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发布时间: 2019-12-03 16:04:06
A+ A- 关灯 听书

城里很多认识许三观的人,在二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鼻子,在三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眼睛,可是在一乐的脸上,他们看不到来自许三观的影响。他们开始在私下里议论,他们说一乐这个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许三观,一乐这孩子的嘴巴长得像许玉兰,别的也不像许玉兰。一乐这孩子的妈看来是许玉兰,这孩子的爹是许三观吗?一乐这颗种子是谁播到许玉兰身上去的?会不会是何小勇?一乐的眼睛,一乐的鼻子,还有一乐那一对大耳朵,越长越像何小勇了。

这样的话传到了许三观的耳中,许三观就把一乐叫到面前,仔细看了一会,那时候一乐才只有九岁,许三观仔细看了一会后还是拿不定主意,他就把家里唯一的那面镜子拿了过来。

这面镜子还是他和许玉兰结婚时买的,许玉兰一直把它放在窗台上,每天早晨起床以后她就会站到窗前,看看窗外的树木,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把头发梳理整齐,往脸蛋上抹一层香气很浓的雪花膏。后来,一乐长高了,一乐伸手就能抓住窗台上的镜子;接着二乐也长高了,也能抓到窗台上的镜子;等到三乐长高时,这面镜子还是放在窗台上,这面镜子就被他们打碎了。最大的一片是个三角,像鸡蛋那么大。许玉兰就将这最大的一片三角捡起来,继续放到窗台上。

现在,许三观将这面三角形的残镜拿在了手中,他照着自己的眼睛看了一会,再去看一乐的眼睛,都是眼睛;他又照着自己的鼻子看了一会,又去看一乐的鼻子,都是鼻子……许三观心里想:都说一乐长得不像我,我看着还是有点像。

一乐看到父亲眼睛发呆地看着自己,就说:

“爹,你看看自己又看看我,你在看些什么?”

许三观说:“我看你长得像不像我。”

“我听他们说,”一乐说,“说我长得像机械厂的何小勇。”

许三观说:“一乐,你去把二乐、三乐给我叫来。”

许三观的三个儿子来到他面前,他要他们一排坐在床上,自己搬着凳子坐在对面。他把一乐、二乐、三乐顺着看了过去,然后三乐、二乐、一乐又倒着看了过来,他的三个儿子嘻嘻笑着,三个儿子笑起来以后,许三观看到这三兄弟的模样像起来了,他说:

“你们笑,”他的身体使劲摇摆起来,“你们哈哈哈哈地笑。”

儿子们看到他滑稽的摆动后哈哈哈哈地笑起来了,许三观也跟着笑起来,他说:

“这三个崽子越笑越长得像。”

许三观对自己说:“你们说一乐长得不像我,可一乐和二乐、三乐长得一个样……儿子长得不像爹,儿子长得和兄弟像也一样……没有人说二乐、三乐不像我,没有人说二乐、三乐不是我的儿子……一乐不像我没关系,一乐像他的弟弟就行了。”

城里很多认识许三观的人,在二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鼻子,在三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眼睛,可是在一乐的脸上,他们看不到来自许三观的影响。他们开始在私下里议论,他们说一乐这个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许三观。一乐这孩子的嘴巴长得像许玉兰,别的也不像许玉兰。一乐这孩子的妈看来是许玉兰,这孩子的爹是许三观吗?一乐这颗种子是谁播到许玉兰身上去的?会不会是何小勇?一乐的眼睛,一乐的鼻子,还有一乐那一对大耳朵,越长越像何小勇了。

说一乐像何小勇的话一次又一次传到许三观的耳中,许三观心想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说,他们说起来没完没了,他们说的会不会是真的?许三观就走到许玉兰的面前,他说:

“你听到他们说了吗?”

许玉兰知道许三观问的是什么,她放下手里正在洗的衣服,撩起围裙擦着手上的肥皂泡沫走到门口,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许玉兰边哭边问自己:

“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

许玉兰坐在门口大声一哭,把三个儿子从外面引了回来,三个儿子把她围在中间,胆战心惊地看着越哭越响亮的母亲。许玉兰抹了一把眼泪,像是甩鼻涕似的甩了出去,她摇着头说:

“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我一没有守寡,二没有改嫁,三没有偷汉,可他们说我三个儿子有两个爹,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我三个儿子明明只有一个爹,他们偏说有两个爹……”

许三观看到许玉兰坐到门槛上一哭,脑袋里就嗡嗡叫起来,他在许玉兰的背后喊:

