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随圆就方 · 一

发布时间: 2019-12-04 08:14:41
A+ A- 关灯 听书

花晓霜下了百丈山,逃到一座山谷,只怕韩凝紫寻来,便寻一个岩洞躲藏。此时她内伤外创渐发,咳了一阵血,昏沉沉睡了过去。时至夜半,冷风灌将进来,将她冻醒,但觉身子僵冷,情知阴毒发作,便勉力盘坐起来,以“转阴易阳术”抵御。直到次日午时,身子始才转暖,她扶着岩壁踱出洞外,只见山谷幽僻,遍长百草,便自野草中拈出几味药草,或抹在伤口,或咀嚼吞下。

入夜时分,阴毒再度发作,花晓霜复又运功抵御。如此反反复复,挣扎了不知几日,伤势终究好转,真气也渐趋充盈。

这日清晨,花晓霜从梦中惊醒,身子痛楚大减,心知自此无碍,便出得洞来,爬上东面山坡,眺望旭日,看了一会儿,忽想起崂山之时,沧海茫茫,红日跃波,花香满衣,翠绿拂面,而如今情景仿佛,人事已非,不由得黯然神伤,流下泪来。

直至红日已高,花晓霜才步下山坡,遥见旷野苍苍,心中茫然:“若是回去,从今往后,我再也出不了天机宫,再也不能给人瞧病,也再见不得他……”她懵懵懂懂,走了一日,前方乱葬岗赫然在眼,原来她不知不觉,竟又来到文靖、玉翎合葬之地,小岗上茅屋依旧,坡上野草适为新雨洗过,翠意逼人。

花晓霜遥见柴扉半掩,不觉心跳加剧,踅近山坡,推开柴扉,却见屋内空空,并无一个人影。花晓霜眼眶一热,傍着木榻坐下,一阵失望之情涌上心头,不由得伏在榻上,低低哭了起来。

哭了一阵,她迷糊睡去,睡到半夜,忽然惊醒。但听柴门嘎吱嘎吱,随风响个不停,一缕细细的芦管声从罅缝中飘入,如怨如诉,分外凄凉。花晓霜推门一望,只见文靖玉翎合葬之处,坐了一名黑衣老者,发如霜雪,在晚风中猎猎乱舞,情状甚是诡异。

那人闻声掉头,花晓霜看清来人,不觉惊退两步,失声道:“是你,你的头发……”一时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敢情来人正是萧千绝,只见他乌黑须发已尽成雪白,苍白脸上布满皱纹,闻声放下芦管,冷然道:“有什么奇怪?小丫头,再过数十年,你也一样。”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花晓霜没料数月不见,这一代魔君竟苍老如斯,一时间惧恨之意大减,暗生怜悯,说道:“萧先生,夜寒风冷,你还是进屋坐吧。”萧千绝冷哼一声,道:“梁萧呢?”花晓霜凄然道:“我也不知。”萧千绝默然半晌,忽道:“小丫头,老夫问你一句话,你要如实答我。”花晓霜道:“请说。”萧千绝又是一阵沉默,方道:“倘若……倘若老夫不杀梁文靖,翎儿与冷儿会死么?”花晓霜摇头道:“自然不会。”萧千绝怒哼道:“胡说!”花晓霜一惊,不觉倒退一步,却见萧千绝望着天叹了口气,又将芦管吹了起来,曲调满是幽幽恨意,远远传了出去。

