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遣散姬妾 · 2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58:22
A+ A- 关灯 听书

看到这里,胡雪岩笑出声来,螺蛳太太与朱姨太围了拢来,听他讲了那段文章,螺蛳太太问道:“什么叫‘重裘’?是不是皮袍子?”

“就算不是皮袍子,至少也是夹袄。假山洞里比较凉快是有的,何至于六七月里要穿夹袄。我来看看是哪个胡说八道?”

仔细一看,这篇文章有个总题目,叫做《南亭笔记》,作者为李伯元。又有一段说:

>

看到这里,胡雪岩复又大笑,“你们看,这个李伯元,说我一把胡子。”接着将那段笔记,连念带讲地告诉了她们。

“而且前言不搭后语。”朱姨太是医生的女儿,略通文墨,指出李伯元的矛盾,“一会‘拈须微笑’,一会‘轩髯大笑’,造谣言造得自己都忘其所以了。”

“不错。”胡雪岩说,“不过后面这一段倒有意思,好像晓得有今天这样的收场结果似的。”

“喔,”螺蛳太太问,“他怎么说?”

>

“这个人眼孔也太小了。”朱姨太说,“两万多银子,就好算巨富了?”

胡雪岩不做声,螺蛳太太问道:“你说,要多少才好算巨富?”

朱姨太将自己的话回味了一下,才发觉自己的无心之言,已经引起螺蛳太太的猜疑了,想了一下答说:“我是笑他这个姓李的眼孔比我还小,他把两万多银子看得大得不得了,我有两万多银子,情愿不要。”

这是指她的那笔阜康存款而言,再一次表示放弃。当然,她不妨说漂亮话,而胡雪岩认为不须认真分辨,只要照自己的办法去做就是。螺蛳太太更觉不便多说什么,不过朱姨太不想多争财货的本心,却已皎然如见,因而对她又添了几分好感。

这时厅上已经静了下来,只是螺蛳太太与胡太太,照预定的计划,还有遣散男女佣仆的事要安排,所以仍是朱姨太太陪着胡雪岩闲坐。

“我们进去吧!”胡雪岩说,“这里太冷。”

“园子门还不能开,老爷再坐一息。我去叫人再端一个火盆来。”

一去去了好半天,没有人来理胡雪岩,想喝杯茶,茶是冷的,想找本书看,翻遍抽屉,只有一本黄历,不由得想起一句俗语:“年三十看黄历,好日子过完了。”

朱姨太终于回来了。原来当十一房姨太太,奉召至二厅时,由老何妈与阿云,随即将多处房门上锁,丫头、使女都被集中到了下房待命。

朱姨太的一个大丫头春香也在其中,她先找到春香,由春香四处去寻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篮木炭,这一下耽误的工夫便大了。

火盆上续了火炭,坐上铜铫子烧开了水,胡雪岩才能有热茶,身上也不冷了,但腹中咕噜噜一阵响,便即问道:“在哪儿吃饭?”

“只好在这里。”朱姨太关照春香,“你到小厨房去交代,老爷的饭开到这里来。”

“我去交代没有用。”春香答说,“有规矩的,小厨房要螺蛳太太的人才算数。”

“那你去找阿云。”

春香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回来复命:“小厨房我同阿云一起去的。刘妈说,小厨房今天不开伙,也不晓得老爷已经回来了,没有预备。不过,她没有事做,把明天要吃的腊八粥倒烧好了,问老爷要不要吃?”

“为啥今天小厨房不开伙?”胡雪岩问。

“这当然是螺蛳太太交代的。”朱姨太答说。

胡雪岩会意了,这也是螺蛳太太迫不得已的下策,伙食断绝,大家自然非即时离去不可。胡雪岩大不以为然,摇摇头说:“这也太过分了。出去的人说一句:我是饥了肚子出胡家大门的!你们想,这话难听不难听?”

