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花妙术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52:03
A+ A- 关灯 听书

这时间,忽见那胡女拿着羽箭,气冲冲赶上来,她体态高挑丰腴,肌肤胜雪,眉长眼大,眸子蓝如海水,青灰色的头发结成辫子,自耳畔落下,缠在雪白修长的颈项上。一众钦察人见得,齐齐咽了口唾沫,心道:“哪来的漂亮妞儿,以前怎没见过?”那胡女走近,指着箭上的标记,用蒙古话道:“阿术大人,是你拿箭射我吗?”阿术哈哈一笑,正想将罪过揽到自己头上,梁萧却道:“不干他事,是我射的。”

胡女翠羽也似的眉毛微微一扬,高声道:“你为什么用箭射我?”梁萧道:“又没射着你,你干吗生气?”胡女冷笑道:“你将爸爸给我的夜明珠射落水里!再说,你就知道你一定不会射偏么?你说蒙古话,是蒙古人吗?我听说,蒙古人都是高傲的雄鹰,为什么雄鹰不去对付凶狠的苍狼,却来抓拿我这弱小的鸽子呢?”她一番话说得振振有词,梁萧虽然能言善辩,竟也无言以对。

阿术眼见形势尴尬,赔笑道:“兰娅,你别说啦,我赔你夜明珠好么。你住你爸爸的帐篷吗?待会儿我派人送过来。”兰娅将箭扔到地上,冷笑道:“你送的我不稀罕,我就喜欢爸爸给的珠子。”阿术笑道:“别拧气,我亲自送过来,火者还好吗?”兰娅听他问候父亲,怒气稍解,道:“爸爸很好!不劳你过问了。”说罢与另一个胡女转身去了。

一个钦察将领吞着唾沫问道:“阿术大人,这妞儿哪来的?生得不错!”阿术神色一肃,沉声道:“你们这群坏蛋,不要乱打主意。她是回回星学者扎马鲁丁的女儿,是幸福的毛拉、贤明者之王纳速拉丁所钟爱的学生,伊儿汗国唯一的女贤哲。八岁时她向真主神立誓,终身不嫁,将贞操献给天上的星星,并得到伊儿汗旭烈兀大王的赞许。你们这些粗人,就知道打仗杀人,哼,给人家提鞋也不配!”

众人听说她终身不嫁,连道可惜。梁萧寻思道:“回回星学者么?天机宫数术笔记似乎提过,说是回回人中顶厉害的大数家,还隐约提到,他们的计数算法与中土数术大不相同,但如何不同,却没说明。嗯,那个纳速拉丁竟被称为贤明者之王,真是胡吹大气。”他方才被兰娅骂得哑口无言,本就气闷,想到这里,更是老大不服。

阿术掉头勉励梁萧一番,忽听有战报传来,匆匆驰马去了。那些钦察人与梁萧不打不相识,又知他有蒙古血缘,轻蔑之意尽去,对他青眼有加,拉进帐里喝酒。大伙儿一同喝了两碗酒,直比亲兄弟还亲了。土土哈父亲是钦察的蒙古人,母亲却是斡罗斯人,故而会说钦察言语,到了这里,当真如鱼得水,跟众人抱成一团,大唱斡罗斯的牧歌,跳起家乡的舞蹈,囊古歹等人看得有趣,也加入进去,一起胡闹。

梁萧端了碗酒,将契尔尼老叫到身边,让人翻译,夸他矛法不错。契尔尼老是他手下败将,原本窘迫,但听梁萧一夸,却又说不出的高兴。二人喝了两碗烧酒,前嫌尽消。

众人正说得投机,忽听战鼓雷动,钦察军将士神色一变,纷纷丢了酒碗,飞奔而出,一边奔跑,一边穿戴衣甲、提矛携弓,飞也似跨上战马。第一通鼓尚未结束,众军各依所属,呼啦啦汇聚一处,行止快得不可思议,与喝酒时荒诞无稽的样子判若两人。梁萧也约束兵众,且将土土哈五人混合四个钦察战士,结成一个十人队,由土土哈担任十夫长。

瞬息间,钦察军集结已毕,飞驰出营。正往点将台奔走,忽听鼓声稍歇,号角声陡起,一长二短。那褐发千夫长阿速人合蚩蛮将手一挥,众军勒马止步。合蚩蛮叫道:“听号令,是命水军出战!宋人先从水道进攻了!”钦察军共有三翼军,一翼千人,每翼设一长,皆归阿术节制。合蚩蛮在千夫长中资历最老,战功最大,故而平日都由他发号施令。

