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七卷 褐铁矿老板 · 四

发布时间: 2019-12-04 00:13:07
A+ A- 关灯 听书

团伙组成

这些强盗四个一伙,成了普罗透斯〔9〕式的人物,在警方之间绕来绕去,“以不同的形象、树木、火焰、喷泉来掩饰”,竭力逃脱维多克〔10〕粗疏的目光。互相借用名字和窍门,匿影藏形,互相提供秘密巢穴和栖身地,像在化装舞会上摘下假鼻子一样改头换面,有时几个人简化为一个,有时又变成许多人,以致柯柯-拉库尔把他们看成一群人。

>

>

这四个人决不止四个;这是一种长着四颗脑袋的神秘大盗,在巴黎活动猖獗;这是栖息在社会地下室里作恶的可怕章鱼。

巴贝、格勒梅、克拉克苏和蒙帕纳斯活动纵横交错,形成地下网,一般在塞纳省埋伏行凶。他们对行人搞突然袭击。在这方面点子多的人,想在夜间图谋不轨的人,往往找他们去实施,他们向这四个坏蛋提供设想,这四个家伙付诸实行。他们按脚本行事,总是安排好,派出一个合适的人,谋财害命,再助他一臂之力,这样有利可图。一件罪案需要帮手,他们就提供帮凶。他们有一个干黑暗勾当的戏班子,能演出各种匪巢的悲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他们通常在夜幕降临时汇合,他们这时在老年妇救院附近的荒原上醒来。他们在那里商议,前面有黑夜的十二个钟头;他们安排怎么使用。

“褐铁矿老板”,这是人们暗地里给四人团伙起的名字。在不断消亡的古老怪诞的民间语言中,“褐铁矿老板”意为早上,正如“狗与狼之间”意为黄昏一样。褐铁矿老板这个称谓,可能来自他们的事儿结束的时辰,清晨是幽灵消失和强盗离去的时刻。这四个人以这个名字闻名。重罪法庭庭长到监狱去看拉塞奈尔,盘问一件拉塞奈尔否认的罪案。“是谁干的?”庭长问。拉塞奈尔的回答对法官来说迷惑不解,但警方却明白:“也许是褐铁矿老板。”

有时,从人物表能猜想出一个剧;从强盗名单几乎也能估计出一个匪帮。下面这些名字由特别诉状保留下来,褐铁矿老板的主要同伙的名称与此呼应:

蓬肖,外号青春哥,又叫比格尔纳伊。

布吕荣。(从前有过一个布吕荣家族;有机会我们还要提到。)

布拉特吕埃尔,已经露过面的养路工。

寡妇。

菲尼斯泰。

荷马·奥古,黑人。

星期三黄昏。

电报。

方勒罗瓦,外号卖花女。

自负汉,刑满释放的苦役犯。

煞车杠,外号杜邦先生。

南广场。

普萨格里夫。

短上衣。

克吕伊德尼埃,外号比扎罗。

吃花边。

朝天脚。

半文钱,外号二十亿。

等等。

我们就列举这些,并且不是罪大恶极的。这些名字有形象,不仅指人,还指一类人。每一个名字都与文明之下一个怪菌的变种相对应。

这些人不肯露出他们的真面目,不是街上来往的行人。白天,他们因夜里行凶干累了,回去睡觉,时而睡在石膏窑里,时而睡在蒙马特尔或蒙卢日废弃的采石场里,时而睡在阴沟里。他们潜深伏隩。

œ〔11〕;只要社会不变,他们也就不变。在他们地窟的幽暗深处,他们永远从社会的渗水中再生。这些幽灵返回时总是老样子;只不过他们不再用同样的名字,而是换了一层皮。

>

成员被剔除了,但这一族还存在。

他们有同样的能耐。从无赖到强盗,这一族保持纯洁。他们猜得出口袋里有钱包,他们嗅得出背心小口袋里有怀表。对他们来说,金银有气味。一些天真的有产者,可以说模样值得一偷。这些人耐心地尾随在后。一个外国人或外省人经过,他们便像蜘蛛一样颤动起来。

午夜,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可以遇到这些人,或者看到他们,会令人胆战心惊。他们不像人,而像雾气形成的活动形体;仿佛他们习惯同黑暗融为一体,区分不开,他们只有黑暗作为灵魂,他们离开黑夜只是暂时的,为了过几分钟可怕的生活。

怎样才能让这些鬼怪消失呢?用阳光。洒满阳光。蝙蝠抵挡不住黎明。照亮底层社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