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蜀道难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29:41
A+ A- 关灯 听书

谈诗论画本是梁文靖所爱,闻言便道:“这幅字画虽只一尺见方,但其中的山水人物、墨宝字迹却像是在万丈长卷上画成写就的,可说画者本有画成万丈长幅的气魄和本事,落笔时却不得不拘于一尺白绢,笔间那股不平之气,可想而知。正应了杜工部一句诗:‘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大才难为用’。”

白朴心有所住,听得入神,只待梁文靖住口,方道:“这幅纸扇,乃是家师当年与我途径剑门关,一时兴起,随手写就的。”

梁文靖讶道:“原来如此,令师的字画本是极好的。只可惜,除了那股狂放不平之气,这画里还有几分伤痛。”白朴奇道:“何出此言?”梁文靖见他惊奇,心中得意,笑道:“便拿正面的山水人物来瞧,乍看妙绝之至,细瞧却处处自相矛盾,四分五裂,花与草,山和水,水和人,浑无一处和谐,令师画这幅画时,料是心都碎了。”

白朴将信将疑,展开折扇瞧了半晌,却不见梁文靖所言的矛盾之处,但想直言不知,大伤自家体面,便含笑道:“家师行事奇特,总是让人不易明白。小兄弟能见人所未见,委实高明。”他这话不说自己,只说他人,专叫人拿不住把柄。

梁文靖得他称赞,呵呵直笑,不料门外忽来一声冷哼,一个声音喝道:“高明什么,打烂你小畜生的臭嘴。”话音未落,一溜白光奔向梁文靖面门,梁天德急忙伸手去抓,哪知白光突然变快,梁天德一下捏空,“啪”的一声,正中梁文靖左颊。

梁天德大惊,心想这团白光来势强劲,儿子挨得如此结实,十个脑袋也都打破了。哪知定神一瞧,梁文靖不过脸皮微红,一时更觉惊疑,皱眉道:“小子,你没事么?”

梁文靖瞧着案上半只玉虎,茫然摇头。却见那玉虎白玉为身,赤泥点睛,浮凸有致,雕工奇绝,入手温润,犹如羊脂。

白朴见那白虎,雷震一惊,失声道:“这是……”端木长歌双目瞪圆,那严刚则拔地而起,便要追出。不防白朴一伸手,竟将他凌空拽了下来。两人这一纵一抓,在梁文靖眼里,均是快得不可思议,严刚被白朴拦下,怒道:“白先生,这是为何?”

白朴神色奇特,忽摇头道:“你追不上的。”说罢又叹了口气,“那便是家师了。”众人无不大惊。

白朴拈起那半只玉虎,叹道:“这种暗器手法名叫‘虎头蛇尾’,快慢由心,看似强劲,中人时却甚微弱,正是家师游戏风尘的绝技。”他脸色苍白,边说边向外走,初时步履沉滞,渐自快如狂风,顷刻将不见踪影。

端木长歌与严刚随后赶上。梁天德父子相视一眼,梁文靖道:“爹爹,咱们走吧。”梁天德摇头道:“咱们也去瞧瞧。”梁文靖一呆,梁天德却不容他分说,大步流星,尾随三人。梁文靖无奈,拼力追上。

梁天德冷笑道:“胡说八道,这老鸹子叫乃是大凶之兆。再说了,曹操这种奸臣逆贼,他的诗词不学也罢。”再一瞧梁文靖气喘模样,更觉恼怒,不顾而去。梁文靖不敢反驳,心中却想:“曹操人品不说,文章诗词却是好的,说到气魄恢弘,言简意深,魏晋之世,数他第一。”

胡乱思忖间,梁天德猝然止步。梁文靖神思不属,收足不住,几乎撞在父亲身上,当下探头一瞧,不由得哎呀一声,几乎跌坐地上。但见前方山坳间,横七竖八倒了二十来具尸体,个个张口突目;脖子上一道创口鲜血淋漓,被那冷冽山风一吹,凝成黑色。白朴、端木长歌、严刚势成鼎足,凝立尸首之间,状如冰雕石塑一般。

梁文靖识得那尸首正是黄袍公子一行,不觉心子乱跳,几要夺口而出,半晌方颤声道:“爹,这些人怎就死了呢……”话未说完,忽见父亲目光锐利,瞪视过来,顿时住口。梁天德转眼望着场中三人,神色凝重,若有所思。

忽听端木长歌厉声道:“白先生,这却作何解释?”白朴淡然道:“解释什么?”端木长歌道:“我与严兄离开之前,主公尚且无恙,白先生离开之后,主公却遭不测,这其中缘故,叫人好生费解?”白朴似乎心神不属,闻言只是唔了一声。

却听端木长歌又道:“再说了,主公一心寻求替身,以避开仇家,却被白先生一再阻止,更教区区琢磨不透了,难不成主公的性命还不如那个姓梁的小子?或者白先生是怕主公行那李代桃僵之计,以假乱真,叫白先生也分不出真假?”白朴嗯了一声,仍不言语。严刚则悄悄拾起一口单刀,紧攥在手。

端木长歌顿了一顿,又道:“除此两事,还有一事,端木长歌更不明白了。为何那玉虎竟在令师之手?莫不是令师徒一明一暗,分别行事不成……”

话未说完,白朴两眼望天,哼了一声,忽地一晃,欺近端木长歌,右手扣他胸口,端木长歌急忙横臂格出,哪料白朴抓势陡疾,瞬间快了十倍不止,端木长歌胸口一闷,已被扣住。严刚厉喝一声,一抖手,白茫茫一片刀光向白朴掠去。白朴左袖一拂,飘飘然搭上刀背。严刚只觉刀身如遭重锤,单刀脱手,眼睁睁看着白朴大袖一收,将刀卷在袖里。