合蚩蛮略加推测,挥鞭一指,叫道:“我们去西南边,以防城里的宋人从陆上出援。”诸军疾往西驰。还未越过前方山冈,便听襄阳城炮声大作,但见城门大开,宋军步骑千人冲突而出,一字城的元人汉军当先迎上,阵势还未对圆,双方便已动手,一时乱矢如雨,血流满地。

襄阳城头轰鸣不断,巨弩大炮呼啸,向元军阵地泻落,元军前锋死伤惨重,向后稍撤。

宋人步兵趁势冲上,一队持着藤牌短刀,滚地来斩敌骑马腿,一队举着神臂弓,向元军步兵激射。元军步骑顿有纷乱之象。城头又是一声炮响,宋人马军突入元军阵中,弯弓舞枪,来回冲突,只两个回合,元军顿时溃乱。

合蚩蛮立马冈上,遥遥观望,笑道:“宋人很卖力,汉军不成啦,我们上吧!”众军正要驰马奔出,梁萧叫道:“慢着。”合蚩蛮道:“怎么?”梁萧道:“等宋人伏兵出来。”合蚩蛮皱眉道:“什么意思?”梁萧道:“我方才估算过了,两军交战之地,仍为城头强弓大弩覆盖。宋军却引而不发,派兵马与我激战,分明是故意装出模样,吸引我精骑驰援,然后佯败入城。而我步骑则暴露于弩炮之下,到时宋人炮弩齐发,便是再强的骑兵,也要被冲乱阵脚,然后他精锐突出杀我个措手不及,若我所料不差,宋人后方还有精兵潜伏。”

合蚩蛮一皱眉,还没说话,忽听一骑传令兵飞驰而来,叫道:“阿术大人有令,命你按兵不动,待会儿城内宋军伏兵攻出,立时冲上,截断他们归路,歼灭于城下。”合蚩蛮望着梁萧,心道:“奇怪,他竟与阿术大人想得一般。”传令兵话音未落,两支汉人骑兵赶到,从左右两方向宋军冲至。来回一绞,宋军顿时溃败,向城内退却。元军未及挥军进击,宋军早已炮弩大动,轰隆之声震响耳鼓。顷刻间,炮石雨点般向汉人骑兵落下,元军顿被断成两截;只听城中号炮激响,四千宋骑如狂风飙出,驰入元军阵中,大肆杀戮。

元军抵挡不住,向后退却,宋军得势,准拟一鼓作气,将这四翼元军冲垮,一时势如破竹,紧追不舍。此时间,城内又奔出两千名弓弩手,成鹰翅之状,由左右两翼,配合骑兵阵势,向元军激射,元军进退不得,左右难遁,顿时人马杂沓,死伤惨重。

梁萧看到此时,叫道:“时候到啦!”合蚩蛮道:“阿术大人还没说话。”梁萧道:“机会不待人。宋人本就胆怯,突袭得手,难免见好就收,我看它阵势,非要穷追猛打。”经过先前赌斗,合蚩蛮对他颇是信服,立时号令三军。

钦察军将士早已等得不耐,闻声而动,从山冈之上突驰而下。此时阿术的传令兵迎面赶来,叫钦察军进击,忽见其已然出击,甚是惊诧。合蚩蛮不及听令,率军疾若飞电,迂回到襄阳城前。此时汉军溃乱,死伤惨重,宋人骑兵正拟后撤,两千弓弩手方才发完一矢,也欲再度抽箭上弩,掩护骑军返城,不料钦察军来得突兀,仓皇之际,不知如何抵挡,争先恐后往城内跑去。

合蚩蛮马鞭倏指,三翼钦察军于狂奔之中,分作三股,一股剿杀弩手,一部断绝骑兵归路,还有一支由合蚩蛮亲自率领,冲入宋军骑兵之中。但见马如龙飞,矢如雨下,钦察铁骑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扫过襄阳城下,元朝汉军趁机反击,四面截杀,两炷香工夫,五千宋军溃不成军,几乎死伤殆尽。

合蚩蛮酣战片刻,遥见败军后撤,襄阳城门未及关闭,大觉有机可乘。他素来骄横,自恃本部马匹骏极,快不可言,一时兴起,长鞭挥出,欲要趁胜挥军,闪电般直捣襄阳,立下天大功劳。

