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襄阳攻防 · 四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53:29
A+ A- 关灯 听书

梁萧挥鞭收兵,但见五十袋箭将尽,钦察军人马貌似雄强,实已疲敝不堪,难以再战,当下回归百丈山大营。张世杰虽是当世名将,但方才两阵吃亏太甚,眼睁睁看他人困马乏,缓缓离去,竟也不敢再派一兵一卒。

经此一战,宋军丧师五万,“黄毛鬼”之威震慑大宋。江汉一带,能止小儿夜啼。

宋将夏贵得知范文虎的步骑军遭遇如此惨败,一日数惊,看到张弘范水师来攻,未发一箭,便掉转船头,逃回郢城,再一看范文虎惨状,心中大是庆幸。

半月后,元军终于突入樊城。至此,宋元两国相持六年之后,樊城陷落,襄阳城彻底沦为孤城。

同月,元廷下旨,以梁萧战功卓著,领钦察军总管。伯颜将新征的四千蒙古精骑并入钦察军,钦察军增至七千,兵力之强,一时无二。

伯颜休整一月,重又进逼襄阳。他命刘整率元军水师溯流而上,依樊城列阵,逼近襄阳水门,命阿术围南,阿里海牙围西,自率大军围北,将个襄阳孤城围得水泄不通。

伯颜深知襄阳城池坚厚,兵精粮足,便有回回炮,也不易攻克。与众将商议之后,欲不战而屈人之兵,围而不攻,派刘整招降吕德。

刘整本为宋军降将,与吕德乃是故旧。谁知他单骑到了城下,方才喊话,城头便乱箭射下,刘整肩上中箭,狼狈逃回。元军将领无不大怒,刘整更是赌咒发誓,破城之后,定要屠尽襄阳。

伯颜见不能招降,发军十万,四面进逼襄阳。他亲率大军于北面架起回回炮,命梁萧率钦察军守卫炮台,以防宋军凭精骑攻取,然后自率两万兵马,以巨型云梯列阵于后,拟城头宋军中炮溃乱登城。

伯颜发出号令,扎马鲁丁启动回回炮。襄阳城高大坚厚,远胜樊城,扎马鲁丁连发三炮,都只击中城墙,但力道雄浑,整个襄阳城都为之撼动。扎马鲁丁见状,将回回炮拆解,前移百步,以较小石块打出,终于一炮打到城上,砸死两名宋军。宋人好生惊惶,齐齐喊叫。回回炮又发十炮,皆打上城楼,宋军死伤甚众,顿时溃乱。伯颜大喜,重赏扎马鲁丁,而后指挥步军,以千头牯牛拖拽二十架巨大云梯,上载一千弩手,越过回回炮,逼近襄阳。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便在此时,襄阳城墙两端,忽地升起两个奇形怪状的物事,高约十丈,宽二十来丈,时起时伏,形如一对比翼齐飞的苍鹰,俯瞰城下。

扎马鲁丁正命人绞动回回炮,乍见城头出现如此怪物,一怔之间,那对怪物已然齐齐轰响,只见两枚百斤巨矢,一左一右,直奔回回炮而来。绞索力士见状,无不惊呼溃逃。梁萧急令钦察军闪避,方才发令,便听巨响轰鸣,泥土飞溅。待得烟尘落定,两门“回回炮”已被击成粉碎。扎马鲁丁被碎石击伤,头破血流,昏倒在地。

伯颜终于明白过来,这对怪物乃是两张前所未见的巨大床弩,震惊之余,发出收兵之号,却已迟了。云殊指挥宋军填弩再发,这次用上了火矢,一次十发,一发十斤,嗖嗖嗖轮番发射。顷刻间,只见二十架云梯相继粉碎燃烧,弓弩手带着浑身烈焰,惨叫跌落,非死即伤。近千头牯牛遇火而惊,不听约束,拖着云梯残骸,反冲元军阵势。元军虽是精兵强将,也难以抵挡,阵脚大乱。云殊趁机发令,那两门巨弩八方转动,将元朝大军击得死伤枕藉,人人只顾狂奔逃命。

梁萧急率钦察军前突,以强弓射杀冲阵牛群,以图稳住阵势。云殊看得真切,命人将床弩升高,瞄准钦察军。只听数声弩响,十余名钦察军人仰马翻,血肉模糊。宋军屡败于这支无敌铁骑,恨之入骨,见其吃亏,狂喜无比,齐声叫道:“天罡——破阵!天罡——破阵!”声若雷霆,响彻碧空。

喊叫声中,云殊又发数矢,专打钦察军。钦察骑兵虽然马快,但裹在败军之中,难以机动闪避,顿时伤亡惨重。梁萧眼看大势已去,急令收兵,谁料呼啸声起,一发巨矢来势若电,直奔他面门。梁萧身手奇快,于间不容发之际,弃马滚落,马匹却惨嘶一声,被那石箭截成两段,将梁萧压在身下,此时数头疯牛口吐白沫,狂冲而至,转眼便要将梁萧踩在蹄下。

