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发布时间: 2019-12-03 16:07:02
A+ A- 关灯 听书

生日的第二天,许三观掰着手指数了数,一家人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就对自己说:我要去卖血了,我要让家里的人吃上一顿好饭菜。

于是,许三观来到了医院,他看到李血头,心里想:全城人的脸上都是灰颜色,只有李血头的脸上还有红润;全城人脸上的肉都少了,只有李血头脸上的肉还和过去一样多;全城人都苦着脸,只有李血头笑嘻嘻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血头笑嘻嘻地对许三观说:

“我认识你,你以前来卖过血,你以前来时手里都提着东西,今天你怎么两手空空?”

许三观说:“我们一家五口人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我现在除了身上的血,别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两手空空来,就是求你把我身上的血买两碗过去,我有了钱回家,就能让家里人吃上一顿好的。你帮我,我会报答你的。”

李血头问:“你怎么报答我?”

许三观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我以前给你送过鸡蛋,送过肉,还送过一斤白糖。白糖你没有要,你不仅没有要,还把我骂了一顿,你说你是共产党员了,你要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我不知道你现在又要收东西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李血头说:“现在我也是没有办法了,遇上这灾荒年,我要是再不收点吃的,不收点喝的,这城里有名的李血头就饿死啦。等日子好过起来,我还是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现在你就别把我当共产党员了,你就把我当一个恩人吧,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也不要你涌泉相报,你就滴水相报吧,你就把卖了血的钱给我几元,把零头给我,整数你拿走。”

许三观卖血以后,给了李血头五元,自己带回家三十元。他把钱放到许玉兰手里,告诉她这是卖血挣来的钱,还有五元钱给了李血头,去涌泉相报了。他还告诉许玉兰,全家已经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再往后不能天天喝玉米粥了,往后隔三差五地要吃些别的什么,他卖了血就有钱了,等到没钱时他就再去卖血,这身上的血就像井里的水一样,不用是这么多,天天用也是这么多。最后他说:

“晚上不吃玉米粥了,晚上我们到胜利饭店去吃一顿好吃的。”

他说:“我现在没有力气,我说话声音小,你听到了吗?你听我说,我今天卖了血以后,没有喝二两黄酒,也没有吃一盘炒猪肝,所以我现在没有力气……不是我舍不得吃,我去了胜利饭店,饭店里是什么都没有,只有阳春面,饭店也在闹灾荒,从前的阳春面用的是肉汤,现在就是一碗清水,放一点酱油,连葱花都没有了,就是这样,还要一元七角钱一碗,从前一碗面只要九分钱。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卖了血都没有吃炒猪肝,我现在空着肚子,俗话说吃不饱饭睡觉来补,我现在要去睡觉了。”

说着许三观躺到了床上,他伸开手脚,闭上眼睛后继续对许玉兰说:

“我现在眼前一阵阵发黑,心跳得像是没有力气似的,胃里也是一抽一抽的,想吐点什么出来,我要躺一会了,我要是睡三五个小时没有醒来,不要管我;我要是睡七八个小时还没有醒来,你赶紧去叫几个人,把我抬到医院里去。”

许三观睡着以后,许玉兰手里捏着三十元钱,坐到了门槛上,她看着门外空荡荡的街道,看着风将沙土吹过去,看着对面灰蒙蒙的墙壁,她对自己说:

“一乐把方铁匠儿子的头砸破了,他去卖了一次血;那个林大胖子摔断了腿,他也去卖了一次血,为了这么胖的一个野女人,他也舍得去卖血,身上的血又不是热出来的汗;如今一家人喝了五十七天的玉米粥,他又去卖血了,他说往后还要去卖血,要不这苦日子就过不下去了。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

说着,许玉兰掉出了眼泪,她把钱叠好放到里面的衣服口袋里,然后举起手去擦眼泪,她先是用手心擦去脸颊上的泪水,再用手指去擦眼角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