“你回来,你别坐在门槛上,你哭什么?你喊什么?你这个女人没心没肺,这事你能哭吗?这事你能喊吗?你回来……”

他们的邻居一个一个走过来,他们说:

“许玉兰,你哭什么……是不是粮票又不够啦……是不是许三观欺负你了,许三观!许三观呢?……刚才还听到他在说话……许玉兰,你哭什么?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是不是又欠了别人的钱……是不是儿子在外面闯祸了……”

二乐说:“不是,你们说的都不是,我妈哭是因为一乐长得像何小勇。”

他们说:“哦……是这样。”

一乐说:“二乐,你回去,你别在这里站着。”

二乐说:“我不回去。”

三乐说:“我也不回去。”

一乐说:“妈,你别哭了,你回去。”

许三观在里屋咬牙切齿,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又笨又蠢,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是这个女人只要往门槛上一坐,什么丑事都会被喊出去。他在里屋咬牙切齿,听到许玉兰还在外面哭诉。

许玉兰说:“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我一没有守寡,二没有改嫁,三没有偷汉,我生了三个儿子……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让我今世认识了何小勇,这个何小勇啊,他倒好,什么事都没有,我可怎么办啊?这一乐越长越像他,就那么一次,后来我再也没有答应,就那么一次,一乐就越长越像他了……”

什么?就那么一次?许三观身上的血全涌到脑袋里去了,他一脚踢开了里屋的门,对着坐在外屋门槛上的许玉兰吼道:

“你他妈的给我回来!”

许三观的吼声把外面的人全吓了一跳,许玉兰一下子就不哭了,也不说话,她扭头看着许三观。许三观走到外屋的门口,一把将许玉兰拉起来,他冲着外面的人喊道:

“滚开!”

然后要去关门,他的三个儿子想进来,他又对儿子们喊道:

“滚开!”

他关上了门,把许玉兰拉到了里屋,再把里屋的门关上,接着一巴掌将许玉兰掴到了床上,他喊道:

“你让何小勇睡过?”

许玉兰捂着脸蛋呜呜地哭,许三观再喊道:

“你说!”

许玉兰呜呜地说:“睡过。”

“几次?”

“就一次。”

许三观把许玉兰拉起来,又掴了一记耳光,他骂道:

“你这个婊子,你还说你没有偷汉……”

“我是没有偷汉,”许玉兰说,“是何小勇干的,他先把我压在了墙上,又把我拉到了床上……”

“别说啦!”

许三观喊道,喊完以后他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说:

“你就不去推他?咬他?踢他?”

“我推了,我也踢了。”许玉兰说,“他把我往墙上一压就捏住了我的两个奶子……”

“别说啦!”

许三观喊着给了许玉兰左右两记耳光,打完耳光以后,他还是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说:

“他捏住了你的奶子,你就让他睡啦?”

许玉兰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眼睛也捧在了手上。

“你说!”

“我不敢说,”许玉兰摇了摇头,“我一说你就给我吃耳光,我的眼睛被你打得昏昏沉沉,我的牙齿被你打得又酸又疼,我的脸像是被火在烧一样。”

“你说!他捏住了你的奶子以后……”

“他捏住了我的奶子,我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你就跟他上床啦?”

“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是他把我拖到床上去的……”

“别说啦!”

许三观喊着往许玉兰的大腿上踢了一脚,许玉兰疼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了。许三观说:

“是不是在我们家?是不是就在这张床上?”

过了一会,许玉兰才说:

“是在我爹家。”

许三观觉得自己累了,他就在一只凳子上坐了下来,他开始伤心起来,他说:

“九年啊,我高兴了九年,到头来一乐不是我儿子;我白高兴了……我他妈的白养了一乐九年,到头来一乐是人家的儿子……”

许三观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对着许玉兰又吼叫起来:

“你的第一夜是让何小勇睡掉的?”

“不是,”许玉兰哭着说,“第一夜是给你睡掉的……”

“我想起来了,”许三观说,“你第一夜肯定是被何小勇睡掉的,我说点一盏灯,你就是不让点灯,我现在才知道,你是怕我看出来,看出来你和何小勇睡过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我不让你点灯,”许玉兰哭着说,“那是我不好意思……”

“你第一夜肯定是被何小勇睡掉的,要不为什么不是二乐像他?不是三乐像他?偏偏是一乐像那个王八蛋。我的女人第一夜是被别人睡掉的,所以我的第一个儿子是别人的儿子,我许三观往后哪还有脸去见人啊……”

“许三观,你想一想,我们的第一夜见红了没有?”

“见红了又怎么样?你这个婊子那天正在过节。”

“天地良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