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乐极生悲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2:08
A+ A- 关灯 听书

雷行空岂容他得逞,撇开云殊,霍霍两拳将楚宫逼退。忽又见云殊斜刺里奔向柳莺莺,忙又横身阻拦。云殊无奈,只得回掌抵挡。楚宫心忖这两人武功均是胜过自己,即便夺得铁盒,也难轻言脱身,蓦然间毒念大起,倏地纵起,看似扑向柳莺莺,半路上却刷刷两剑,疾刺雷、云二人。二人惊怒交迸,纷纷喝骂抵挡。

三人分分合合,战成一团,柳莺莺趁机扶着梁萧夺路狂奔。忽听一声娇叱,楚羽、雷震从后袭来。柳莺莺以一敌二,顿时狼狈不堪,斗得数合,楚羽觑到一个破绽,她恨极了柳莺莺,只欲杀之而后快,当下长剑一振,疾刺过去,此时云殊恰好施展步法,脱出战团,见状吃了一惊,拔剑挥出,挑开楚羽的长剑。雷震见他出剑阻拦妻子,怒从心起,转身挥拳相向,一时夫妻二人双战云殊。柳莺莺趁机将身一纵,钻入巷中。

两人奔出一程,梁萧缓过一口气,只觉浑身酸软,便道:“莺莺,让我歇一歇。”柳莺莺将他放开。梁萧意存丹田,吸一口气,凝聚内力,怎料这一运气,丹田竟然空空如也。他当是疲惫之故,又提了几次气,丹田之气仍是毫无动静。柳莺莺怕对头赶来,不住回望,一转眼,只见梁萧痴痴发怔,不由嗔道:“小色鬼,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梁萧身躯一震,如梦初醒,迟疑道:“莺莺,奇怪得紧,我运不起内力了!”柳莺莺顿足怒道:“去你的大头鬼,这当儿你还有心骗人?”梁萧委屈道:“我不是骗人,我……我当真没内力了!”柳莺莺见他神色沮丧,不似作伪,不觉微微一怔,忽听身后传来衣袂破风之声,回头一瞧,只见云殊疾若星火,发足赶来,便叫道:“小色鬼,等会儿再说。”她将梁萧背在身上,放出“遁天爪”,扣住远处一角檐屋,纵身上房。

云殊一顿足,也蹿上屋脊,紧追不舍。此时雷行空、楚宫、雷震夫妇也纷纷自后赶来。柳莺莺到底是女流,本力稍逊,又负了一人,不出百步,便已呼吸沉滞,香汗淋漓,梁萧眼见对手从四面兜截过来,心急如焚,大声叫道:“莺莺,你一个人走吧,以后再来救我。”柳莺莺啐道:“胡说八道……”梁萧眼热鼻酸,涩声道:“莺莺,我不能拖累你的。”柳莺莺怒道:“说什么胡话,以前你不也背过我么,今天轮到我背你了,大伙儿一块儿死,一块儿活……”她呼吸一乱,脚下更缓,众人逼得越发近了。

梁萧听得这话,只觉眼角微微潮湿,抬眼遥望重楼叠舍,蓦地灵机一动,急声叫道:“莺莺,下房去。”柳莺莺早已方寸大乱,闻声跳下房顶。便听梁萧压低嗓音道:“向左,至路口转右。”柳莺莺也不多问,依言奔走。雷公堡房舍布局,合于八卦相生之理,本意困住外敌。梁萧内力虽失,见识犹在,当下凝神细察,不断出声指点,柳莺莺依法而行,东绕西转,房顶诸人稍一懈怠,竟被远远抛下。

柳莺莺奔出一程,只听梁萧道:“向左。”柳莺莺折向左边,方才转过墙角,忽地足下一顿,愣在当场。只见前方烈火熊熊,热浪扑面而来。梁萧虽谙阵法,但眼前这把大火,却出乎他意料,眼看二十丈外便是堡墙,前路却被烈火阻死,端地叫人计无所施。忽听两声长啸,梁萧回头一瞧,只见云殊与雷行空从房上飞蹿而下,并肩奔来。

