妆,传出去把人家笑都笑杀了。”

“就是你去吧!”胡雪岩重复一句。

螺蛳太太仍旧不作承诺,“不晓得三小姐有没有兴致去走一趟?”她自语似的说。

“不必了。”胡太太说,“三丫头喜欢怎么样的首饰,莫非你还不清楚?”

“她这副嫁妆,已经用了十几万银子了。现在添妆,最多再用五万银子。”胡雪岩说,“上海银根很紧,银根紧,东西一定便宜,五万银子起码好当七万用。”

到了上海,由古应春陪着,到德商别发洋行里一问,才知道胡雪岩的话适得其反。国内的出产,为了脱值求现,削价出售,固然不错,但舶来品却反而涨价了。

“古先生,”洋行的管事解释,“局势一天比一天紧,法国的宰相换过了,现在的这个叫茹斐理,手段很强硬,如果中国在越南那方面不肯让步,他决定跟中国开仗。自从外国报纸登了法国水师提督古拔到越南的消息以后,各洋行的货色,马上都上涨了一成到一成五,现在是有的东西连出价都买不到了。”

“这是为啥?”螺蛳太太发问。

“胡太太,战事一起,法国兵舰封住中国的海口,外国商船不能来,货色断档,那时候的价钱,老实说一句,要多少就是多少,只问有没有,不问贵不贵。所以现在卖一样少一样,大家拿好东西都收起来了。”

“怪不得!”螺蛳太太接着玻璃柜子中的首饰说,“这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我看上眼的。”

“胡太太的眼光当然不同。”那管事说道,“我们对老主顾,不敢得罪的。胡太太想置办哪些东西,我开保险箱,请胡太太挑。”

螺蛳太太知道,在中国的洋人,不分国籍,都是很团结的,他们亦有“同行公议”的规矩,这家如此,另一家亦复如此,“货比三家不吃亏”这句话用不上,倒不如自己用“大主顾”的身份来跟他谈谈条件。

“我老实跟你说,我是替我们家三小姐来办嫁妆,谈得拢,几万银子的生意,我都作成了你。不然,说老实话,上海滩上的大洋行,不是你别发一家。”

听说是几万银子的大生意,那管事不敢怠慢,“办三小姐的嫁妆,马虎不得。胡太太,你请里面坐!”他说,“如果胡太太开了单子,先交给我,我照单配齐了,送进来请你看。”

螺蛳太太是开好了一张单子的,但不肯泄漏底细,只说:“我没有单子。只要东西好,价钱克己,我就多买点。你先拿两副钻镯我看看。”

中外服饰好尚不同,对中国主顾来说,最珍贵的首饰,就是钻镯。那管事一听此话,心知嫁妆的话不假,这笔生意做下来,确有好几万银子,是难得的一笔大生意,便越发巴结了。将螺蛳太太与古应春请到他们大班专用的小客厅,还特为找了个会说中国话的外籍女店员招待,名叫艾敦,螺蛳太太便叫她“艾小姐”。

“艾小姐,你是哪里人?”

“我出生在爱丁堡。”艾敦一面调着奶茶,一面答说。

螺蛳太太不知道这个地名,古应春便即解释:“她是英国人。”

“喔!”螺蛳太太说道,“你们英国同我们中国一样的,都是老太后当权。”

艾敦虽会说中国话,也不过是日常用语,什么“老太后当权”,就跟螺蛳太太听到“爱丁堡”这个地名一样,瞠目不知所对。

这就少不得又要靠古应春来疏通了:“她是指你们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皇,就跟我们中国的慈禧太后一样。”

“喔,”艾敦颇为惊异,因为她也接待过许多中国的女顾客,除了北里娇娃以外,间或也有贵妇与淑女,但从没有一个人在谈话时会提到英国女皇。

因为如此,便大起好感,招待螺蛳太太用午茶,非常殷勤。接着,管事的捧来了三个长方盒子,一律黑色真皮,上烫金字,打开第一个盒子,蓝色鹅绒上,嵌着一双光芒四射的白金钻镯,镶嵌得非常精致。

仔细看去,盒子虽新,白金的颜色却似有异,“这是旧的?”她问。

“是的。这是拿破仑皇后心爱的首饰。”

“我不管什么皇后。”螺蛳太太说,“嫁妆总是新的好。”

“这两副都是新的。”

另外两副,一副全钻,一副镶了红蓝宝石,论贵重是全钻的那副,每一只有四粒黄豆大的钻石,用碎钻连接,拿在手里不动都会闪耀,但谈到华丽,却要算镶宝石的那副。

“什么价钱?”

“这副三万五,镶宝的这副三万二。”管事的说,“胡太太,我劝你买全钻的这副,虽然贵三千银子,其实比镶宝的划算。”

螺蛳太太委决不下,便即说道:“艾小姐,请你戴起来我看看。”

艾敦便一只手腕戴一样,平伸出来让她仔细鉴赏,螺蛳太太看了半天转眼问道:“七姐夫,你看呢?”

“好,当然是全钻的这副好,可惜太素净了。”

这看法跟螺蛳太太完全一样,顿时作了决定,“又是新娘子,又是老太太在,不宜太素净。”她向管事说道,“我东西是挑定了,现在要谈价钱,价钱谈不拢,挑也是白挑。我倒请问你,这副镯子是啥时候来的?”

“一年多了。”

“那么一年以前,你的标价是多少?”

“三万。”

“我不相信,你现在只涨了两千银子,一成都不到。”

“我说的是实话。”

管事的从天鹅绒衬底的夹层中,抽出来一张标签说:“古先生,请你看。”

标签上确是阿拉伯字的“三万”,螺蛳太太也识洋数码,她的心思很快,随即说道:“你刚才自己说过,买全钻的这副划算,可见得买这副不划算。必是当初就乱标的一个码子,大概自己都觉得良心上过不去,所以只涨了一成不到,是不是?”

“胡太太真厉害。”管事的苦笑道,“驳得我都没有话好说了。”

螺蛳太太一笑说:“大家驳来驳去,尽管是讲道理,到底也伤和气。这样,镯子我一定买你的,现在我们先看别的东西,镯子的价钱留到最后再谈,好不好?”

“是,是。”

于是看水晶盘碗、看香水、看各种奇巧摆饰,管事的为了想把那副镶宝钻镯卖个好价钱,在这些货色上的开价都格外公道。挑停当了,最后再谈镯价。

“这里一共是一万二。”螺蛳太太说道,“我们老爷交代,添妆不能超过四万银子,你看怎么样?”她紧接着又说,“不要讨价还价,成不成一句话。”

“胡太太,”管事的答说,“你这一记‘翻天印’下来,教我怎么招架?”

“做生意不能勉强。镯子价钱谈不拢,我只好另外去物色,这一万二是谈好了的,我先打票子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