梁萧正率手下百人围歼宋军残敌,见状骇呼道:“去不得。”但呼叫声淹没在喊杀声中,合蚩蛮哪里听到。他一马当先,与其他二名千夫长各领兵马,飞骑逼近襄阳城下。这时间,只听一声巨响,城头巨弩大石铺天盖地砸下,以雷霆之势将合蚩蛮等人一时淹没。

梁萧大惊失色,飞身下马,仗着身法轻功,行险钻入炮石之间,但见合蚩蛮一行血肉模糊,连人带马,早已成了团团肉饼,分不出彼此。

梁萧见无活人,只得退出,在炮石间穿梭不定。守城宋军早有准备,炮石密集,似是无休无止,饶是他轻功厉害,步法绝世,让过大石巨木,也未能躲开较小石块,背上重重挨了一击,这下足有七八百斤之沉。梁萧一个踉跄,消去大部力道,喉头阵阵发甜,闪身躲过一块百斤巨石,跌跌撞撞奔到大队之中,方才跃上马匹,待得脱出弩炮之下,他再也忍耐不住,伏着马背,一腔鲜血脱口而出。

这一合,钦察军损失异常惨重,三名千夫长尽死于城下,同时还有三百人丧命,留下十来个百夫长,一般大小,各自号令,诸军群龙无首,乱哄哄一团。襄阳太守吕德乃大宋名将,深明韬略,看出其中便宜,不顾精锐连丧,又遣三千铁骑驰出城门,一千骑阻隔汉军,令其无法相救,两千骑直冲钦察军,存心要将这支元军精锐一举击溃,挫灭元人锐气。

钦察军创建以来,从无败绩,胜时固然越战越勇,兵锋极锐。但所谓刚不可久,锋锐易折,这支不败之师一旦遇上挫折,反而缺少坚韧不拔之气。何况他们以同胞之谊治军,极为重情,合蚩蛮等人一死,个个都失了理智,当下也不依战法,蜂拥而出,凭着骑射精熟,各自为战,与宋人拼命。此举大违兵家之道,正中宋人下怀。宋将见机,密集阵形,乘势冲突,将钦察军分割开来,令其前后左右不能相顾,然后分兵纵击,大肆屠戮。平日钦察人目高于顶,欺人太甚,各路汉军对这支色目骑军甚是憎恶,看其大败亏输,心中暗喜,纷纷消极应战,并无丝毫援救之意。

阿术担负襄樊南面防御,指挥水陆两军,此时水战遇上厉害对手,难以分身别顾。忽听传令兵报,遥遥一看,但见陆上稳操胜券之局倏忽逆转,惊骇欲绝,也顾不得水上,当即下了帅台,让传令兵火速召集骑兵,打算亲自来救。但只这片刻之间,钦察军十停中已去了二停。

便在此时,忽见宋军阵势骚动。一队钦察人马冲透宋军重围,约有百骑之众,却是凝而未散,阵势井然,在宋军阵中来回扫荡,当头之人正是梁萧。他受了内伤,本将军务交于土土哈打理,突见宋军杀来,己方兵马失控,急忙驰马而出,大声呼叫,在乱军中竭力约束部众。他手下百人近日来连番遭折辱,已不如其他队伍那般骄横,加之土土哈等五人及契尔尼老全力相助,这一百来人终究没有溃乱。

梁萧观敌破绽,当强击弱。一待稳住军心,便与土土哈五人结成“六花阵”,以阵法为枢纽,带动百人队,批亢捣虚,反复冲敌阵势。并让土土哈、囊古歹、契尔尼老以钦察语呼叫同伴,加入己阵。

钦察军何等厉害,方才一盘散沙,自是容易欺负,此时有了首领,其心如一,无不以一敌十,他们从未遭受如此败绩,怒火中烧,听从梁萧号令,左冲右突,拼死冲杀。梁萧观敌阵势,见宋军兵马走动,似欲斜插两胁,便命钦察军两翼散开,挡住宋军突袭;又令土土哈率本部精锐,趁时飞骑突阵,直透对方心腹,以劲弓锐箭,连毙宋军数名大将。三千宋军群龙无首,顿时土崩瓦解,被钦察军来回驰突,杀得尸横遍野。

吕德见状大惊,亲率四千步骑出援,勉力救下两千残军,其他一千多人无一幸免。吕德率军且战且退,直至城墙之下。梁萧知道对方炮石立时又会打下,急令全军后撤,一点兵马,竟然折了七百多人。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