“没法子的事。老爷也不要怪螺蛳太太。”

“我不怪她,我只怪我自己,我应该想到的。”

朱姨太不再做声,等刘妈带着人来开饭,居然还能摆出四盘四碗来,不过都是现成材料凑付,而且还有一个火锅,当然是什锦火锅。

世家大族一年到头,不断有应时的食品,而况胡家已是钟鸣鼎食之家,兼以胡老太太信佛,所以每年这顿腊八粥,非常讲究,共分上中下三等,中下两等,为执事人等及下人所用,由大厨房预备,上等的由小厨房特制,除了“上头人”以外,只有宾客与少数“大伙”才能享用。这腊八粥的讲究,除了甜的有松仁、莲子、桂圆、红枣等等干果,咸的有香菌、笋干等等珍品以外,另外还加上益中补气的药材。今日之下,艳姬散落如云,满目败落的景象,只有这两种腊八粥,依然如昔,这便又引起了胡雪岩的感慨,但也是一种安慰,因而很高兴地说:“甜的、咸的我都要。”

“先吃咸的,后吃甜的。”朱姨太说,“先吃了甜的,再吃咸的就没有味道了。”

“对!”胡雪岩说,“要后头甜。”

等盛了粥来,刚扶起筷子,忽然想起一件事,立即将筷子又放了下来。

“怎么?”

“老太太那里送去了没有?”

“这,倒还不知道。”朱姨太急忙喊道,“刘妈、刘妈!”

在外待命的刘妈,应声而进,等朱姨太一问,刘妈愣住了,“螺蛳太太没有交代。”她嗫嚅着说。

胡雪岩从阜康出事以来,一直没有发过怒,这时却忍不住了,蓦地将桌子一拍,“没有交代,你就不管了!”他咆哮着,“你们就不想想,老太太平时待你们多少好!她不在家,你们就连想都想不到她了,忘恩负义,简直不是人!”

一屋的人,都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朱姨太见机立即跪了下来,她一跪,其余的人自然也都矮了半截。

“老爷不要生气。今天是初七——”

“今天初七,明天不是腊八,你以为可以耽误到啥辰光?”

朱姨太无缘无故挨了骂,自然觉得委屈,但不敢申辩,更不敢哭,只要言不烦地说:“马上就送上山去,我亲自送。”

有了这句话,胡雪岩方始解怒,但却忍不住伤心,回想往事,哪一回不是腊月初七先试煮一回,请胡老太太尝过认可,方始正式开煮?如今连她人在何处,都没有人关心了!他这做儿子的,怎不心如刀绞?

其时螺蛳太太已经得报,说“老爷为了没有替老太太送腊八粥去,大发雷霆。”自知疏忽,急急赶了来料理。

事实上等她赶到,风波已经过去,但胡雪岩心里气尚未消,是她所想象得到的。好在刘妈平日受她的好处很多,不妨委屈委屈她,来消胡雪岩的余怒。

因此,她一到便摆脸色给刘妈看,“今天腊月初七,不是吃腊八粥的日子,”她问,“你把腊八粥端出来作啥?”

“我是问阿兰,腊八粥烧好了,老爷要不要尝一碗。”刘妈嗫嚅着说,“不是我自己要端出来的。”

“你还要嘴强!”螺蛳太太大喝一声,“你烧好了,自然要吃,不吃莫非倒掉。哪年的腊八粥,都是晚上一交子时才下锅,你为啥老早烧出来?”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我是因为今天不开伙——”

“哪个跟你讲今天不开伙?”螺蛳太太抢着责问,“不开伙,难道老爷就不吃饭了?我怎么关照你的,我说今天有事,乱糟糟的,老爷只怕不能安心吃饭,迟一点再开,几时说过今天不开伙?”

声音越来越高,仿佛动了真气似的,刘妈不敢做声。胡雪岩倒有点过意不去,正想开口解劝时,不道螺蛳太太却越骂越起劲了。

“还有,常年旧规你不是不晓得,每年腊八粥总要请老太太先尝了再煮。今年老太太住在山上,我还打不定主意,腊八粥是送了去,还是带了材料到山上去煮,你就自作主张,不到时候就煮好了。”说着,螺蛳太太将桌子使劲一拍,“你好大胆!”

到了这个地步,胡雪岩不但余怒全消,而且深感内疚,自悔不该为这件小事认真,因而反来解劝螺蛳太太,安慰刘妈。

“好了,好了!你也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总怪我不好。”他又对刘妈说,“你没有啥错,螺蛳太太说你两句,你不要难过。”

“我不敢。”

朱姨太与阿兰也来打圆场,一个亲自倒了茶来,一个绞了手巾,服侍螺蛳太太。一场风波,霎时间烟消云散。

“粥还不坏。”胡雪岩说道,“你也尝一碗。”

“我不饿。”螺蛳太太脸色如常地说,“等我去料理完了,同太太一起去看老太太。”

“你们两个人都要去?”

