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魂断钱塘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57:36
A+ A- 关灯 听书

二人向东南山区一路行去,不想沿途元军兵马更多,梁萧竭力绕行,方才勉强避过,与阿雪进入山中。走了约摸半日,正午时分,梁萧选定歇息之地,以掌力震断树木,与阿雪修了一座窝棚,准备长住一段日子,待自己出走的风声过去,再去他处。

梁萧搭好窝棚,正想坐下歇息,忽听十丈外灌木丛中哗哗作响,情知野兽在旁,心头一喜:“妙得紧,晚饭有着落了。”当下屏住呼吸,纵身掠至,左手拨开草木,右手如风抓出。这一抓精妙绝伦,涵盖丈余,便是虎豹,也绝难幸免;哪知草木一分,却露出一张布满惊恐的小孩脸蛋。梁萧大惊失色,硬生生收回劲力,爪势凝在那小孩脸上,却见那孩子不过四五岁年纪,衣衫破碎,脸上沾满血泥,被这一吓,小嘴大张,哇哇哇哭将起来。

他这一哭,梁萧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忽见小孩身后又钻出个稍大的孩子,双手一分,颤声道:“别……别碰我弟弟……”一句话没说完,只听淅沥沥的声响,梁萧低头一看,敢情这大孩子嘴上虽硬,实则已然吓出尿来,心中又是吃惊,又觉好笑:“这荒山野岭,怎地冒出两个孩子?”举目一望,却见二人身后躺着一个男子,身着宋军衣甲,破碎染血,当下拨开二子,伸手探他鼻息。那大孩子叫道:“别……别碰……”见梁萧不理他,又惊又怕,也哭了起来。

梁萧见那人气息断绝,死了多时,心头黯然,站起身来。此时阿雪听到哭声,赶了过来,见此情形,大觉惊奇,当下将二人搂将过来,温言宽慰。两个小家伙却似有满腹委屈,阿雪越是宽慰,两人越哭得厉害,那较小的孩子边哭边叫:“妈妈。”

梁萧皱眉沉思片刻,抚着小孩头顶,软语道:“你们叫什么名字?”那两个小孩仍有些怕他,那较大孩子身子一缩,怯怯地道:“我……我叫昰儿,他……他叫昺儿……”

梁萧道:“你们来这里作甚?”昰儿眼泪不绝涌出,哭道:“我……跟弟弟正在睡,姑爹突然闯进来,把我们抱上马,好多人在后面跑,好多人都死了……姑爹……就死了……呜呜呜……姑爹就死了……”说着又哭起来,昺儿也跟着哭。

赵昰说得颠三倒四,含混不清,梁萧的脸色随他诉说而忽明忽暗,过了半晌,苦笑道:“想不到,竟在此地遇上你们。嗯,你们姓赵吧!”两人瞪大眼睛望着他,昺儿脆生生地道:“叔叔……你……你怎么知道呀?”梁萧一愣,忖道:“生平倒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叔叔!”当即和颜道,“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们姑爹叫杨镇,你妈妈姓全,奶奶姓谢!”二人更是惊讶,昺儿露出警惕之色,缩进阿雪怀里,声音打战:“你……你来捉我们的吗?”

梁萧更无疑虑,寻思道:“昨日便听说附马杨镇挟持益王赵昰、广王赵昺逃往南方,脱欢担负追踪之责。原来山外那些兵马竟是脱欢遣来捉拿这二王来的!”他盯着二小,眉头大皱,又忖道:“但这益王赵昰、广王赵昺竟是两个不满十岁的娃娃,当真叫人设想不到。”他一心脱出战争之外,不想方才弃官出走,便又陷入此等麻烦,一时浓眉紧蹙,大感棘手。

阿雪给两人拭了泪,柔声问道:“你们饿不饿?”赵昺点头道:“昺儿好饿,有燕窝吃么?”阿雪愕然,摇头道:“没有啊!”赵昰吞了口唾沫道:“五珍脍呢?”阿雪愣了愣,又摇了摇头。赵昰小眉头一皱,道:“墉鸭羹有没有呢?”阿雪叹道:“都没有,只有牛肉饼呢!”说罢拿了干粮、泉水过来,二人虽在锦衣玉食里长大,但此时一天没有进食,着实饿极,抓过面饼猛嚼,急得阿雪连声叫唤,只怕二人噎着。

梁萧默不作声,离开了一阵,回来时脸色铁青,将阿雪叫到一边,将两人来历说了,沉声道:“咱们一路上遇上的兵马,都是冲着他们来的,刚才我已瞧见许多元人军士,只怕过不多久,便会搜到这里。”阿雪惊道:“那我们找个隐蔽处藏起来。”梁萧摇头道:“脱欢领了将令,必会倾力搜捕。他手下兵马甚广,能人众多,仅是贺陀罗,便难应付。如今这片山峦已被重重围困,届时千军万马一齐搜山,无处能够藏身。”阿雪听到贺陀罗之名,不由打了个寒噤,颤声道:“那怎么好?难道将这两个孩子扔下不管?”