柳莺莺疾奔了这一阵,已是双颊艳若桃花,呼吸急促。仓促间,她抬眼四望,只见房屋与坞墙之间竖着一杆大旗,高及数丈,上有方形旗斗。柳莺莺芳心一动,娇喝道:“小色鬼,抱紧些。”梁萧应声双手一紧,但觉柳莺莺娇躯温软如绵,虽在难中,也不由心中一荡,却见柳莺莺手一挥,“遁天爪”挂住一角屋檐。她借力上房,再一挥手,“遁天爪”便似一条长蛇,在半空中逶迤游走,眼看细索放尽,忽听咔嚓一声,恰好搭上旗斗边缘。柳莺莺心头一喜,望着烈火,秀目闪闪发亮,忽听得身后风响,顿时咯咯一笑,抓着钢索飞纵而下。

云殊轻功稍胜半筹,先一步抢至,飞抓梁萧背脊,哧的一声,却只扯下梁萧半幅袍子。眼瞧着柳、梁二人势如一阵疾风,冲开腾腾烈焰,落在对面堡墙之上。

柳莺莺落上墙头,心儿突突乱跳,乍觉衣衫须发均已着火,急忙放下梁萧,挥掌拍打,她的“冰河玄功”为阴寒之气,掌风所及,烈火顿灭。掉头望去,只见云殊与雷行空隔着一片火海,翘首立在房檐之上,瞪眼束手,神色懊恼。柳莺莺心中得意,纵声娇笑,娇靥映着熊熊火光,如霞映澄塘,明艳不可方物。

忽见雷、云二人交头说了几句,转身飞奔。柳莺莺猜想二人必是绕道追赶,发声呼哨,胭脂马顿时冲出山林。柳莺莺背起梁萧,纵身落下墙头,跨马飞驰。奔出数百步,回头瞧见云殊和雷行空站在墙头,她有心气气二人,便从锦囊里取出纯阳铁盒,笑道:“雷堡主,多谢馈赠宝盒,大伙儿就此别过,不劳远送了。”

雷行空气得脸色铁青,楚宫与雷震夫妇也陆续赶到,四人相互怨怪,吵闹不已。云殊却呆望着二人纵马远去,心头空落落、酸溜溜,不是滋味。正当失落,忽见官道尽处尘埃腾起,行来数十骑人马,云殊认得分明,心头大喜,高声叫道:“大师兄,你们来得正好,拦住这两个人!”这时间,只见马队中一骑越众而出,马上那个瘦小老者瞠目咬牙,满脸怒气,柳莺莺认得是“九头鼋”白三元。梁萧却认出为首一人长手长脚,气概豪迈,正是神鹰门主靳飞。

靳飞见白三元单骑突出,怕他有失,催马赶上,拽住白三元马缰,道:“白兄万勿鲁莽。”云殊此时纵下城墙,朗声叫道:“对头马快,摆阵伺候。”靳飞一点头,左手挥举,身后众骑散成半弧,向柳莺莺兜截过来。又听云殊叫道:“大师兄占住震位!方老守坎位,刘师兄守损位,郎师弟占同人位……”众人应声发动,占住各自方位,只见得马蹄缭乱,左右穿梭,翻翻滚滚向胭脂马卷了过来。柳莺莺正想策马硬闯。忽听梁萧道:“莺莺,不可莽撞。”柳莺莺撅嘴道:“你这小色鬼,就会坐着说话,好啊,你说怎样才好?”梁萧道:“你把马缰给我。”他适才指引道路,抛离追兵,柳莺莺对他已有几分信服,便把缰绳交入他手中。梁萧手把缰绳,欲要使力,却觉手臂酸软,一时间,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但见敌人飞快逼近,只得暂且收拾心情,扬声道:“‘八门天关阵’雕虫小技,何足道哉?”

云殊听他喝破自家阵法,大吃一惊,只此刹那工夫,就见梁萧缰绳后拽,胭脂撒开四蹄,蓦地倒退五丈。梁萧急叱一声,缰绳斜振,胭脂会意,向左疾奔。但尚未奔出三丈,梁萧忽又挽缰拽马,夹马右驰四丈。如此四五个进退,胭脂蓦地发声长嘶,纵蹄腾空而起,突入“八门天关阵”,似进还退,若走若奔。

这一阵变化奇快,瞧得众人眼花缭乱,团团乱转,浑然不知东西。云殊越瞧越惊,忽地心有所悟,失声叫道:“好贼子!归元步!”原来梁萧身处险境,竟然异想天开,驭着这天下第一灵通的胭脂宝马,使出仙鬼莫测的“九九归元步”来。