这擒人夺刀,宛如电光石火。霎时间人人屏息,只闻山风拂衣,猎猎作响。梁天德望着三人,但觉局势混乱已极,也不知如何是好。

白朴扫了那二人一眼,淡然道:“二位大可疑我白朴,但若辱及家师,休怪白某无礼。”说罢袖袍一拂,大刀化作一道流光,噌的一声,插入石壁半尺有余。

端木长歌二人脸色惨白,口唇哆嗦,一时说不出话来。却听白朴又缓声道:“端木兄,白某请教一事。”端木长歌身在人手,无奈答道:“白先生请说。”

白朴道:“倘若白某便是谋害主公的凶手,如今要杀二位灭口,端木兄自忖有几分生理?”端木长歌长吸一口气,苦笑道:“半分也无。”

白朴道:“那就是了。”说罢松开扣住端木长歌的右手。端木长歌与严刚面面相觑,却听白朴长叹一声,道:“若白某要谋害主公,又何必等到今日。”那二人恍然想起,白朴贵为那黄袍公子的谋主,黄袍公子生前待之极厚,同席而食,抵足而眠,白朴若有不轨之心,早已下手加害,无须等到今日。端木长歌不由得汗颜道:“白先生,我急怒攻心,一时糊涂了。”

白朴却不理会,俯身察看地上尸首,半晌道:“端木兄,你瞧这伤口有何异样?”端木长歌低头细瞧,忽地倒吸一口冷气,脱口道:“好家伙,不但伤在同一地方,而且伤口深浅长短均是一般,便似用尺子量好了再割上去的。”

白朴点头道:“端木兄高见,若我料得不错,这刀法当是出自黑水门下。”话一出口,端木长歌、严刚、梁天德齐齐变了脸色。

端木长歌失了一会儿神,才咽了一口唾沫,涩声道:“黑水门下,当真么?”

白朴道:“不错,这世上刀法要么迅快,要么狠辣,但说到计算精准,毫厘无差,却唯有黑水一派的刀法了。”说罢长叹一声,梁文靖见一众人无不面如死灰,不由忖道:“那黑水一派也不知是何来历,竟将他们吓成这样?”

思忖间,忽见那白朴凝视那黄袍公子面容,忽地闭眼叹道:“身既死兮魂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吟声和着瑟瑟秋风,分外凄凉。

梁天德忍不住问道:“臭小子,这是什么话?”梁文靖难得父亲垂询,忙道:“这是屈原《国殇》中的句子,大意为:你虽身死,精神长存,你魂魄坚毅,堪称鬼中英雄。”梁天德哦了一声,破天荒没有责备儿子穷酸,反而望着那公子尸首,眉间透出焦虑神气。

忽听白朴道:“端木兄,严老弟,事以至此,二位有何打算?”端木长歌微闭双目,拈须不语,严刚却冷笑道:“还有什么打算,主公已死,大家各自收拾包袱,散伙了事。”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白朴道:“严老弟的话倒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这个东西事关重大,总须有人守护。”说罢摊开手掌,露出那半只玉虎。端木长歌双眼陡张,目光在玉虎上转了一转,复又黯然合上。严刚也盯着那只玉虎,有些神不守舍。白朴目不转睛瞧了二人半晌,忽地摇头道:“不才乍逢此变,心旌动摇,故于二位多有得罪。但方才定神细思,却有一个计较,想与二位商议商议。”

二人惧他武功,齐道:“白先生请讲。”白朴点点头,目光一转,又向梁文靖瞥来,梁文靖见他眼神殷切,不知何故,微觉心慌,匆忙低下头去。

白朴略一沉思,忽向梁天德道:“老先生,你可认得这个?”说罢将玉虎拈在手里,迎着落日余照,彩光流转,似在那玉虎周边镶了一圈七色虹霓。

梁天德瞧着那半只玉虎,透出追忆之色,忽而叹道:“若我所料不差,这便是当今的虎符吧。”话音方落,梁文靖已是失声叫道:“虎符?”梁天德叹道:“不错,这半只玉虎,便是能调动千军万马的虎符。”

自古大将出征,天子、诸侯不能亲身随从,便以金玉青铜雕铸成虎形,从中剖开,与大将各持其半,如要调动大军,便令一使者持半只虎符前往军营,与大将手中半只相合,验证无误,即可调动兵马。故而世称“合符”。只因军队为国之爪牙,关系天下兴亡,调动之机至为审慎,是以虎符为天子神器,绝不轻与。

梁文靖在史书中屡见虎符之威,听父亲一说,顿觉心跳气促,望着那半只玉虎,油然而生敬畏之意。却听白朴叹道:“老先生果然不是常人,端地好见识。”

梁天德摇头道:“梁某来历暂且不谈,这半只虎符怎又在令师手里?”白朴摇头道:“这玉虎不是家师的,而是他从主公身上拿出来的?”

梁天德目视那黄袍公子,吃惊道:“是他的?”白朴道:“不错,家师必是目睹这些尸首,顺手搜寻,得此虎符,他老人家聪明绝顶,因此猜到主公的身份,便来寻我,将这虎符归还。”梁天德叹道:“不错,倘若令师是凶手,必无归还虎符之理,仅此一件,便可澄清令师的嫌疑了。”

白朴苦笑道:“可惜,他终究不肯见我。”梁天德奇道:“这是何故?”白朴叹道:“实不相瞒,白某乃是家师的弃徒。”众人又是一惊,白朴神色黯然,长长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