花晓霜忖道:“他在这里,萧哥哥若是回来,可是糟糕。”她朝思暮想,只盼见着梁萧,此时却又隐隐盼他不要来此,一时倚门而望,心中好不矛盾。

须臾天明,萧千绝不再吹奏芦管,只是阖目枯坐。花晓霜始终凝视山下,忽见远方出现数条人影,花晓霜心头一急,奔出两步,叫道:“喂,快别过来。”萧千绝猜出她心意,暗自冷笑:“蠢材,倘若真是梁萧,你这么一喊,岂不来得更快。”那几人听得叫声,其中一人身法如电,数起数落,已到山顶,银衫白发,竟是贺陀罗。花晓霜不料来的是他,不禁愣住。贺陀罗哈哈笑道:“巧得紧啊,原来女大夫在此?”他嘴里说笑,双眼却四处扫视,萧千绝背对着他,抑且头发尽白,贺陀罗一时未能辨出,见梁萧不在,心神稍定,笑道:“女大夫,你与梁萧秤不离砣,怎么分开啦?是了,小情人闹别扭了么?你独自一人,想必寂寞,洒家陪陪你如何?”不待花晓霜答应,便伸手按她肩头。

花晓霜倒退一步,使招“梅雪争春”,拍向贺陀罗小臂“阳溪”穴,贺陀罗一声阴笑,欲施辣手,忽听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慢着。”贺陀罗一皱眉,负手退开。花晓霜听这声音耳熟,定睛瞧去,只见骆明绮快步走上山坡,常宁紧随其后,哈里斯则拄着一条假腿,一瘸一跛,与五个小厮跟在后面,众小厮一人背了一个口袋,眉目愁苦。

花晓霜不由喜道:“婆婆!”骆明绮瞧见她,橘皮似的老脸上微露笑意,继而板起脸道:“那个臭小子呢?”花晓霜摇头道:“他……他不在。”骆明绮叉腰怒骂:“那个王八羔子,烧了老身的蚩尤林,还敢在山壁上留下名字,哼,岂有此理!老身此次出山,要与他算算这笔账!”常宁笑道:“不错,师叔,这小丫头也不是好人,您给我的‘尸蜂’,就是被她毁了。”骆明绮脸色一沉,斥道:“几个尸蜂算个屁?你若伤了她,老身才与你没完。”常宁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心下甚恼,嘿嘿干笑。

花晓霜心道:“敢情他的毒物都是婆婆给的?”想到骆明绮与这些恶徒做成一路,正想劝说,却听一个声音闷闷地道:“老毒蛇你姥姥个熊,有能耐将老子杀了,不杀老子的,便是乌龟。”花晓霜一眼望去,却见发声之处竟是小厮们扛的一个袋子,心中大奇:“这袋子里还有人?”

却听另一袋中有人接道:“胡老一骂得大大不对,他不杀你,便是乌龟,依此类推,他姥姥就是老乌龟,你却骂他姥姥个熊,他姥姥究竟是熊呢?还是乌龟呢?”却听第三个袋子中有人道:“胡老百说得极是,老子窃以为,贺陀罗的姥姥既是熊,又是乌龟,统而言之,便叫做龟熊,不是有人说:‘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龟熊’么?”胡老一嗤了一声,道:“胡老千放屁,古人说过:‘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乌龟与熊自也不能兼得。”他引了一句古人之言,得意万分,嘿嘿直笑。贺陀罗怒极,眼中透出杀机。

却听第四个袋子道:“乌龟是乌龟,鱼是鱼,怎能混为一谈?”胡老一道:“胡老十你懂什么?鱼会游泳,乌龟也会游泳,所以乌龟是鱼,鱼也是乌龟。”这时,只听第五个袋子里那人笑道:“这话对极。”胡老一喜道:“还是胡老万精乖,明白事理。”胡老万道:“对呀,乌龟会游泳,胡老一你也会游泳,所以你是乌龟,乌龟是你。”胡老一哇哇怒叫:“胡老万你姥姥个熊,你才是乌龟。”胡老百当即接口道:“胡老一说得不妥,胡老万是乌龟,他姥姥也是乌龟……”话未说完,其他四人齐声叫骂:“胡老百,你姥姥才是乌龟?”胡老百自觉失言,噤声不语。

众人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花晓霜心中奇怪:“这五个人怎么住在袋子里?嗯,难得还有精神。”骆明绮冷哼一声,吩咐小厮打开口袋,将“中条五宝”揪了出来。五宝四肢无力,显然穴道被封,更兼鼻青脸肿,大约路上吃了许多苦头,唯独十个眼珠贼兮兮乱转,毫无怯意。

