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偷天换日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1:57
A+ A- 关灯 听书

梁萧目有怒色,瞪视伯颜半晌,眼中透出茫然之色,想了想,忽道:“那我再问你,若我向萧千绝报仇,你帮不帮他?”伯颜道:“若是公平相搏,我自然两不相帮。但若家师败亡,我会与你约期再战,为师报仇。”梁萧盯着他,脸上阵红阵白,变幻数次,忽然刷的一声,恨恨还剑入鞘,转身说道:“今日你有伤,我杀你不算本事,待你伤好,咱们再作计较。”

伯颜见他竟会收剑,一时好不诧异,但梁萧越是如此,他越觉喜爱,微微一笑,高声道:“且慢!”梁萧闻声掉头,伯颜从手指上摘下一枚白玉扳指儿,递到他手里,道:“日后有事,可凭此来寻我。”梁萧撇嘴道:“我才没事寻你!”伯颜笑道:“那可未必,我虽不会告诉你家师何在。但儿子孝敬母亲,却是人之大伦,若我探知玉翎身在何方,告之于你,想也不违天理人情。”梁萧望着伯颜,将信将疑,终究接过扳指儿,揣入怀里,一言不发,与柳莺莺向东去了。

伯颜瞧着二人背影,寻思道:“此事错综繁复,再见师父,须得设法化解才好。但如何开口,却费思量。”饶是他才智过人,片刻间也想不出化解之法,无奈忖道:“当前之计,唯有想尽法儿,不让师父与这孩子会面。”当下翻身上马,率着一众亲军,投北去了。

梁萧走了一段路,在路边大石坐下,摸出那枚白玉扳指儿,作势欲扔,临出手时,又生犹豫,如此再三,终将扳指儿收回袖里,双手搂头,肩头阵阵发抖。

柳莺莺瞧了半晌,皱眉道:“既然不杀颜人白,眼下就别后悔。哼,就知道哭,不害臊么?”梁萧猛然省起,在她眼前哭泣,委实丢脸,胡乱抹了脸,闷闷不乐。柳莺莺叹了口气,傍他坐下。梁萧只觉她这么一坐,自己身心俱暖,便似天地间除了这个少女,再无依靠,想着想着,眼圈又自红了。柳莺莺没来由心头一酸,掏出手帕,给他拭泪,梁萧握住她的皓腕,嗄声道:“莺莺,我心里好乱。”柳莺莺道:“我都明白的。”梁萧摇头道:“你不明白。伯颜讲义气,不肯背叛萧千绝,我妈自也不会,我要杀萧千绝,她必定不许。”柳莺莺道:“怕什么,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想了想,又道,“你去见你妈,把我也带上,我说些中听的话儿,把她哄到别处,你趁机去杀萧千绝,好不好?”梁萧喜道:“这个调虎离山,却是妙计。”话出了口,又觉不妥,忙道,“不对,我妈知道我说她是虎,定会打我耳刮子,嗯,该叫先斩后奏才对。但我不知萧千绝在哪儿?怎么杀他?”

柳莺莺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他既是天下有数的大高手,必然在乎脸面。待你武功有成,只须遍告天下,邀他出战,谅他不会不来。”梁萧思索一阵,叹道:“也没别的法子。”柳莺莺白他一眼,道:“你别欢喜得太早,凭你眼下武功,杀人不成,反倒送死。”梁萧脸一红,大声道:“武功差些,总能练好的。”柳莺莺笑道:“这话才对,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手托香腮,痴痴想了一阵,忽地抬起头,柔声说道,“小色鬼,咱们先去偷纯阳铁盒,若能打开铁盒,练成里面的武功,你报仇也多几分胜算!”梁萧却寻思道:“那铁盒或能治好晓霜的病,便不为我自己,也须得弄到手。”当下一口答应。

两人商量已定,启程前往雷公堡。柳莺莺既知晓梁萧身世,路上对他便有不同。但因两人同为少年心性,时有争吵,但柳莺莺每每发过脾气,又想起梁萧生世可怜,自己对他委实太凶,道歉那是万万不能的,别的时候,却又禁不住柔情缱绻,软语温存,对他尤其好些,是以二人一路走去,情意越浓,渐渐难解难分。

