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折弓为誓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50:50
A+ A- 关灯 听书

此时间,铁索桥只剩一条铁索。云、梁二人再不敢截断,或用足勾,或以手挽,凭着掌拳剑腿攻敌要害,进退翻滚之间,好似一对燕雀,贴在铁索上斗得难解难分。

阿里海牙和史富通都在桥那边看着。阿里海牙顾着义气,不愿逃走,史富通却怕梁萧丧命,痼疾无人救治,也不敢轻言离开。二人瞧到此时,均是张口结舌,但觉梁、云二人生死俱在一线,稍有不慎便会送命,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南方群雄也举着火把赶至,见状无不吃惊,有人举起弓箭,想要射击,但二人攻守如电,绞成一团,哪分得出彼此。

拆了三十来招,二人忽地不约而同用上了“巽剑道”。巽者风也,二人一时剑走轻灵,好似两片轻飘飘的落叶,绕着一条铁索,在峡谷天风中倏上倏下,浮浮沉沉。要知到了这个时候,什么手眼腿步都不管用,全凭轻身功夫取胜,越是轻灵的武功,越是奏效,“巽剑道”飘忽无定,最是适合。

拆了数招,二人看着对方使出一般功夫,心头好生不是滋味。云殊喝道:“你哪儿偷学来这剑法掌法?”梁萧哼了一声,只不答话。

这时间,阿雪悠悠醒了过来。那沈利绿林出身,心狠手辣,虽被云殊折服,但脾性依旧,加之挟怒而发,出手十分歹毒,若非阿雪自幼习练内外功夫,筋骨坚韧,早已没命,其间几度昏死,要是再让沈利鞭打一回,便不用刀砍,也要没命了。此时她略一清醒,身上便似火烧一般疼痛,忍不住呻吟起来,勉力从史富通肩上睁眼看去,模模糊糊看见两道人影在一条铁索上厮杀。看了片刻,蓦然认出梁萧的身形,恍然明白,梁萧已将自己救出,正与强敌相搏,惊喜之余又好生担心,用尽浑身气力,叫道:“哥哥,哥哥……”叫了两声,只觉一阵晕眩,又昏过去。

梁萧听得,心头一跳:“该死,我只顾跟这直娘贼赌斗生死,却忘了阿雪的伤势。”向云殊疾刺三剑,将他逼退,忽地挥剑下掠,铮的一声,铁索分成两段,两方人无不惊呼。但见二人出手如电,分别持着断处,凌空换了一剑,陨星般向峡谷两崖落去,眼看将要撞壁,却各自用足一撑,刹住去势,手足并施,抓着铁索向崖顶攀援。

群雄见状,张弓搭箭纷纷向梁萧射来,梁萧只得手挽铁索转身拔箭,但仅得一手,难以上攀。阿里海牙机灵,急忙伸手拉起铁索,史富通也来帮忙。梁萧得他二人相助,再也不管对面如何,双手齐用将铁索带得左右摇摆,避开来箭,但上升之速倍增,宛若闪电。云殊方才登上悬崖,梁萧也即将登顶,恰好一箭射来,梁萧反手接住,取下背上强弓,搭上来箭,也不细看,照原路一箭送回。那人不料他回手如此之快,猝不及防,那支箭左眼进,后脑出,将他钉在身后石壁上。群雄见状,无不骇然,弓在弦上,却也不敢再发。

梁萧跃上崖顶,一手按腰,与众人遥遥相望,面色阴沉,高声叫道:“你们为何劫掠我们?为何杀死我朋友?为何鞭笞我妹子?”云殊闻言,心头一沉:“看来这个冤仇永无消解之日。”当下也不示弱,扬声道:“我乃大宋子民,尔等蛮夷,犯我社稷,人人可杀!”梁萧一点头,道:“你们是大宋派来的么?”云殊大声应道:“是!”梁萧只觉血往上涌,头脑一热,高叫道:“好,我梁萧对天发誓,若不杀光你们,灭了这个大宋朝,便如此弓。”说着将手中强弓一折两段,随手丢下悬崖,反身抱着阿雪,与史富通二人大步离去。

群豪听得一愣,纷纷大骂。云殊见梁萧折弓为誓,不知为何,心头升起一股寒意。掉头看去,却见靳飞捂着大腿伤口,立在身后;再看众人,几乎是无人无伤,没几个完好无恙的,心头一痛,向靳飞道:“师兄,他们一去,鞑子立时便至,劫粮之计难以再用,北地也不可久留。还是早早撤回南边,另作打算吧。”靳飞叹了口气,一瘸一瘸向山上走去。云殊望他背影,木然不语。

楚婉见众人都已散去,上前一步,轻声道:“云公子。”云殊苦笑着叹了口气,大袖一拂,与楚婉转过身子,并肩向山上走去。

梁萧走了一程,停下察看阿雪伤势,幸得多是外伤,梁萧推拿一阵,阿雪便醒了,闭着眼只是呼痛。梁萧心酸难言,把她搂进怀里,阿雪觉出梁萧抱着自己,颤声道:“哥哥,阿雪痛……”梁萧双目赤红,似要滴出血来。

