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发布时间: 2019-12-03 15:49:15
A+ A- 关灯 听书

民国十五年,十月。黄昏,文亭街口围了一圈子人。

说起来,四声坊里,这手艺怕是只留下你们一家了吧。

是,到我又是单传。

生意可好?

托您老的福,还好,昨天还签了一单。只是现今自己人少了,订货的净是外国人。

哦。

照老例儿,今年庚寅,写个大草的 “虎”吧。

行。

今年不收钱。您忘了,是您老的属相,不收,爷爷交代的。

呵,可不!

您走好。

好,好。

文笙走出门,见仁桢低了头,已经打起了瞌睡。文笙怕惊了她,将毛毯掖了掖。打开轮椅上的小马扎,也袖了手坐下,不会儿,也睡着了。

过了半晌,仁桢倒是醒了。

文笙迷糊了一阵儿,睁开眼,见老伴望着自己,问,醒了?

嗯。

文笙就将风筝放在她手里,让她摸了摸。见她唇动了动,是笑的意思,就说,太太,今年是个什么色儿?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仁桢说,黄的。

他们到了夏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仁桢问,人多么?

文笙说,多着呢。

仁桢便笑,又该你威风了。

文笙也不说话,也笑,一边轴线。

仁桢问,上去了?行的是东南风。

文笙说,东南平起不易落呢。

又过了半晌,仁桢问,可该行了?

文笙便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截断了线,风筝飘摇了一下,没了主心骨似的,忽又提了神,往高处稳稳地走了。

文笙轻轻地说,娘,风遂人愿,万事皆好。

说罢又袖了手。那风筝像是得了令,超过其他的,在云端里穿梭,渐渐消失不见。

文笙便说,太太,回吧。

*

文笙说,好,再坐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