梁萧神色阴沉,缓缓道:“阿雪,伯颜已经颁了号令,擒住这两个孩子,就地处斩。军令如山,决无更改。你我要离开此山,或许不难,但这两个孩子要想活命,十分不易。”阿雪望着他,细眉紧蹙,发起愁来。

此时间,忽听人声传来,梁萧一皱眉,转身抱起两个孩子,与阿雪行走一程,只待人声消失,方才钻入一片山谷,觅地歇息。赵昰惊惧过度,很快沉沉睡去,赵昺却精神尚好,嘴蜜里调油,叫梁萧叔叔,又叫阿雪婶婶。阿雪脸上羞怯,私心里却颇欢喜。梁萧却淡淡一笑,自去一边喝酒。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阿雪和赵昺东拉西扯地说了一阵话,见他精乖可爱,又想到山外那么多人要取他性命,心中好不难过。想了一会儿,忽地手指梁萧,在赵昺耳边低声道:“昺儿,你给那个叔叔磕几个头,叫他两声叔叔!”赵昺瞪圆亮晶晶的双眼,茫然不解,阿雪轻轻推他一把,低声道:“快去呀!”赵昺不明就里,依言来到梁萧面前,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呆呆站着。梁萧正喝闷酒,见他畏畏缩缩,奇道:“你做什么?”赵昺被他吓了一次,始终有些怕他,梁萧一出声,顿时心惊胆战,两腿一软,扑地跪下,磕了个头。梁萧大为惊讶,看他还要再磕,急忙扶住,叫道:“小家伙,你这是为什么?”赵昺不知如何回答,嗫嚅道:“叔叔……叔叔……”叫了两声,心头一阵害怕,禁不住哭了出来。

梁萧好不惊讶,阿雪走上前来,抚着赵昺的头,笑道:“哥哥,他想认你做叔叔呢!”梁萧看她神情,顿知根底,心道:“笨丫头,你也太小觑人了。”看着赵昺红扑扑的小脸,又忖道:“不管他爹爹是皇帝也好,妈妈是皇后也罢,他终归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娃娃!”怜意大起,拭去他的泪水,微笑道:“小家伙,无论如何,我都会护你周全。”

阿雪喜道:“昺儿,叔叔答应护你,还不磕头?”赵昺虽不大明白,但也依言磕头,梁萧慌忙托住,阿雪这才将赵昺抱回,照顾他睡去。

梁萧心事重重,始终未曾合眼,到得半夜,忽听金铁交鸣声,暗暗吃惊,当下携起弓箭赶到北面。举目望去,只见远处山道上火光通明,数十个元军举火舞刀,正与四个宋人厮杀。忽听一声惨呼,宋人中倒下一个,再一霎的工夫,又倒两人,仅剩一名女子,披头散发,长剑狂舞,如中疯魔一般。

元军有意生擒此女,一名百夫长大声吆喝,众军两面包抄,欲要断她退路。梁萧生出侧隐之心,纵身跃下,觑那百夫长一箭射出。那人闷哼一声,颈上血流如注,梁萧贴地飞奔,连连开弓,当真箭无虚发,元军不明虚实,纷纷叫喊退却。那女子趁机钻入林子,梁萧低喝道:“来!”当先疾走,那人紧随其后。

二人七转八转,到了歇息之处,借着火光映照,梁萧认出那人,大吃一惊,敢情那女子竟是楚婉;楚婉更是骇异,举剑欲刺,却又知不是敌手,一时间进退不能,神色尴尬。

梁萧皱眉道:“怎么是你?”楚婉怒道:“这话理当我来问才是!”这时候阿雪和两个小孩闻声醒来,楚婉转眼望去,忽地双目一亮,扑上前去,拉住赵昰、赵昺,喜道:“你们……怎在这里?驸马爷呢?”赵昰咕哝道:“姑爹死了。”