骆明绮冷笑道:“你们五个很有种啊,还笑得出来?”胡老一笑道:“不错,老子打小就是好汉,就算天塌下来,也是笑眯眯的,不眨一下眼皮!”他笃定万无天塌之理,故而出此豪言。骆明绮冷笑道:“既然如此,老身偏要你哭一场。”胡老万道:“眼睛,嘴巴,鼻子都在老子脸上,想哭便哭,想笑便笑,老虔婆你管得着吗?”胡老十道:“是呀是呀,老虔婆你若放十个臭屁,学三声狗叫,老子怜你年老昏聩,说不准假哭一场,装装门面。”其他四宝齐声怪笑,气焰嚣张之极。

骆明绮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胡老十厉声道:“给这王八羔子吃三颗‘肝肠寸断丸’。”一个小厮取出一个瓷瓶,倒了三颗丹药,拗开胡老十的嘴巴,强行灌入。胡老十听得丹药名字,知道必是极厉害的毒药,心中七上八下,但有言在先,不敢流露怯态,舔了舔嘴,嘻嘻笑道:“又香又甜,蛮好吃的!”故意打了两个哈哈,忽然间,却觉眼鼻酸楚,忍不住泪如泉涌,其他四宝着了慌,怒骂道:“胡老十,哭你姥姥个熊,不要堕了大家的威风。”胡老十还醒过来,忍泪大笑,哪知“肝肠寸断散”毒性极强,才笑两声,又不禁涕泪交流。四宝再骂,胡老十又笑,然后再哭,如此哭了又笑,笑了又哭,贺陀罗等人瞧在眼里,心中大乐。

花晓霜心中不忍,说道:“婆婆,饶他这回罢。”骆明绮两眼一翻,嚷道:“你没听他骂婆婆么?不叫他哭得肝肠寸断,哪显得出婆婆的手段?”其他四宝齐声痛骂,骆明绮冷笑道:“骂得痛快啊?哼,你们也给我一起哭。”四宝心头一紧,慌忙咬紧牙关。骆明绮冷笑道:“老身这次不用下药,仍旧叫你们哭得死去活来。”胡老一心中虽有畏惧,嘴上兀自道:“老子岂是胡老十那等脓包?哭一声的,便不算好汉!”其他三宝齐声道:“胡老一说得极是,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四人正自得意,不防心底里一阵悲从中来,鼻儿酸酸,眼儿涩涩,颇有放声一哭之势,四人均是大惊,拼命隐忍,但那股伤心劲儿仿佛早早渗进骨髓,此时止不住地涌将上来。不一阵功夫,四人眼鼻泛红,尽都抽泣起来。

众人见此情形,既感好笑,又觉好奇,花晓霜也诧然不解,问道:“婆婆,他们没服‘肝肠寸断散’,为何也会哭呢?”骆明绮得意道:“乖女,按理说,这五个人对婆婆无礼,罪该万死。只不过,他们身上有一桩奇处,叫婆婆舍不得杀他们?”胡老千一把鼻涕一把泪,叫道:“老虔婆,你舍不得杀老子……呜呜……莫非你七老八十,还要招女婿上门……呜呜呜……”其他四宝听他一说,俱都害怕起来,胡老一急道:“诸位兄弟,中条五宝清白一世,万不能坏在老虔婆手里,咱们须得咬舌自尽,以保清白。”骆明绮怒不可遏,她年纪虽大,却是守身如玉,几曾受过此等羞辱,只怕这五个混蛋越说越不堪,脚出连环,将五人踢得满地乱滚,方拍手道:“乖女,你且猜猜,婆婆为何不杀这五个臭厮?”