“归元步”合于九九之数,是“三才归元掌”中最厉害的步法,须有极高内力方能驾驭。以梁萧的修为,虽明知其理,却也无力施展。但胭脂马为马中翘楚,矫健无双,生而通灵,一经过梁萧驾御,便如一个精擅“三才归元掌”的绝顶高手,一时间,四蹄生风,往来骤驰,只两个来回,便将一座“八门天关阵”撕得分崩离析,倏地发声长嘶,闪电般破围而出,饶是云殊喊破了嗓子,也阻拦不住。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靳飞见状喝道:“稳住阵脚,取弓箭招呼!”众人纷纷取出弓箭暗器,梁萧冷笑道:“不害臊么!”一抖缰绳,胭脂忽东忽西,忽进忽退,虽非正道直行,那些箭矢暗器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无一中的。只一会儿,群豪便被越抛越远,空自粗喝乱骂,却没半点法子。

柳莺莺此番突围而出,只觉懵懵懂懂,如在梦里。直待胭脂奔出十余里,方才醒悟过来,反手给了梁萧一拳,喜道:“小色鬼,真有你的!”这一拳打得甚轻,谁料梁萧竟应拳仰倒,栽落马下。柳莺莺吃了一惊,下马将他扶起,但见梁萧头上破了一个口子,血如泉涌,面色涨红如醉,身子软耷耷的,怎么也站不起来。柳莺莺心中又疼又愧,小声道:“小色鬼,对不住了。”梁萧苦笑道:“才不关你事,我驭马用力太甚,有些手软。”柳莺莺皱眉道:“小色鬼,你究竟哪里不舒服?”梁萧也纳闷道:“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是浑身暖洋洋的,使不上劲。”柳莺莺道:“不痛不痒,就该没甚大碍,睡上一觉,也就好了。”

梁萧心忖只怕没那么简单,但也不愿让柳莺莺烦心,便点头应了。柳莺莺见他虚软模样,口中轻松说笑,心里却极为忧虑,给他缠好伤口,扶上马背。再瞧来路,蓦然有了主意,催马倒行一程,在麦田里留下一大串蹄印,乍一看去,便如反向顺行一般。柳莺莺笑道:“你看,那些笨蛋若是追上来,瞧见蹄印,必定糊里糊涂,追反了方向。”却觉梁萧默不作声,低头一看,只见他眯了眼,昏然欲睡。柳莺莺怕他长睡不醒,狠狠拧他一把。梁萧吃痛,睁眼道:“莺莺,我困得慌呢。”

柳莺莺忍不住泪涌双目,却怕梁萧瞧见更添心事,便掉过头去,假意埋怨道:“马上睡什么觉?要睡也去安稳的地方睡。”梁萧点点头,努力撑着眼皮。柳莺莺打马走了一程,忽正忽逆,故布疑阵。如此行了百里光景,举目一望,只见前方山坡上有幢民舍,便催马上前。那房舍早已破败,柳莺莺扶着梁萧入内,只见室内桌凳床铺都布满厚厚灰尘。柳莺莺私心猜度,此地距襄樊不远,前方南北交兵,战事频仍,百姓耕种不得其时,唯有抛田弃屋而去了。

柳莺莺将梁萧搀至床上。梁萧面上红晕不退,眼神浑浊,说道:“渴死啦,有水喝么?”柳莺莺摘下酒囊,还剩几口米酒,梁萧一气喝光,仍嫌不足。柳莺莺出门四顾,只见屋后断垣边有一口水井,大喜抢上,却见井底满是淤泥,已然干涸多时了。柳莺莺颓然坐在井边,托腮沉吟,想起来路上有条小溪,便起身入房,却见梁萧早已睡熟。柳莺莺探他鼻息,尚自沉稳,再抚他脸庞,却是十分烫手,霎时间,不觉心头酸楚,怔怔流下泪来,寻思道:“且让他好好睡一阵子,溪流就在不远处,我快去快回。”

她轻手轻足出了门,将门缓缓关上,方才呼出一口气,抬眼望去,只见远处长空一碧,心头不由舒展了些,忖道:“除死无大事。小色鬼当真成了废人,我就照看他一辈子。”她一念及此,便觉世间再无难解之事,转身跳上马背,一道烟去得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