过了四五日,胭脂腿伤痊愈,两人合乘一骑,迤逦西行。这一日,将近江陵,两人来到一处集镇,人群中,遥见一根齐眉棒儿挑着面杏黄酒帜,随风招摇。二人入栈歇息。柳莺莺把缰绳交到伙计手里,说道:“牵到马厩,不许拴它,草料须燕麦五升、糯米半斗、甘草一合、米酒两斛,千万莫记错了。”那伙计口中唯唯,心中却犯嘀咕:“什么话,一头畜生,吃得比人还精细?转过身,我马虎一些,谅她也瞧不出来。”柳莺莺瞧破他的心思,笑道:“别怪我没提点你,它吃得不中意,蹶子踹你,可不关我事。”伙计听她如此一说,又见胭脂剽悍,顿时心头打鼓,将信将疑,牵马去了。

梁、柳二人拣僻静处坐下,柳莺莺点齐菜肴,又要一壶烧酒,斜瞅梁萧,见他默不作声,心中暗笑道:“算你识趣,再敢阻我饮酒,哼,非骂你个臭死不可。”思忖间,酒壶上桌,柳莺莺正欲斟酒,梁萧却抢先提过,嘻嘻笑道:“我陪你喝!”柳莺莺一怔,悟到他不便明阻,就变着法儿分去一些酒,免得自己饮醉,她性喜热闹,心想独乐乐不如同乐乐,你小子如此逞强,正合我意,便举酒笑道:“那好,谁不喝光,便是小猫小狗。”梁萧一怔,懊悔不迭,但也只得愁眉苦脸,举杯饮尽。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一壶酒顷刻见底。柳莺莺笑吟吟面色不改,梁萧却满脸晕红,神态微醺。柳莺莺又唤一壶,心道:“你这小子婆婆妈妈,总是阻我饮酒,今儿落到姑娘的手掌心里,瞧你怎么逃得出去?”她酒量既佳,嘴舌又灵,连哄带吓,梁萧挨不过,又喝几盅,渐觉不支。

柳莺莺心头窃笑,还欲再施手段,将他灌倒,忽听马蹄声响,斜眼一瞥,只见两人并肩跨进门来,伙计还没迎上,那二人忽又哧溜一下,缩了回去。柳莺莺眼明心亮,已看清来人是雷震、楚羽夫妇,旋即明白二人因何退去,美目一转,佯嗔道:“小色鬼,老和尚怎还不回来,真真急煞人也!”梁萧喝得晕晕乎乎,闻言未及答话,便觉脚背疼痛,已被柳莺莺重重踩着。顿时酒醒大半,心知事出有因,随口便道:“啊……或是路上耽搁了,随后就到。”柳莺莺嗯了一声,又道:“你说,那铁盒当真在雷公堡么?”一边说,一边凝神细听,却不闻马蹄声响,心知那二人并未去远,正在店外窃听。

梁萧顺口答道:“你没听楚仙流说么?雷行空用假铁盒骗他,真盒还在雷公堡里的。”他口中说话,双眼却瞧着柳莺莺,见她嘴角含笑,意甚嘉许,情知并未说错话。柳莺莺眨了眨眼,又道:“他骗他的,关老和尚什么事,为何他要去雷公堡盗盒呢?”梁萧心中奇怪至极,但话已至此,不可不接,只得硬起头皮道:“他和楚仙流交情非浅,故而……故而一心盗出真盒,给朋友出气……”话未说完,忽听门外马蹄声响,柳莺莺腾地起身,将一小锭银搁在桌上,娇喝道:“伙计,备马。”伙计牵出胭脂,送梁、柳二人出门。梁萧忍不住问道:“莺莺,你方才说的话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柳莺莺笑嘻嘻将因由说了,梁萧惊道:“糟了,这岂非打草惊蛇么?”柳莺莺笑道:“若要盗盒,就要打草惊蛇!”见梁萧迷惑不解,便解释道,“纯阳铁盒是雷行空极看重的物事,放置隐秘。咱们贸然去盗盒,岂不要费心搜寻?如今雷震当九如去盗盒,势必心急火燎,回堡禀告。雷行空心中犯疑,必会去看顾铁盒!如此一来……”说到这里,笑而不语,梁萧恍然道:“如此一来,岂不给咱们做了向导!”柳莺莺敲敲他额头,笑嘻嘻地道:“算你小色鬼有点见识。”梁萧道:“莺莺,这般说,时机难得,咱们须得赶紧追上,别错过了。”柳莺莺一拍马颈,道:“我有胭脂宝贝,岂会追丢?迫得太紧,反倒不妙。”梁萧听她思虑周详,大感佩服。