土土哈见状,连珠箭出,射死当先的四头牯牛。梁萧得了暇,钻出死马之下,额角却被矢尖划破,鲜血长流,双眼迷糊一片,蒙眬中只见牛角晃动,一头疯牛猛冲过来,当下闪身一掌,内劲透入牛头,那头牯牛哀嚎倒地。此时囊古歹牵马赶至,梁萧翻身上马,连声呼喊,约束钦察军后撤。

吕德见钦察骑兵溃败,欣喜欲狂,亲率大军突出城外,五千精骑居中,两千弩手在右,靳飞、方澜率南方豪杰挟刀盾在左,三翼人马跟在元人败军之后,拼命追杀。一时间,元人血流遍野,溃势一发不可收拾。伯颜连杀数名逃卒,依然挡不住败北之势。

宋军一气追出两千步,城头矢石方才无法打到。但元军死伤无数,已不成军,只想如何逃过矢石,故而斗志全无,任凭宋军砍杀。襄阳城头十万军民齐声发喊,以助军威。伯颜自统军以来,从未遭逢如此大败,惊怒之余,竟不知如何应付。阿里海牙从西面救援,史天泽也统率水军,向陆上发炮,皆被城头巨弩打得溃不成军,宋军存心为樊城守军报仇,以倾城之兵自三门杀出,仗着城头神弩,人人舍生忘死,奋勇杀敌。

此时间,梁萧奔出两千步之外,见无矢石打到,勒马转身,放声清啸。这一啸宛若一阵长风吹过战场,虽在喊杀声中,也是清清楚楚。钦察军纪律森严,听得叫声,立时不再溃逃,转动马匹结阵。虽然未必就是六人,但六花阵也并非非六人不可,便是三五人数,也自有相应变化。此时仿佛当日马球乱战,众军于极混乱之间,既要稳住阵势,不被冲散,又要进击对手。

梁萧的练兵妙法此时大显奇能,只挤一桶羊奶工夫,幸存的钦察军分六部集结,由梁萧、土土哈、囊古歹、李庭、王可、杨榷各自率领。宋军从城头看去,就仿佛六朵大花,在战场上绽放开来。

吕德急令众军死命拦截,不让六阵合一。梁萧再发长啸,六阵转动,成“回雪之形”,阵势飘忽不定,聚散无方,来回冲击宋军阵势,顷刻间便冲透阻隔,结成一军。

吕德见其人数只剩两千,转命大军围歼。梁萧长鞭凌空数振,诸军会意,各自演化,转眼阵成十字,变成“南斗之形”,故意让宋军围住,待其合围之时,钦察大军倏忽化作“旋风之形”,以梁萧为轴,挥矛张弓,如旋风般在重围中狂飚起来,近万宋军瞬息溃乱。吕德见势不妙,急命退军,宋军四散,尽往来路奔逃。

梁萧对那两张床弩十分忌惮,不敢追击,长鞭再挥,钦察军阵势又变,变做“长虹之阵”,阵成弧形,弧顶在前,两翼居后,不疾不徐逐出二百多步,倏尔矢石飞至,落在阵前。梁萧勒马扬鞭,众军齐齐驻足,异常整齐。

梁萧忖度巨矢再难打至,驻马眺望,只见前方城下,元军人马尸横遍野,旌旗四处散落,云梯残骸青烟缕缕,仍在燃烧不绝。还有许多士卒肢残臂断,躺在地上,发出凄厉呻吟。

梁萧见此惨状,心如刀割,当即亲率三百精锐,以快马驰出,强行冲透宋军阵势,突到城下,将幸存伤者援上马背。云殊暗叫一声“来得好”,令旗一挥,发出矢石,但梁萧此次已有防备,凭着骑术精绝,阵势神妙,人马聚聚散散,变化莫测,云殊发矢数十,竟未中一人,反倒误伤了好些宋军,只得无奈停住。

直到此时,元军阵势始才当真稳住。伯颜不敢再战,收束败兵,缓缓向北撤入大营。宋人军威大振,欢呼声便如山呼海啸一般。吕德更是眉开眼笑,命人连夜潜出城外,通报宋廷,坚定朝野援救襄阳之心,当夜则摆下酒宴,犒劳诸军。

却说那两张无敌巨弩,乃是“穷儒”公羊羽参照古今弩炮,设计而出,不类寻常弩炮。此弩不但势大力强,举世无双,还能凭借机栝急速升降,八方转动,瞄射精准异常,遍及远近八方;而且填装炮石也很便捷,一发打出,第二发立时装上。因其一发至多三十六矢,暗合三十六天罡之数,故名“天罡破阵弩”,实是当世守城的不二利器。

