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掀翻了李二?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8:51
A+ A- 关灯 听书

许是李昊之前的一番话对了李二的心思,老帅哥是怎么看他怎么顺眼,闻言笑道:“你这小子心性倒也不坏,也罢,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看着处理吧,老夫走了。”

“嘿嘿,恭送大叔。”李昊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笑笑。

唉,面皮还是薄了些,否则若再吹几句,兴许这老头儿能许我一闺女。

李二不知面前的小子正打着自家闺女的念头,拍了他肩膀一下,郑重道:“好自为知吧小子,老夫姓李。”

什么嘛,说好答应我一个条件呢,给个姓氏就完了?倒是让我去哪儿找你啊。

还有,老子这是掉进祖宗堆里了?怎么遇到的全都是姓李的?

看着人家侍女掺着女眷上了车,李昊郁闷的想着,无意间瞥见对面屋脊投射在地面的影子上多了一个人,一个端着什么东西的人。

出于职业敏感,李昊第一反应就是狙击手,看着正准备上马的李二,叫了声小心便冲上去,将其拦腰抱住,两人重重向外摔了出去。

同时,屋脊之上传来“嘣嘣”两声闷响,李二的坐骑与李昊亦在同时发出一声嘶鸣和一声闷哼。

是强弩!

护卫们都是玄甲军所扮,训练有素,瞬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声喊将李二与李昊围了起来:“护驾,有刺客!”

大爷的,吃个饭都不消停,老子招谁惹谁了!

被弩箭射穿了左臂的李昊并没有意识到‘护驾’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突然冲出来救了什么人,扑倒李二后团身而起,拖着他就向刚刚的小酒馆里冲。

大街上太危险,鬼知道敌人有什么样的埋伏,只有刚刚的小酒馆相对还算安全,躲进里面需要防守的也只有那个不大的小门。

这一切全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等李二回过神,已经被李昊推进了酒馆的后厨,身前身后围满了人。

老帅哥这个时候还算是淡定,并没有惊慌失措的表现,只是眼神凌厉的在身边扫了一圈,随后问道:“观音婢在哪里?”

观音婢,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时间根本不允许李昊多想,外面已经杀声震天,老帅哥发现自己的女人不在,竟还想带着人冲出去。

李昊暗骂一声晦气,扯住想要往外冲的李二怒斥道:“这个时候你出去裹什么乱,外面那些人显然是为你来的。”

李二眼珠子都红了,回瞪着李昊:“朕的观音婢还在外面!”

又是观音婢,这女人真的这么重要么?

听着外面的喊杀声,以及守在门口那些护卫紧张的表情,李昊知道外面的情况一定不怎么好。

他现在能做的一是继续躲在这里,虽然暂时能够安全,但将来能怎么样却不好说。

身边的老帅哥带着那么多的护卫看着就不像一般人,鬼知道他的女人如果死了,丫会不会把帐算到自己头上。

二是自己出去趁乱把那个女人救下来,正所谓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成全了这老帅哥,结个善缘也不错。

眨眼之间,李昊已经做出了选择,将李二往护卫群里一按:“你待在这里别出去添乱,我去救人。”

李二:“……”

我老婆的事儿跟你个小屁孩儿有什么关系?朕朝他发火是不是有些过了,毕竟这小子刚刚还救了朕一命。

“哎……,你”刚想说点什么,却见左臂上插着一只弩箭的李昊已经闪身从门口冲了出去。

望着那消失于门口的背影,被护卫们挤在身后的李二长叹一声:“唉,李靖一家,真忠臣也!”

众护卫:这是拿命搏出来的前程啊!

