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芳汀 第五卷 下坡路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3 23:35:26
A+ A- 关灯 听书

马德兰先生

这个人约莫五十岁,神态忧心忡忡,心地善良。关于他,大家只能说这些。

由于他的出色改动,这门工业获得迅速进展,滨海蒙特勒伊变成重要的商业中心。西班牙是个重要的黑玉消费国,每年都来人大笔定购。在这项生意上,滨海蒙特勒伊几乎可以同伦敦和柏林竞争。马德兰老爹利润极其丰厚,以至到第二年,他能建起一个大工厂,厂里有两个大车间,一个是男工车间,另一个是女工车间。饥肠辘辘的人可以来求职,准定能找到工作和面包。马德兰老爹要求男的心地善良,女的品行端正,要求所有的人诚实。他分成男女车间,就是让姑娘和妇人能安分守己。对这一点,他是铁面无情的。可以说,惟独这方面他毫不宽容。尤其因为滨海蒙特勒伊是个驻防城市,堕落的机会比比皆是,所以制定了这个严格的措施。况且,他来到这里是一个福音,他的存在是一种天意。在马德兰老爹来到之前,当地一切死气沉沉;如今人人安居乐业,强有力的流通使一切热气腾腾,并渗透到所有地方。失业和贫困见不到了。羞涩的囊中也多少有点钱,破屋陋室里也多少有点欢乐。

马德兰老爹雇用所有的人。他只要求一点:做正直的男人!做正直的女人!

正如上文所述,马德兰老爹是这种繁忙的动因和中枢,他从中发了财,但是,奇怪的是,作为一个普通商人,他主要关心的根本不是发财。他好像更多地想到别人,很少想到自己。一八二〇年,大家知道他有六十三万的一笔款子,以他的名义存入拉菲特银行;可是,他为自己存入这六十三万法郎之前,已为该城和穷人花费了一百多万。

医院设施很差;他加放了十张病床。滨海蒙特勒伊分为上城和下城。他所住的下城只有一个学校,破破烂烂的校舍变成了废墟;他建造了两所学校,一所是女校,另一所是男校。他出钱给两名小学教师补贴,数目是他们微薄的正式工资的两倍。有一天,他对一个感到吃惊的人说:“国家首要的两种公务员,就是奶妈和小学教师。”他出钱建造了一个托儿所,这在法国当时还鲜为人知,又为老工人和残废工人设立了救济金。他的工场是一个中心,一个新区很快在他周围出现,里面有许多贫穷的家庭;他在新区创办了一个免费药房。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起初,看到他白手起家,那些好人说:“这家伙想发财。”看到他在自己发财之前让地方致富,那些好人又说:“这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尤其是这个人信教,在一定程度上还参加宗教活动,这在当时是很受重视的,这种说法就更有可能。他每个星期天必去听小弥撒。有个地方议员,到处探听有没有人跟自己竞争,很快就对他的宗教信仰感到担心。这个议员曾是第一帝国时期的立法院成员,他赞成一个以富歇之名著称的奥拉托利神父,即德·奥特朗特公爵的宗教思想;他是公爵的心腹和朋友。关起门来,他对天主不无微词。当他看到富有的厂主马德兰参加七点钟的小弥撒时,从中看出可能有个竞选人,决意要超过他;他选了一个耶稣会士当忏悔神父,又去望大弥撒和做晚祷。那时的野心,说白了,就是奔向钟楼。穷人就像天主一样从这种恐惧中得益,因为可敬的议员也在医院安设了两张病床;病床就有十二张了。

但在一八一九年,一天早上,城里传说纷纷,说是在省长的举荐下,而且考虑到造福于当地,马德兰老爹就要被国王任命为滨海蒙特勒伊的市长。那些早先把这个新来者说成“野心家”的人,激动地抓住这个人人都渴望的机会,大声喊道:“瞧!我们说什么来着?”滨海蒙特勒伊全城沸沸扬扬。传闻有根有据。几天后,任命发表在《通报》上。第二天,马德兰老爹婉言拒绝。

也是在一八一九年,马德兰发明的用新方法制造的产品,陈列在工业展览会上;根据评审会的报告,国王授予发明人荣誉勋位。小城里又一次街谈巷议。哦!原来他想要十字勋章!马德兰老爹拒绝接受十字勋章。

这个人可真是个谜。那些好人给自己转圜说:“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冒险家。”

有目共睹的是,当地大大得益于他,穷人全部有赖于他;他是这样有能耐,大家最后不得不尊敬他,他是这样和蔼,大家最后不得不热爱他;特别是他的工人敬爱他,而他带着某种严肃而忧郁的神情接受这种敬爱。一旦确认他是富翁,“上流社会人士”便向他致意,在城里,大家称他为马德兰先生;他的工人和孩子们继续叫他马德兰老爹,这是最能使他喜笑颜开的事。随着他的地位上升,请柬就越是如雨般落在他的头上。“上流社会”需要他。滨海蒙特勒伊那些倨傲的小客厅,当初对这个手艺人自然闭门不纳,现今双扇门敞开,欢迎这个百万富翁。大家向他献殷勤。他拒绝了。

这回,那些好人仍然没有被难住。“这是一个无知的人,受过低级教育。不知他从哪里钻出来的。他不会在交际场中打交道。没有什么证明他会读书。”

有人看到他赚到钱,就说:“这是个商人。”看到他散钱,就说:“这是个野心家。”看到他推拒荣誉,就说:“这是个冒险家。”看到他谢绝上流社会,就说:“这是个粗人。”

一八二〇年,在他来到滨海蒙特勒伊五年后,他对当地的贡献光彩夺目,当地人的愿望完全一致,国王再次任命他为市长。他再次拒绝,但是省长不接受他的拒绝,所有的名流都来恳请,老百姓上街请求,坚决要求是这样强烈,他终于接受了。大家注意到,使他下了决心的,似乎主要是一个平民老妇近乎发怒的责备;她在他的门口气愤地对他喊道:“一个好市长,对大家有好处。要做好事,怎能后退呢?”

这是他地位上升的第三阶段。马德兰老爹变成了马德兰先生,马德兰先生又变成市长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