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壮士断腕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55:49
A+ A- 关灯 听书

半夜里叩中门,送进来一封信,说是藩台衙门的专差送来的,螺蛳太太将胡雪岩唤醒了,拿一盏水晶玻璃罩的“洋灯”,让他看信。

看不到几行,胡雪岩将信搁下,开口说道:“我要起来。”

于是螺蛳太太叫起丫头,点起灯火,拨旺炭盆,服侍胡雪岩起身,他将德馨的信置在桌上细看,一张八行笺以外,另有一个抄件,字迹较小,需要戴老花眼镜,才看得清楚。

>这跟胡雪岩无关。

>

接下来再看德馨的亲笔信,只有短短的两行:“事已通天,恐尚有严旨,请速为之计。容面谈。”

“你看!”胡雪岩将信递了给螺蛳太太,“话没有说清楚,‘容面谈’是他来,还是要我去?”

“等我来问问看。”螺蛳太太将递信进来的丫头,由镜槛阁调过来的巧珠唤了来,关照她到中门上传话,赶紧到门房去问,藩司衙门来的专差,是否还在?如果已经走了,留下什么话没有?

这得好一阵工夫才会有回话,胡雪岩有点沉不住气了,起身蹀躞,喃喃自语:“严旨,严旨!是革职还是抄家?”

螺蛳太太一听吓坏了,但不敢现诸形色,只将一件大毛皮袍、一件贡缎马褂堆在椅子上,因为不管是德馨来,还是胡雪岩去,都要换衣服,所以早早预备在那里。

“‘速为之计’,怎么‘计’法?”胡雪岩突然住足,“我看我应该到上海去一趟。”

“至少我要把转运局的公事,弄清楚了,作个交代,不要牵涉到左大人,我就太对不起人了。”

“光是为这件事,托七姐夫就可以了。”

“不!还有宓本常,我要当面同他碰个头,看看他把上海的账目清理得怎么样了。”

商议未定之际,只见巧珠急急来报,德馨已经微服来访,胡雪岩急忙换了衣服,未及下楼,已有四名丫头,持着宫灯,前引后拥地将德馨迎上楼来。胡雪岩在楼梯口迎着,作了一个揖,口中不安地说:“这样深夜,亲自劳步,真正叫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自己弟兄,不必谈这些。”德馨进了门,还未坐定,便即说道,“文中堂怕顶不住了。”

“文中堂”便是文煜,现任协办大学士刑部尚书,所以称之为“中堂”。他是八旗中有名的殷实大户,发财是在福州将军任上。海内冲要重镇,都有驻防的将军,位尊而权不重,亦谈不到什么入息,只有福州将军例外,因为兼管闽海关,五口通商以后,福州亦是洋商贸易的要地,税收激增,所以成了肥缺。文煜因为是恭王的亲戚,靠山甚硬,在这个肥缺上盘踞了九年之久,及至内调进京,又几次派充崇文门监督,这也是一个日进斗金的阔差,数十年宦囊所积,不下千万之多。在阜康,他是第一个大存户,一方面是利害相共,休戚相关,一方面他跟胡雪岩的交情很厚,所以从阜康出事以后,他一直在暗中支持,现在为邓承修一纸“片奏”所参,纸包不住火,自顾不暇,当然不能再替胡雪岩去“顶”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雪岩,”德馨又问,“文中堂真的有那么多款子,存在你那里?”

“没有那么多。”胡雪岩答说,“细数我不清楚,大概四五十万是有的。”

“这也不少了。”

“晓翁,”心乱如麻的胡雪岩,终于找到一句要紧话,“你看,顺天府据实奏报以后,朝廷会怎么办?”

“照定制来说,朝廷应不会听片面之词,一定是要文中堂明白回奏。”

“文中堂怎么回奏呢?”

“那就不知道了。”德馨答说,“总不会承认自己的钱来路不明吧?”

“他历充优差,省吃俭用,利上滚利,积成这么一个数目,似乎也不算多。”

“好家伙,你真是‘财神’的口吻,光是钱庄存款就有四五十万,还不算多吗?”

胡雪岩无词以对,只是在想:文煜究竟会得到怎么一种处分?