楚婉面色一黯,蓦地心生警惕,挡在二人身前,瞪视梁萧。梁萧冷道:“我若有歹意,何必等到现在!”楚婉双颊一红,放下剑,将两个孩子搂在一旁,问东问西。原来她离开常州之后,到了临安,协助二王出逃,但元军势大,一队宋人被冲得七零八落,遁人深山,楚婉躲了半日,终被元军搜到。

梁萧心知元军迟早搜来这里,当即熄了篝火,自去要隘处布设木石机关。楚婉防范梁萧,一夜中握剑守着二王,寸步不移。但她连场苦战,疲倦异常,到得卯时,竟打了个盹儿。迷糊睡了一阵,隐约听得笑声,睁眼一看,却见梁萧用草茎编了个玲珑剔透的金花雀儿,正逗二小玩耍。

楚婉惊骇欲绝,一跃而起,举剑叱道:“滚开!”梁萧闻声退了半步,赵昺最是胆小,见楚婉凶狠模样,顿时扑入梁萧怀里,哭道:“叔叔……”楚婉更惊,忙道:“千岁,你……你快让开,他不是好人!”赵昺瞪圆乌溜溜的大眼,望了望梁萧,说道:“叔叔……怎么……不是好人?”楚婉气得顿足,正要喝骂,梁萧摆手道:“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我有事求你!”

楚婉冷笑道:“你这么大本事,还用求人么?哼,你又有什么诡计?”她素知梁萧狡黠,认定他必有阴谋。梁萧也懒得分辩,道:“我查探了一下,不远处有个峡谷,你带这两个小孩,过去躲避!”

楚婉惊疑不定,道:“干吗要我去?”梁萧道:“搜山兵马太多,无论怎么躲避,都难免被寻着。我惟有设法引开搜兵。我妹子阿雪生性糊涂,当不得大事!你带她和二王躲藏两日,待元军退去,立时赶往这个地方!”在地上画出地图,道,“这里叫做天机宫,你只需找到宫主花清渊,告诉我的名字,他一定会收留你们。”

楚婉见他神色恳挚,不似作伪,不由支吾道:“你……你有什么诡计?”梁萧略一苦笑,找来阿雪,同样交代一遍。阿雪一听,急道:“哥哥,我与你一起!”梁萧笑道:“你放心,我晚上几天,自到天机宫与你会合!”说罢将铉元剑解给她,道:“这个给你。”阿雪接过,眉眼通红,低头不语。

梁萧硬起心肠,指明峡谷方位,督促四人前往。阿雪落在最后,一步一挨,频频回头,眼中尽是不舍之意。楚婉望了梁萧一眼,神色迷惑,身边的赵昺奇道:“叔叔不来么?”楚婉叹口气,将他抱在怀里,转身去了。

梁萧目送众人消失在峡谷深处,牵了马匹,奔上隘口旁的高冈,冈顶树木尽皆弯曲,上有大石尖木,下有粗韧藤蔓,一排一排,设成机关。梁萧取出一浑脱马奶酒,大口畅饮。极远处,草木瑟瑟,传来蒙古语的呼叫声。

片刻工夫,浑脱见底,梁萧酒意也涌上来,平躺在地,蓄养精神,心忖道:“一日之前,我为大元平章,横扫三吴,谁想今日却要与同袍刀兵相向。”他抬眼仰望晴空,不觉一呆,只见朵朵白云聚集一处,依稀结成一张人脸。乍眼一瞧,竟似极了梁文靖的模样。梁萧只觉心头颤抖:“莫非爹爹天上有知,也在瞧着我么?”霎时间,他胸中热血滚烫如火,当下坐起身来,举目一瞧,只见一队元军手持枪矛,逼近山冈。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梁萧蓦地拍地跃起,纵声长笑。那些元人听得笑声,还未抬头,嗖嗖两支羽箭飞来,当头两人踉跄惨叫,扑倒在地。

众人措手不及,被梁萧引弓发矢,又杀七人,剩下士卒向后退却。梁萧也不追赶,任其逃遁。不到一柱香工夫,只见四面林中人头乱动,千百士卒大喊大叫,持着盾牌向山冈涌来。

梁萧隐忍不发,待其攀登至半,挥刀斩断藤蔓,只听轰隆声响,大石尖木势若雷霆,滚滚落下。元军措手不及,一时间鲜血四迸,惨呼大作。机关放完后,元军士卒死伤百计,剩下人退到山下,乱糟糟挤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