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夜访藩司 · 2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53:29
A+ A- 关灯 听书

“这才是。”螺蛳太太关照,“千万不要忘记谢谢莲珠。”

“我晓得。”

“还有,你每一趟外路回来去看德藩台,从来没有空手的,这回最好也不要破例。”

这下提醒胡雪岩,“我的行李在哪里?”他说,“其中有一只外国货的皮箱,里头新鲜花样很多。”

“等我来问阿云。”

原来胡雪岩每次远行,都是螺蛳太太为他收拾行李,同样地,胡雪岩一回来,行李箱亦照例卸在她这里,所以要问阿云。

“有的。等我去提了来。”

那只皮箱甚重,是两个丫头抬上来的,箱子上装了暗锁,要对准号码,才能打开,急切间,胡雪岩想不起什么号码,怎么转也转不开,又烦又急,弄得满头大汗。

“等我来!”螺蛳太太顺手捡起一把大剪刀,朝锁具的缝隙中插了下去,然后交代阿云,“你用力往后扳。”

阿云是大脚,用脚抵住了皮箱,双手用足了劲往后一扳,锁是被撬开了,却以用力过度,仰天摔了一跤。

“对!”胡雪岩若有所悟地自语,“快刀斩乱麻!”

一面说,一面将皮纸包着的大包小包取了出来,堆在桌上,皮箱下面铺平了的,是舶来品的衣料。

“这个是预备送德晓峰的。”胡雪岩将一个小纸包递给螺蛳太太,又加了一句,“小心打碎。”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打开来一看,是个乾隆年间烧料的鼻烟壶,配上祖母绿的盖子,螺蛳太太这几年见识得多,知道名贵,“不过,”她说,“一样好像太少了。”

“那就再配一只表。”

这只表用极讲究的皮箱子盛着,打开来一看,上面是一张写着洋文的羊皮纸,揭开来,是块毫不起眼的银表。

“这只表——”

“这只表,你不要看不起它,来头很大,是法国皇帝拿破仑用过的,我是当古董买回来的。这张羊皮纸是‘保单’,只要还得出‘报门’,不是拿破仑用过,包退还洋,另加罚金。”

“好!送莲珠的呢?”

“只有一个金黄蔻盒子。如果嫌轻,再加两件衣料。”

从箱子下面取出几块平铺着的衣料出来,螺蛳太太忽生感慨,从嫁到胡家,什么绫罗绸缎,在她跟毛蓝布等量齐观,但一摸到西洋的衣料,感觉大不相同。

这种感觉形容不出。她见过的最好的衣料是“贡缎”,这种缎子又分“御用”与“上用”两种,“御用”的贡缎,后妃所用,亦用来赏赐王公大臣,皇帝所用,才专称为“上用”。但民间讲究的人,当然亦是世家巨族,用的亦是“上用”的缎子,只是颜色避免用“明黄”以及较“明黄”为暗的“香色”,“明黄”只有皇帝、太上皇帝能用,“香色”则是皇子专用的颜色,除此以外,百无禁忌,但争奇斗妍,可以比“上用”的缎子更讲究,譬如上午所着与晚间所着,看似同样花样的缎袍,而暗花已有区分,上午的花含苞待放,下午的花已盛开。这些讲究,已是“不是三世做官,不知道穿衣吃饭”的人家所矜重,但是,比起舶来品的好衣料来,不免令人兴起绚烂不如平淡之感。

螺蛳太太所捡出来的两件衣料,都是单色,一件藏青、一件玄色,这种衣料名叫“哔叽”,刚刚行销到中国,名贵异常,但她就有四套哔叽袄,穿过了才知道它的好处。

这种在洋行发售,内地官宦人家少见,就是上海商场中,也只有讲时髦的阔客才用来作袍料的“哔叽”,在胡家无足为奇,胡雪岩爱纤足,姬妾在平时不着裙子,春秋佳日用“哔叽”裁制夹袄夹裤,稳重挺括,颜色素雅,自然高贵。她常说:“做人就要像哔叽一样,禁得起折磨,到哪里都显得有分量。”此时此地此人,想到自己常说的话,不由得凄然泪下。

幸好胡雪岩没有注意,她背着灯取手绢擤鼻子,顺便擦一擦眼睛,将捡齐了的礼物,关照阿云用锦袱包了起来,然后亲自送胡雪岩到花园的西侧门。

这道门平时关闭,只有胡雪岩入夜“微行”时才开。坐的当然也不是绿呢大轿,更没有前呼后拥的“亲兵”,只由两个贴身小跟班,前后各擎一盏灯笼,照着小轿直到藩司衙门,由于预先已有通知,德馨派了人在那里等候,胡雪岩下了轿,一直就到签押房。

“深夜过来打搅晓翁,实在不安。”胡雪岩话是这么说,态度还是跟平时一样,潇洒自如,毫不显得窘迫。

“来!来!躺下来。”刚起身来迎的德馨,自己先躺了下去,接过丫头递过来的烟枪,一口气抽完,但却用手势指挥,如何招待客人。

他指挥丫头,先替胡雪岩卸去马褂,等他侧身躺下来,丫头便将他的双腿抬到拦脚凳上,脱去双梁鞋,然后取一床俄国毯子盖在腿上,掖得严严的,温暖无比。

“雪岩,”德馨说道,“我到今天才真佩服你!”