当日云殊入城之后,便画出图样,请吕德派遣工匠建造。虽是早已起造,但因构造繁复,装设费力,吕德心中存疑,不大重视,故而始终拖着未能完工。直到“回回炮”攻破樊城,吕德无奈之下,方才抱着一试之心,加派人手,协助云殊昼夜赶工,终在十日前造成两张,装在城头。临交战时,吕德故意引而不发,借苦肉计将元军引到城下,再将“天罡破阵弩”升起,先碎“回回炮”,再攻元军战阵,果真是弩如其名,一发破阵,若非钦察军力挽狂澜,元人损失,只怕还要惨重。

元军惨败回营。伯颜火速召集大将,商议对策。扎马鲁丁带着伤,与兰娅一同来向伯颜请罪。伯颜摇头道:“这不怪你,全怪我冒失轻进,方有今日之败。”反而赏了扎马鲁丁百两黄金,命他下去养伤歇息,却让兰娅留下,问道:“回回炮能打得更远么?”兰娅道:“老师设计器具,一旦想得妥当,无法改进。我和父亲的本事,难以让它再远。况且我们从下往上发炮,那床弩却是自上下击,本就占了很大的便宜。”

史天泽被这番话勾起往事,叹道:“当年蒙哥大汗攻合州,也是被宋军强弩打伤,不治驾崩。但那张‘破山弩’也远没今日这弩厉害。这两张弩只需在城头放着,任是谁人,也难抢进了。”刘整也道:“宋军弩机自来犀利。当年宋太祖破南唐时,曾以强弩贯穿象腹,击破南唐象阵;宋辽澶渊之战时,寇准指挥宋军,以千步强弩将契丹名将萧天佐击杀于军阵之中,迫使辽人退兵。但无论如何,都没这张怪弩可怖,要破此弩,非得有更强的石炮不可。”

众将心有余悸,你一言,我一语,闲话说了许多,主意却拿不出一个。眼看伯颜浓眉紧锁,面色越见阴沉,郭守敬沉吟良久,忽地起身道:“大元帅,为何不见梁萧将军?”伯颜道:“钦察军首当其冲,伤亡惨重,梁萧也受了伤,我让他回营休整去了。”郭守敬道:“梁将军长于巧思,不妨召他来问,或有法子。”伯颜想起梁萧攻破浮桥之事,点了点头,命人传召。

梁萧入帐,听众人说了,思索片刻,道:“今日我就近看过,回回炮所以强大,在于炮身架设合理,齿轮铁链转动省力。兰娅给我的回回书中,有希腊数家阿吉米德传下来的杠杆术和齿轮术。阿吉米德曾道,只要巧妙运用支撑之地,杠杆越长,力量越大;至于齿轮、偏心轮、连杆、转轴互动之妙,阿氏也有精妙论述。我看只须加长炮身,增以连杆齿轮,定能让石炮打得更远。”

兰娅恍然道:“我只想回回炮是打仗的,却从没想过竟来自阿吉米德的学问。但若增加齿轮,就需得改造大炮式样了!”伯颜听有了法子,内心喜不自禁,面上却兀自阴沉,命梁萧于两月之内造出石炮,兰娅、郭守敬、扎马鲁丁共为辅佐。

当夜扎马鲁丁将“回回炮”图纸奉上。四人磋商两日,重画图纸,命名为“襄阳炮”,让工匠制造。

石炮造毕,梁萧在百丈山试炮,投射百斤石块,比前炮远了二百步,但仍不及“天罡破阵弩”。众人商量之后,重造更大之炮。此番造好,需得一百多人方能绞动八个曲柄,不想才一绞动,精铁铸就的铁链便无法承受,纷纷断裂。众人一时愕然,郭守敬苦笑道:“人力有时而穷,物力亦然。”扎马鲁丁很是丧气,道:“老师造那么大,就只能那么大,想大也大不了。”众人想到限期,均是发愁。

梁萧默不作声,在地上计算一阵,忽道:“若在襄阳城前筑台,可从台上发炮,只须高台有襄阳城一半高,就能打到一千六百步。”兰娅道:“石炮重数十万斤,若是太高,怎么弄上去?就算你聪明,借机关弄上去,也还在那张弩的射程之内,台没筑起,就被打垮啦!”

梁萧不作声,放了十斤左右石头到炮上发射,竟打到了一千八百多步。扎马鲁丁皱眉道:“石块太小,砸不了人。”梁萧心头一动,忽道:“若不是石块呢?”扎马鲁丁诧道:“不用石块用什么?”

梁萧拧起眉头,回望着襄阳城楼,久久不语,兰娅再问时,他才道:“我有一个法子!可是太狠了些。”三人惊问其故,梁萧迟疑半晌,终究说了,三人听得面面相觑,一时间皆没了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