两人行至镇外,忽见远处传来蹄声,柳莺莺蛾眉上挑,促声道:“快躲起来。”两人方才钻入树林,就看楚羽怒容满面,催马驰过。

柳莺莺瞧着楚羽去远,才舒了口气,梁萧奇道:“莺莺,你怎知道她要回来?”柳莺莺笑道:“她是楚家的人,听说娘家被骗,自然生气,照我瞧啊,她是去娘家报信!”梁萧道:“话不可如此说,她也是雷家的媳妇,就不怕惹婆家生气么?”柳莺莺冷笑道:“师父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到头各自飞’,他们为铁盒翻脸,也是有的。”说罢牵马走了五六步,忽听梁萧叫道:“莺莺。”柳莺莺回过头来,只见梁萧双拳握紧,涨红了脸,闷声道:“不管有多大的难处,我和你都不分开,死也不会。”柳莺莺怔了怔,只觉鼻酸眼热,低头啐道:“你这小色鬼,尽会说便宜话儿,惹人难过。”梁萧急道:“我才不说便宜话儿。”柳莺莺轻哼道:“若不是便宜话儿,就来给我牵马。”梁萧嘻嘻一笑,抢过马缰,走在前面。柳莺莺望着他的背影,眼角热乎乎的,流出泪来,但心中却似涌着蜜糖,甜丝丝的,十分快活。

二人行了一程,重又上马,胭脂马腿长蹄健,跑得轻快自如。不多时,便见雷震在前方埋头疾驰。两人远远缀着。柳莺莺心情快美,指点东西,欢然谈笑,梁萧虽觉她举止奇怪,但瞧着她一颦一笑,便觉惬意无比。过不多久,便见一座庞大坞堡,依山围田,方圆千顷,坞墙上箭垛如麻,多有守卫往来。

柳莺莺笑道:“姓雷的倒寻了处好风水!”梁萧发愁道:“守卫森严,怎好进去?”柳莺莺笑道:“做偷儿不翻墙进去,还从大门进入吗?”只见雷震一骑忽忽,直奔堡门,坞墙上守卫早见,聚到前堡迎接,便道:“小色鬼,赶快些,绕弯子去后堡。”梁萧恍然大悟,拍手道:“声东击西?”柳莺莺笑道:“不错,雷大少爷声东,咱们击西。”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两人策马绕到坞堡后山,只见林幽蝉噪,时有鸟鸣。柳莺莺跳下马,取下囊袋,催马入林,探手从囊中取出一副白亮亮的钢爪,上有八长来长的细软钢索。梁萧奇道:“这是什么?”柳莺莺笑道:“这叫遁天爪。”抖索一抡,钢爪便似长了眼睛,嗖的一声穿过箭垛,牢牢钩住,方欲纵上,梁萧攥住细索道:“我先上。”柳莺莺知他怕有危险,挺身先上,也不便辜负他的美意,放开软索。

梁萧挽索登上墙头,却见并无一人。柳莺莺随后掠上,收了“遁天爪”,方要纵身下墙,忽听脚步声响,似乎有人过来。其时墙头逼仄,不及旋踵,一旦与人撞见,势必警声四作。情急间,柳莺莺但觉手腕一紧,已被梁萧扣住,继而随他一个鱼跃,飘落堡外。柳莺莺大急,正要怨怪,忽见梁萧右手勾住墙头,顿时恍然大悟,随之照做,心中暗服他的急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