李昊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冲出酒馆的大门之后,注意力立刻集中到外面停着的马车上面。

只见马车的四周已经躺下了两个护卫,胸口和头部插着弩箭,显然在刺杀发动的瞬间就已经毙命。

另外,还有四个护卫正围在马车的边上与七、八个黑衣人厮杀,身上带着数道刀伤,显然已经力不从心。长街之上,还有四、五处战场,黑衣人大概有二十来人,护卫却只有八、九个。

显然,外面的战局护卫一方属于弱势,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落败,到时候马车上的女人只怕也活不成了。

怎么办?直接冲上去显然是不行的。

如果是以前的身体,李昊相信自己可以冲上去出其不意放倒两、三个。

可是现在……,十四岁的年纪,再加上弱不禁风的身体,冲上去那就是送菜。

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一个小屁孩儿,李昊迅速打量周围的情况,很快心中升起一个大胆的念头,拼了。

特种大队的经历在这一刻起了很大的作用,有了计划之后,李昊果断抓住射进左臂还没有拔出的弩箭,一咬牙硬生生顺势拔了出来。

一股血箭射出,疼的李昊发出一声嘶吼。

但尽管如此,他的脚步却没有停下,迅速靠近了马车,接近了正在交战的一个护卫和两个黑衣人,并趁着黑衣人一个愣神的功夫,扑了上去,手中弩箭插向他的颈部动脉。

血光四射,黑衣人连惨叫都没发出来便倒了下去。

接着,李昊没有半点犹豫,丢下半死不活的黑衣人,直接跳上了马车的车辕,手中还没有丢掉的弩箭对着马的臀部狠狠扎了上去。

“希律律……”面对战场没有一丝慌乱的驮马绝对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战马,但这并不代表它不怕疼,被弩箭重重一扎,顿时一声长嘶,疯了一样顺着长街向前狂飙而去。

我靠,这样也行?

躲在酒馆里的李二目睹了李昊救人的全过程,登时木若呆鸡。

不过,好像也只能这样了吧,毕竟还是个孩子,如此乱局你还能指望他什么,短时间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已经算是杀伐果断了。

李二想着,目光不由看向还在伏案大睡的程处默和李震,或许也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那个臭小子不是说过要带着他们迷途知返么。

程处默、李震:zzzz。

……

……

受惊的战马跑的飞快,却依旧不断用手里的弩箭扎着马的臀部,回望身后战局……。

老帅哥,你女人老子给你带出来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喂,快点把马拉住。”身后的车箱里突然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管她,这都什么时候了,保命要紧。

嗯,跑的有些慢,得再来一下,“噗……”扎一下。

“喂,你听到我说话没有,娘娘被颠的受不了了。”女人还在啰嗦。

烦不烦,老子在救人不知道么,“噗……”再扎一下。

长街之上,惊马拖着马车飞驰而过,人喊马嘶乱成一团,不知过了多久,突然……。

“吁……”

“希律律……”

就在李昊的结石都要被癫出来的时候,狂奔的战马十分突兀的被人拉住了,两张黑漆漆的老脸出现在车辕两侧。

“李德謇?你小子怎么回事,为何闹市纵马?”

“小子,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全身是血?”

两个老货异口同声的发问。

“谁,谁啊?”李昊早被癫懵了,两只眼珠子上下直蹦,看人都重影。

“小兔崽子,你……”老货怒了,伸出大巴掌正想教训李昊,车厢的帘子被人先开,粉衣丽人现身:“程知节,张宝相,速,速去永安坊救驾。”

“皇后娘娘?”程咬金、张宝相傻了。

皇后娘娘长孙无垢什么时候不是以恬静秀美世人,现在倒好,发鬓散乱,额头微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对了,皇后刚刚说什么来着,救驾……

救驾?!

我靠,出大事儿了!

俩老货顾不上其它,程咬金大叫一声,撒腿就跑,张宝相倒是好些,临危不乱,回头撤住李昊:“小子,火速护送皇后娘娘回宫,若出半点……呃,怎么晕了?”

“宝相不必理会这里,速去救驾,这里本宫自会处置。”

“诺!”听了皇后的命令,张宝相也顾不上李昊了,追着程咬金的背影就走。

可怜的小李同志在刚刚程咬金叫出皇后娘娘的瞬间,终于想起观音婢是谁了。

同时他也记起那老帅哥似乎说过“朕”这个字眼儿。

完犊子了,皇上和皇后啊!

我都干了什么,好像是把李二从马上给掀下来了吧,而且还教训他裹乱来着。

另外,皇后的额头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刚刚在车厢里颠的吧?

这可是大唐最有权势的两个人呐,全特么被自己给祸祸了!!

算了,我还是晕了吧,爱咋咋地好了,反正老子也是伤员。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于是,李昊晕了,晕的很彻底,谁都弄不醒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