“怎么不要?家里这么一件大事,莫非不要禀告她老人家?”螺蛳太太又说,“戴姨太一去,老太太自然也晓得了,心里会记挂。”

这一下提醒了胡雪岩,此是家庭中极大的变故,按规矩应该禀命而行,如果老母觉得他过于专擅,心里不甚舒服,自己于心何安?

转念到此,便即说道:“我也去。”

“你怎么能去?”螺蛳太太说,“如果有啥要紧信息,不但没有人作主,而且大家都上山,会接不上头。”

“这倒也是。”胡雪岩接着又说,“我是怕老太太会怪我,这么大一件事,说都不跟她说一声。”

“不要紧!我有话说。”

“你预备怎么说法?”

螺蛳太太看朱姨太不在眼前,只有阿兰在,但也不宜让她听见,便即问说:“刘妈呢?”

“回小厨房去了。”

“你叫她来一趟。”

“是。”

等阿兰走远了,螺蛳太太方始开口:“我打算跟老太太这么说,这件事如果来请示老太太,心里一定不忍,事情就做不成功了。倒不如不说,让太太跟我两个人来做恶人。”她接着又说,“倒是纱帽没有了这一层,我不晓得要不要告诉老太太?”

提起这一层,胡雪岩不免难过,“你说呢?”他问。

螺蛳太太想了个折中的说法,不言革职,只道辞官,胡雪岩无可无不可地同意了。

其时只见阿雪悄悄走了来,低声说了一句:“差不多了。”

“喔,”螺蛳太太问道,“太太呢?”

“肝气又发了,回楼上去了。”

“要紧不要紧?”

“不要紧。太太自己说,是太累了之故,歇一歇就会好的,到‘开房门’的时候再去请她。”

“人都走了?”

螺蛳太太所说的“人”指遣散的男女佣仆。人数太多,有的在账房中领取加发的三个月工钱,有的在收拾行李,还有的要将经手的事务,交代给留用的人,总要到傍晚才能各散。

不过,这与“开房门”不生影响,因为花园中自成天地,螺蛳太太考虑了一会,发觉一个难题,皱着眉问:“有没有人学过铜匠的?”

一直不曾开口的胡雪岩,诧异地问道:“要铜匠做啥?”

“开锁啊!”

胡雪岩不做声了,阿云亦能会意:“在门房里打杂的贵兴,原来是学铜匠生意的。不过,他也是要走的人。”她问,“要不要去看看,如果还没有走,留他下来。”

“要走的人,就不必了。”

“那么去叫个铜匠来。”

“更加不妥当。”螺蛳太太沉吟了一下,断然决然地说,“你叫福生预备斧头、钉锤!劈坏几口箱子算什么。”

原来这天一早,各房姨太太与她们的丫头,一出了园子,房门随即上锁,开房门有钥匙,房间里锁住的箱子,却无钥匙,需要找铜匠来开。但用这样的手段来豪夺下堂妾的私蓄,这话传出去很难听,所以螺蛳太太考虑再三,决定牺牲箱子。

“老爷,”螺蛳太太说,“你可以进去了。”

人去楼空,还要劈箱子搜索财物,其情难堪,胡雪岩摇摇头说:“我想出去走走。”

“预备到哪里?”螺蛳太太建议,“要不去看看德藩台?”

照道理说,早该去看德馨了,但一去要谈正事,胡雪岩心力交瘁,不敢接触严肃的话题,所以摇摇头不答。

“要不去看看亲家老爷?”

螺蛳太太是指他的新亲家“王善人”,胡雪岩一去了,客气非凡,那些繁文缛节实在吃不消,“我懒得应酬。”胡雪岩说,“顶好寻个清静地方,听人讲讲笑话。”

“那就只好去寻周少棠了。”

“对!”胡雪岩矍然而起,“去寻少棠。”

“慢点!”螺蛳太太急忙说道,“我们先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