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一卷 从巴黎的原子研究巴黎 · 九

发布时间: 2019-12-04 00:04:50
A+ A- 关灯 听书

高卢古风

菜市场之子波克兰〔11〕的作品中,有这类孩子;博马舍〔12〕的戏剧中也有这类孩子。调皮有着高卢精神的色彩。调皮搀进理智,有时增加力量,如同酒精搀入酒中一样。有时这是缺点。荷马反复地讲,不错;可以说伏尔泰很调皮。卡米尔·德穆兰〔13〕是郊区人。尚皮奥奈〔14〕对显灵不屑一顾,他来自巴黎街头,小时候走遍了博维的圣约翰和圣艾蒂安-杜蒙的柱廊;他对圣女热纳维埃芙的圣体盒相当不敬,对圣让维埃〔15〕的圣瓶发号施令。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巴黎流浪儿尊重人,又爱捉弄人,傲慢无礼。牙齿难看,因为营养不良,胃有病,眼睛美丽,因为有智慧。耶和华在场的话,他单脚跳上通天堂的台阶。他擅长拳术。各种情况下都能成长。他在阳沟中嬉戏,在骚乱中挺身而出,面对枪林弹雨仍然目中无人;既是顽童,又是英雄;像底比斯城的孩子,敢于揪住狮子的皮摇晃;鼓手巴拉〔16〕是一个巴黎的流浪儿,他喊道:“前进!”恰如《圣经》中的马说:“哇!”一转眼间他从小孩子变成了巨人。

>

>

>

>

>

>

这个出自污泥的孩子也是理想的孩子。请衡量一下从莫里哀到巴拉的智力范围吧。

总之,一言以蔽之,流浪儿因为不幸,就要寻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