花晓霜蹙眉沉思片刻,灵机一动,脱口道:“莫非他们是五胞胎?”骆明绮眉开眼笑,捏了她脸蛋一把,笑道:“算你聪明,你师叔远不及你,他就猜不出来!”常宁闻言干笑一声,瞧着花晓霜,眼里大有嫉恨。却听骆明绮续道:“这一胎五人,能够成活,自古少有,婆婆一眼瞧出来,就从贺陀罗手底救了他们性命,用来试毒。”花晓霜一愣,道:“试毒?”骆明绮得意道:“你瞧见了么?他们一母同胞,相依成孕,彼此之间,有着极强感应,一人受苦,其他四人必然感知。我给这一个吃了‘肝肠寸断丸’,其他四人必也随之痛哭。”

花晓霜摇头道:“如此试毒,于医道毫无裨益,莫如给他们一粒‘笑忘丹’,解了痛苦才好。”“笑忘丹”也是毒药,能令人大笑至死,但也能解“肝肠寸断散”之毒。骆明绮听她一说,更觉欢喜,忙道:“乖女,你将《神农典》读完了么?”花晓霜点头道:“还有许多不明处,尚须婆婆指点。”骆明绮得了传人,喜乐不尽,搓手笑道:“那么,那狐狸精可曾被你毒死?”花晓霜连忙摇头,骆明绮却也不以为意,道:“你不用着急,婆婆此番出山,必然为你出气,那臭小子若对你不好,婆婆将他一并做了。”花晓霜心头剧跳:“那怎么成,嗯,我须得好好劝劝婆婆,让她害了柳姊姊,可是大大的罪孽。”

忽听常宁不悦道:“师叔,你怎能将宝典传与一个女子?”骆明绮怒道:“放你娘的屁,怎么不能,师叔我也是女子,手段不比你师父差。哼,我不但要传她《神农典》,还要将别的本事一并传她,让她压倒先贤,成为一代医学宗师,哼哼,气死那些沽名钓誉的臭男人。”常宁神色微变,继而拱手笑道:“师叔衣钵得传,可喜可贺。”骆明绮瞥他一眼,微笑道:“你嘴儿再甜些,哄得师叔我开心,或许再传你两样本事。”常宁笑道:“还望师叔成全。”骆明绮笑道:“好说好说。嗯,乖女,咱们再来说这五个混蛋,老身欲拿这些家伙一试五行散的毒性?”

花晓霜奇道:“怎么试?”骆明绮道:“老身将蚩尤树的根、花、枝、叶、果五种奇毒,分别给他五人服下,他五人势必各受毒药之苦,但一人受苦,久而久之,其他四人也能感知同等痛苦,如此一来,我用一分量的五行散,便能收到五分量的五行散之效。”她顿了一顿,续道:“不止如此。五行散药性霸烈,药量超过五分,常人无法经受,必然送命,若我将根、枝、花、果、叶五大奇毒加至五分量,分别给他五人服下,他五人彼此感知,必然经受二十五分五行散造就的痛苦。”

花晓霜惊道:“那岂非不活啦?”骆明绮道:“或许他们情形特别,未必就死。再说他们口出不逊,死了也是活该。”她从腰间掏出五个瓷瓶,眼里透出热切光芒,花晓霜心头一悸:“婆婆钻研药学,已然入魔了!”正要设法阻止,忽听胡老百叫道:“萧大爷救命……呜呜……救命……”原来中条五宝早已辨出萧千绝,故才有恃无恐,大呼小叫,但萧千绝既不出声,他们也不敢出言相认。谁料情势危急,萧千绝仍是不理不睬,胡老百哭得昏头,忍不住出言求救。

众人顺他目光瞧去,贺陀罗脸色微变,道:“敢情萧兄大驾早临,洒家竟未知觉,失敬得紧。”萧千绝头也不回,冷然道:“萧某今日心情大坏,懒得与你计较,留下这五个混蛋,给我滚得远远去吧!”贺陀罗眼珠一转,笑道:“拣日不如撞日,相逢不如偶遇,今时此地,咱们不妨做个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