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绝地求生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51:56
A+ A- 关灯 听书

螺蛳太太已经上床了,丫头红儿来报,中门上传话进来,说阜康的档手谢云青求见。

“这时候——”螺蛳太太的心蓦地里往下一落,莫非胡雪岩得了急病?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太太!”红儿催问,“是不是叫他明天早上来?”

“不,”螺蛳太太说,“问问他,有什么事?”

“只说上海有电报来。”

“到底什么事呢?去问他。”螺蛳太太转念,不是急事,不会此刻求见,既是急事,就不能耽误工夫,当即改口,“开中门,请谢先生进来。”她又加了一句,“不要惊动了老太太。”

红儿一走,别的丫头服伺螺蛳太太起床,穿着整齐,由丫头簇拥着下了楼。

她也学会了矫情镇物的工夫,心里着急,脚步却依旧稳重,走路时裙幅几乎不动——会看相的都说她的“走相”主贵,她本人亦颇矜持,所以怎么样也不肯乱了脚步。

那谢云青礼数一向周到,望见螺蛳太太的影子,老远就垂手肃立,眼观鼻、鼻观心地等候着,直到一阵香风飘来,闻出是螺蛳太太所用的外国香水,方始抬头作揖,口中说道:“这样子夜深来打扰,实在过意不去。”

“请坐。”螺蛳太太左右看了一下,向站在门口的丫头发话,“你们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客人来了,也不倒茶。”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我接得一个消息,很有关系,不敢不来告诉四太太。”

“喔,请坐了谈。”说着,她摆一摆手,自己先在上首坐了下来。

·

螺蛳太太心头一震,“没有弄错吧!”她问。

“不会弄错的。”谢云青又说,“电报上又说,宓本常人面不见,据说是到宁波去了。”

“那么,电报是哪个打来的呢?”

“古先生。”

古应春打来的电报,绝不会错,螺蛳太太表面镇静,心里乱得头绪都握不住,好一会儿才问:“大先生呢?”

“大先生想来是在路上。”

“怎么会有这种事?”螺蛳太太自语似的说,“宓本常这样子能干的人,怎么会撑不住,弄成这种局面?”

谢云青无以为答,只搓着手说:“事情很麻烦,想都想不到的。”

螺蛳太太蓦地打了个寒噤,力持平静地问:“北京不晓得怎么样?”

“天津当然也有消息了,北京要晚一天才晓得。”谢云青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明天这个关,只怕很难过。”

螺蛳太太陡觉双肩有股无可比拟的巨大压力,何止千斤之重?她想摆脱这股压力,但却不敢,因为这副无形中的千斤重担,如果她挑不起来,会伤及全家,而要想挑起来,且不说力有未逮,只一动念,便已气馁,可是紧接着便是伤及全家,特别是伤及胡雪岩的信誉,因而只有咬紧牙关,全力撑持着。

“大先生在路上。”她说,“老太太不敢惊动,另外一位太太是拿不出主意的,谢先生,你有什么好主意?”

谢云青原是来讨主意的,听得这话,只有苦笑。他倒是有个主意,却不敢说出来,沉默了一会,依旧是螺蛳太太开口。

“谢先生,照你看,明天一定会挤兑?”

“是的。”

“大概要多少银子才能应付?”

“这很难说。”谢云青说,“阜康开出去的票子,光是我这里就有一百四十多万,存款就更加多了。”

“那么钱庄里现银有多少呢?”

“四十万上下。”

螺蛳太太考虑又考虑之后说:“有四十万现银,我想撑一两天总撑得住,那时候大先生已经回来了。”

谢云青心想,照此光景,就胡雪岩回来了,也不见得有办法,否则上海的阜康何至于“上排门”,不过这话不便直说,他只问道:“万一撑不住呢?”

这话如能答得圆满,根本就不必谢云青夤夜求见女东家,“谢先生,”螺蛳太太反问道,“你说,万一撑不住会怎么样?”