“文中堂这回怕要倒霉。”德馨说道,“现在清流的气焰正盛,朝廷为了尊重言路,只怕要拿文中堂来开刀。”

胡雪岩一惊,“怎么?”他急急问道,“会治他的罪?”

“治罪是不会的。只怕要罚他。”

“怎么罚?罚款?”

“当然。现在正在用兵,军需孔急,作兴会罚他报效饷银。数目多寡就不知道了。”德馨语重心长地警告,“雪岩,我所说的早为之计,第一步就是要把这笔款子预备好。”

“哪笔款子?”胡雪岩茫然地问。

“文中堂的罚款啊!只要上谕一下来,罚银多少,自然是在他的存款中提的。到那时你就变成欠官银子,而且是奉特旨所提的官款,急如星火,想拖一拖都不成。”

“喔!”胡雪岩心想,要还的公私款项,不下数千万,又何在乎这一笔?但德馨的好意总是可感的,因而答说,“晓翁关爱,我很感激,这笔款子我这回一到上海,首先把它预备好,上谕一到,当即呈缴。”

“这才是。”德馨问道,“你预备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来不及,后天走。”

“哪天回来?”

“看事情顺手不顺手。我还想到江宁去一趟,看左大人能不能帮我什么忙。”

“你早就该去了。”德馨紧接着说,“你早点动身吧!这里反正封典当这件事正在进行,公款也好,私款也好,大家都要看封典当清算的结果,一时不会来催。你正好趁这空档,赶紧拿丝茧脱手,‘讲倒账’就比较容易。”

“讲倒账”便是打折扣来清偿。任何生意失败,都是如此料理,但讲倒账以前,先要准备好现款,胡雪岩一直在等待情势比较缓和,存货就比较能卖得较好的价钱,“讲倒账”的折扣亦可提高。但照目前的情势看,越逼越紧,封典当以后,继以文煜这一案,接下来可能会有革职的处分,那时候的身份,一落千丈,处事更加困难,真如德馨所说的,“亟应早为之计”。

因此,等德馨一走,胡雪岩跟螺蛳太太重作计议,“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说,“有句话叫做‘壮士断腕’,我只有斩掉一条膀子,人虽残废,性命可保。你看呢?”

“都随你!”螺蛳太太噙着眼泪说,“只要你斩膀子,不叫我来动手。”

“虽不叫你来动手,只怕要你在我的刀上加一把劲,不然斩不下来。这一点,你一定要答应我。”

螺蛳太太一面流泪,一面点头,然后问道:“这回你到上海,预备怎么办?”

“我托应春把丝茧全部出清,款子存在汇丰银行,作为讲倒账的准备金。再要到江宁去一趟,请左大人替我说说话,官款即全不能打折扣,也不要追得那么紧,到底我也还有赚钱的事业,慢慢儿赚了来还,一下子都逼倒了,对公家也没有什么好处。”

“怎么?”螺蛳太太忽有意会,定神想了一下说,“你是说,譬如典当,照常开门,到年底下结账,赚了钱,拿来拉还公账,等还清了,二十几家典当还是我们的?”

胡雪岩失笑了,“你真是一只手如意、一只手算盘,天下世界哪里有这么好的事?”他说,“所谓‘慢慢儿赚了来还’,意思是赚钱的事业,先照常维持,然后再来估价抵还公款。”

“这有啥分别呢?迟早一场空。”螺蛳太太大失所望,声音非常凄凉。

“虽然迟早一场空,还是有分别的。譬如说,这家典当的架本是二十万两,典当照常营业,当头有人来赎,可以照二十万两算,倘或关门不做生意了,当头只好照流当价来估价,三文不值两文,绝不能算二十万两,不足之数,仍旧要我们来赔,这当中出入很大。这样子一说,你明白了吧?”

“明白是明白。不过,”螺蛳太太问道,“能不能留下一点来?”

“那要看将来。至少也要等我上海回来才晓得,现在言之过早。”

螺蛳太太前前后后想了一遍,问出一番极紧要的话来:“从十月底到今天,二十天的工夫,虽然天翻地覆,总当作一时的风波,除了老太太搬到城外去住以外,别的排场、应酬,不过规模小了点,根本上是没有变。照你现在的打算,这家人是非拆散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