阿里海牙叹道:“梁萧,她皮肉之伤甚重,非寻医疗治不可。唉,那些家伙虽没用火刑,可抽打这女孩子比打我还狠。”梁萧恨恨道:“他们怨的是我,却在她身上出气。”阿里海牙寻思半晌,忽道:“好,咱们早早出山,叫来兵马,非将他们一个个零割碎剐不可。”

梁萧点点头,站起身来。阿里海牙忽地握住他胳膊,沉声道:“梁萧,若你愿意跟随我,我保你来日贵不可言。”梁萧摇头道:“我只求给我朋友和妹子报仇,富贵什么我不在乎。”阿里海牙一怔,哈哈笑道:“那还不是一样。”史富通忙道:“我也想跟随大人……”阿里海牙冷哼道:“早先叫你救我,你只管逃命,本来该将你军法处置的,但看你冒险来此的份儿上,功过相抵吧。”

史富通好生泄气,但又不敢多说,只得诺诺应了。梁萧道:“史富通,你虽然不是什么好货,但今日帮了我,我日后定然报答。嗯,告诉你吧,你其实并无毛病,不过是我做了手脚罢了。”史富通呆了呆,诧道:“我……我没有毛病?那……那就不会死了?”梁萧也不再说,抱着阿雪,跟阿里海牙向山外走去。史富通呆站片刻,忽地哈哈大笑道:“我没有毛病!我没有毛病啊!”他一旦得知自己无病,什么不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欢喜如狂,跟在二人身后拍手大笑。

三人只怕对方追赶,在山道上连夜疾奔,破晓时分出了伏牛山,来到山下大道。走了不出百十步,便听后方蹄声若雷,一队人马飞驰而来,梁萧一惊,握剑在手。阿里海牙却看得分明,叫道:“是自己人呢!”只见那彪人马近前,一人驰马而出,朗声叫道:“阿里海牙,是你么?”

阿里海牙听得声音,心头一震,叫道:“阿术。”那人听得又惊又喜,翻身下马,一把将他搂住,欢然道:“真是你!嗨,我派出近万人马搜索一晚,好歹是寻着你了!嗯,莫非消息有误,你没被那些宋人逮着?”他心中激动,一气说完,阿里海牙摇了摇头,苦笑道:“惭愧。我确实被人拿住,多亏百夫长梁萧冒死将我救出。嘿,我阿里海牙半生征战,昨日可说最是惊险。不过我失了圣旨,却是罪该万死。”

阿术笑道:“人回来就好,圣上英明岂会在乎这个?”说着掉过头来,看也不看史富通一眼,目光如炬,望着梁萧道:“你就是梁萧?”阿里海牙奇道:“阿术,你怎地一下子便看出来的!”阿术微微一笑,道:“我虽不是老鹰的眼睛,但还能分出黄狼和豹子?”按住梁萧肩膀,笑道,“你的部下很好!除了那个伤得不能动弹的,都有义气,整晚跟着大军四处寻你。”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梁萧听得心头一热,道:“我有一个伙伴受伤了,急需救治。”阿术点头,扬声道:“阿剌罕,你换两匹马给阿里海牙与梁萧。”一名将官应声换了马匹。梁萧乘上,阿术传令阿剌罕进山搜捕云殊等人,自与阿里海牙前往大营。

阿里海牙给他一掌,骂道:“你才胡赖,你既能一块儿要,为啥我不能一块儿要?”阿术笑道:“我先跟土土哈说的。”阿里海牙瞥了梁萧一眼,叹道:“也罢,我争不过你。不过,这家伙便如一匹骏极的野马,得要厉害的主人才能驯服。你比我厉害,更配做他的主人,不过也要小心,可别被他踢着。”

阿术眸子一闪,微笑道:“我让他去钦察营。”阿里海牙摇头道:“钦察营那群家伙眼高于顶,他是汉人,可呆不住。”阿术道:“他不是寻常汉人,伯颜元帅昨日对我说了,他有蒙古血统,比我还要高贵。”阿里海牙吃了一惊,要知阿术的祖父便是蒙古名将速不台,当即问道:“比你高贵,莫非……”阿术点点头,接口道:“我听伯颜说了,他有成吉思汗的血统,是黄金家族的后代!”阿里海牙神色大变。

说话间,元军大营遥遥在望。梁萧勒住马匹,举目看去,但见一条汉水浩浩荡荡,贯通南北,河上艨艟斗舰,成千累万,旌旗招展,仿佛云霓;江水两岸,雪白的蒙古包连绵不绝,犹若汪洋大海;两座十丈巨城各占东西,隔着汉水森然对峙,空中黑云如阵,低低压着城头。报晓刁斗携着晨风,自城中悠悠传出,此时间,元军大营的号角声也响起来,两种声音此起彼伏,在大地上来回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