“会出事,会伤人。”谢云青说,“譬如说,早来的、手长的,先把现银提走了,后来的一落空,四太太你倒设身处地想一想,心里火不火?”

这是个不必回答的疑问,螺蛳太太只说:“请你说下去。”

“做事情最怕犯众怒,一犯众怒,官府都弹压不住,钱庄打得粉碎不说,只怕还会到府上来吵,吵成什么样子,就难说了。”

螺蛳太太悚然而惊,勉强定一定心,从头细想了一遍说:“犯众怒是因为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不公平了!索性大家都没有,倒也是一种公平。谢先生,你想呢?”

“四太太,”谢云青平静地说,“你想通了。”

“好!”螺蛳太太觉得这副千斤重担,眼前算是挑得起来了,“明天不开门,不过要对客户有个交代。”

“当然,只说暂时歇业,请客户不必惊慌。”

“意思是这个意思,话总要说得婉转。”

“我明白。”谢云青又说,“听说四太太同德藩台的内眷常有往来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德藩台是指浙江藩司德馨,字晓峰,此人在旗,与胡雪岩的交情很深,所以两家内眷,常有往还。螺蛳太太跟德馨的一个宠妾且是“拜把子”的姐妹。

“不错。”螺蛳太太问,“怎么样?”

“明天一早,请四太太到藩台衙门去一趟,最好能见着德藩台,当面托一托他,有官府出面来维持,就比较容易过关了。”

“好的,我去。”螺蛳太太问,“还有什么应该想到,马上要做的?”

一直萦绕在螺蛳太太心头的一个难题是:这样一个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大变化,要不要跟大太太说?

胡家中门以内是“一国三公”的局面,凡事名义上是老太太主持,好比慈禧太后的“垂帘听政”,大太太仿佛恭亲王,螺蛳太太就像前两年去世的沈桂芬。曾经有个姓吴的翰林,写过一首诗,题目叫做“小姑叹”,将由山西巡抚内调入军机的沈桂芬,比作归宁的小姑,深得母欢,以致当家的媳妇,大权旁落,一切家务都由小姑秉承母命而行。如果说天下是满洲人的天下,作为满洲人的沈桂芬,确似归宁或者居孀的姑奶奶,越俎代庖在娘家主持家务。胡家的情形最相像的一点是,老太太喜欢螺蛳太太,就像慈禧太后宠信沈桂芬那样,每天“上朝”——一早在胡老太太那里商量这天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办,通常都是螺蛳太太先提出来,胡老太太认可,或者胡老太太问到,螺蛳太太提出意见来商量,往往言听计从,决定之后才由胡老太太看着大太太问一句:“你看呢?”有时甚至连这句话都不问。

但是,真正为难的事是不问胡老太太的,尤其是坏消息,更要瞒住。螺蛳太太的做法是,能作主就作主了,不能作主问胡雪岩。倘或胡雪岩不在而必要作主,这件事又多少有责任,或许会受埋怨时,螺蛳太太就会跟大太太去商量,这样做并不是希望大太太会有什么好办法拿出来,而是要她分担责任。

不过这晚上谢云青来谈的这件事是太大了,情形也太坏了,胡老太太如果知道了,会受惊吓,即令是大太太,只怕也会急出病来。但如不告诉她,自己单独作了决定,这个责任实在担不起,告诉她呢,不能不考虑后果——谢云青说得不错,如今要把局势稳住,自己先不能乱,外面谣言满天飞都还不要紧,倘由胡家的人说一句撑不下去的话,那就一败涂地,无药可救了。

“太太!”

螺蛳太太微微一惊,抬眼看去,是大丫头阿云站在门口,她如今代替了瑞香的地位,成为螺蛳太太最信任的心腹,此时穿一件玫瑰紫软缎小套夹,揉一揉惺忪的倦眼,顿时面露惊讶之色。

“太太没有睡过?”

