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五卷 外孙和外祖父 · 五

发布时间: 2019-12-04 00:40:50
A+ A- 关灯 听书

钱放在森林里,胜过存在公证人那里

用不着多解释,读者无疑已经明白,让·瓦尔让在尚马蒂厄案件以后,利用第一次几天时间的越狱,来到巴黎,及时从拉菲特银行取出他在滨海蒙特勒伊,以马德兰先生的名字的经营所得;他担心再次被捕,不久果然这事发生,他把这笔款子埋藏在蒙费梅森林所谓布拉吕产业里。六十三万法郎的钞票,体积不大,装在一只匣子里;不过,为了防潮,他套上一只橡木小箱,再塞上栗木屑。小箱子里还放上另外的珍宝,就是主教的银烛台。读者记得,他从滨海蒙特勒伊逃走时,带走了这对银烛台。布拉特吕埃尔第一次在傍晚看到的那个人,就是让·瓦尔让。后来,每当让·瓦尔让需要用钱,便到布拉吕林中空地来寻找。我们提到过,他因此而外出几次。他有一把镐藏在灌木丛中,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地方。他看到马里于斯康复,感到这笔钱可能用得上,便去取了回来;布拉特吕埃尔在树林里看到的仍然是他,但这回是在早上而不是傍晚。布拉特吕埃尔得到的是一把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实数为五十八万四千五百法郎。让·瓦尔让抽出五百法郎留给自己。“以后再说吧,”他想。

这笔款子和从拉菲特银行取出的六十三万法郎的差额,意味着从一八二三年到一八三三年,十年的花费。住在修道院的五年只花了五千法郎。

让·瓦尔让将一对银烛台放在壁炉上,大放光彩,图散赞叹不已。

再说,让·瓦尔让知道摆脱了沙威。有人对他说起,他也从《通报》上发表的消息证实,有个名叫沙威的警官,淹死在兑换桥和新桥之间的洗衣妇船下,这个无可指责、极受上司器重的人,留下的一份书面文字,令人相信他精神失常和自杀。“确实,”让·瓦尔让心想,“他抓住我,又放掉我,他必定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