没头没脑的这一句话,说得胡雪岩唯有苦笑,“晓翁,”他说,“你不要挖苦我了。”

“不是我挖苦你。”德馨说道,“从前听人说,孟尝君门下食客三千,鸡鸣狗盗,到了紧要关头,都会大显神通。你手下有个周少棠,你就跟孟尝君一样了。”

周少棠大出风头这件事,他只听谢云青略为提到,不知其详,如今听德馨如此夸奖,不由得大感兴趣,便问一句:“何以见得?”好让德馨讲下去。

. ?

接着德馨眉飞色舞地将周少棠玩弄黄八麻子于股掌之上的情形,细细形容了一遍,胡雪岩默默地听着,心里在想,这周少棠以后有什么地方用得着他。

“雪岩,”德馨又说,“周少棠给你帮的忙,实在不小。把挤兑的那班人哄得各自回家,犹在其次,要紧的是,把你帮了乡下养蚕人家的大忙,大大吹嘘了一番。这一点很有用,而且功效已显出来了,今儿下午刘仲帅约我去谈你的事,他就提到你为了跟英国人斗法,以至于被挤,说应该想法子维持。”

刘仲帅是指浙江巡抚刘秉璋,他跟李鸿章虽非如何融洽,但总是淮军一系,能有此表示,自然值得珍视,所以胡雪岩不免有兴奋的语气。

“刘仲帅亦能体谅,盛情实在可感。”

“你先别高兴,他还有话:能维持才维持,不能维持趁早处置,总以确保官款为第一要义。雪岩,”德馨在枕上转脸看着胡雪岩说,“雪岩,你得给我一句话。”

这句话自然是要胡雪岩提供保证,决不至于让他无法交代,胡雪岩想了一下说:“晓翁,我们相交不是一天,你看我是对不起人的人吗?”

“这一层,你用不着表白。不过,雪岩,你的事业太大了,或许有些地方你自己都不甚了了。譬如,你如果对你自己的虚实一清二楚的话,上海的阜康何至于等你一走,马上就撑不住了?”

这番话说得胡雪岩哑口无言,以他的口才,可以辩解,但他不想那样做,因为他觉得那样就是不诚。

“雪岩,你亦不必难过。事已如此,只有挺直腰杆来对付。”德馨紧接着说,“我此刻只要你一句话。”

“请吩咐。”

“你心里的想法,先要告诉我。不必多,只要一句话好了。”

这话别具意味,胡雪岩揣摩了半天,方始敢于确定,“晓翁,”他说,“如果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一定先同晓翁讨主意。”这话的意思是一定会维护德馨的利益,不管是公是私。

“好!咱们一言为定。现在,雪岩,你说吧,我能替你帮什么忙?”

“不止于帮忙,”胡雪岩说,“我现在要请晓翁拿我的事,当自己的事办。”

这话分量也很重,德馨想了一下说:“这不在话下。不过,自己的事,不能不知道吧?”

“是。我跟晓翁说一句:只要不出意外,一定可以过关。”

“雪岩,你的所谓意外是什么?”

“凡是我抓不住的,都会出意外。”胡雪岩说,“第一个是李合肥。”说到这里,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原以为左大人到了两江是件好事,哪晓得反而坏了。”

“喔,这一层,你倒不妨谈谈。”

谈起来很复杂,也很简单,左宗棠一到两江,便与李鸿章在上海的势力发生冲突。如果左宗棠仍有当年一往无前、笼罩各方的魄力,加上胡雪岩的精打细算,则两江总督管两江,名正言顺,李鸿章一定会落下风。无奈左宗棠老境颓唐,加以在两江素无基础,更糟糕的是对法交涉,态度软硬,大相径庭,而李鸿章为了贯彻他的政策,视左宗棠为遇事掣肘、非拔除不可的眼中钉,而又以翦除左宗棠的羽党为主要手段,这一来便将胡雪岩看作保护左宗棠的盾牌,集矢其上了。

“我明白了。”德馨说道,“怨家宜解不宜结,李合肥那方面要设法去打个照呼。这一层,我可以托刘仲帅。”

“这就重重拜托了。”胡雪岩问,“刘仲帅那里,我是不是应该去见一见?”

“等我明天‘上院’见了他再说。”德馨又说,“你倒想一想,李合肥如果要跟你过不去,会用什么手段?”

“别的我都不在乎,”胡雪岩说,“最怕他来提北洋属下各衙门的官款,提不到可以封我的典当,那一来就要逼倒我了。”

“封典当,影响平民生计,果然如此,我可以说话。”

“正要晓翁仗义执言。不过后说不如先说,尤其要早说。”

“好!我明天就跟刘仲帅去谈。”

“能不能请刘仲帅出面,打几个电报出去,就说阜康根基稳固,请各处勿为谣言所惑,官款暂且不提,免得逼倒了阜康。”

“说当然可以说。不过,刘仲帅一定会问,是不是能保证将来各处的官款,分文不少?”德馨又加一句,“如果没有这一层保证,刘仲帅不肯发这样子的电报。”

胡雪岩默然半晌,方始答说:“如果我有这样的把握,也就根本不必请刘仲帅发电报了。”

这下是德馨默然。一直等将烟瘾过足,方又开口:“雪岩,至少本省大小衙门存在阜康的官款,我有把握,在一个月之内不会提。”

“只要一个月之内,官款不动,就不要紧了。”胡雪岩说,“我在天津的丝,可以找到户头,一脱手,头寸马上就松了。”

“上海呢?”德馨问道,“你在上海不也有许多丝囤在那里吗?”

“上海的不能动!洋人本来就在杀我的价钱,现在看我急须周转,更看得我的丝不值钱。晓翁,钱财身外之物,我不肯输这口气,尤其是输给洋人,更加不服。”

“唉!”德馨叹口气,“大家都要像你这样子争气,中国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