“嗯!”螺蛳太太说,“倒杯茶我喝。”

阿云去倒了茶,一面递,一面说:“红儿告诉我,谢先生半夜里来见太太——”

“不要多问。”螺蛳太太略有些不耐烦地挥着手。

就这时更锣又响,晨钟亦动,阿云回头望了一眼,失惊地说:“五点钟了,太太再不睡,天就要亮了。今天‘大冰太太’来吃第十三只鸡,老太太特为关照,要太太也陪,再不睡一会,精神怎么够?”

杭州的官宦人家称媒人为“大冰老爷”,女媒便是“大冰太太”,作媒叫做“吃十三只半鸡“,因为按照六礼的程序,自议婚到嫁娶,媒人往还于乾坤两宅,须十三趟之多,每来应以盛馔相飨,至少也要杀鸡款待,而笑媒人贪嘴,花轿出发以前,还要来扰一顿,不过匆匆忙忙只来得及吃半只鸡,因而谓之为“吃十三只半鸡”。这天是胡三小姐的媒人,来谈最后的细节,下一趟来便是十一月初五花轿到门之前吃半只鸡的时候了。

螺蛳太太没有接她的话,只叹口气说:“三小姐也命苦。”紧接着又说,“你到梦香楼去看看,那边太太醒了没有?如果醒了,说我要去看她。”

“此刻?”

“当然是此刻。”螺蛳太太有些发怒,“你今天早上怎么了?话都听不清楚!”

阿云不敢做声,悄悄地走了,大太太住的梦香楼很有一段路,所以直到螺蛳太太喝完一杯热茶,阿云方始回来,后面跟着大太太的心腹丫头阿兰。

“梦香楼太太正好醒了,叫我到床前问:啥事情?我说:不清楚。她问:是不是急事?我说:这时候要谈,想来是急事。她就叫阿兰跟了我来问太太。”

螺蛳太太虽知大太太的性情一向迟缓,但又何至于到此还分不出轻重,只好叹口气将阿兰唤了进来说:“你回去跟太太说,一定要当面谈,我马上去看她。”

一起到了梦香楼,大太太已经起床,正在吸一天五次第一次水烟。“你倒真早!”她说,“而且打扮好了。”

“我一夜没有睡。”

大太太将已燃着的纸煤吹熄,抬眼问道:“为啥?”

螺蛳太太不即回答,回头看了看说:“阿兰,你们都下楼去,不叫不要上来。”

阿兰愣了一下,将在屋子里收拾床铺里衣服的三个丫头都带了出去,顺手关上房门。

螺蛳太太却直到楼梯上没有声响了,方始开口:“谢云青半夜里上门要看我。他收到上海的电报,阜康‘上排门了’。”

大太太一时没有听懂,心想上排门打烊,不见得要打电报来,念头尚未转完,蓦地省悟,“你说阜康倒了?”她问。

“下半天的事,现在宓本常人面不见。”

“老爷呢?”

“在路上。”

“那一定是没有倒以前走的。有他在,不会倒。”大太太说了这一句,重又吹燃纸煤,“呼噜噜、呼噜噜”地,水烟吸个不停。

螺蛳太太心里奇怪,想不到她真沉得住气,看起来倒是应该跟她讨主意了,“太太,”她问,“谢云青来问,明天要不要卸排门?”说到这里,她停下来等候大太太的反应。

有“上排门”这句话在先,“卸排门”当然就是开门做生意的意思,大太太反问一句:“是不是怕一卸排门就上不上了?”

“当然。”

“那么你看呢?”

“我看与其让人家逼倒,还不如自己倒。不是,不是!”螺蛳太太急忙更正,“暂停营业,等老爷回来再说。”

“也只好这样子。老爷不晓得啥辰光到?”

“算起来明天下半天总可以到了。”

“到底是明天,还是今天?”

“喔,我说错了,应该是今天。”

“今天!”大太太惋惜地说,“就差今天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