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任城王妃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9:50
A+ A- 关灯 听书

被李道宗这么一闹腾,觉肯定是睡不成了。

望着被陈蒙等人抬上马车上老货,李昊又忍痛搭上两坛蒸酒,这才放他们离开。

忽悠人是不对的,总要弄点好东西赌住人的嘴不是。

管家老陈在马车走远之后,若有所思的道:“少爷,那酒咱们以后还蒸么?”

李昊十分肯定的道:“蒸是要蒸的,只是不能在家里弄了,否则家里非变成酒馆不可。”

“是呢,老朽也是担心这一点。”老陈想了想说道:“依我看不如把蒸酒的地点弄到城外庄子里,一来地方大些,二来也不愁被人发现。”

城外庄子?家里还有这东西?李昊挑了挑眉毛:“成,这事儿你看着办,总之,一定不能让人知道这酒是咱家出的。”

“诺,老朽这就去安排,少爷如果没有其它吩咐,还请早些休息。”

“休息……”李昊摇摇头。

李道宗那老货喝了那么多几乎等同于酒精的散白,鬼知道会不会酒精中毒,万一被毒死了自己少不得跟着吃瓜捞。

所以这觉只怕是睡不成了,与其提心吊胆的消息,还不如把李二交等的奏疏写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

……

任城王府,自从李道宗风风火火的走了之后,李雪雁就一直放心不下,生怕自己那个暴脾气的老爹一怒之下把李昊给揍了,若真是那样,可就有些对不起他了。

可李雪雁怎么也没想到,短短不到半个时辰,自家老爹竟然站着出去,躺着回来了,那一身酒气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任城王妃在听到消息之后从后院赶了过不,试着唤了几声,结果李道宗半点反应也无,这位一品夫人不由将目标转向陈蒙,沉着脸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任城王这是怎么了?”

陈蒙无辜的道:“呃……,回王妃,王爷这是喝多了。”

任城王妃不悦道:“我知道他喝多了,但他不是找你家那个纨绔少爷去了么?怎么会喝多了。”

陈蒙屁民一个,面对怒气上涌的王妃,被吓的退了两步,吱唔道:“这,这个,小人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王爷在我家少爷房间里找到了一些好酒,然后就自顾自的喝上了,至于为什么会喝成这样,小人实不清楚。”

任城王妃听的这个气啊,你说你一个王爷,没喝过酒还是怎么着。

哦,还说是去给闺女出气,结果喝的烂醉被人家给抬回来,丢人不丢人。

李雪雁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陈蒙的解释,小姑娘虽然也觉得自家老头子有些丢人,但出于礼数,还是问了句:“你家少爷怎么样?他没事吧?”

“回郡主,我家少爷没事,送王爷出来的时候他还特地叮嘱给王爷带上两坛好酒。”

陈蒙说着,从身后随从那里接过两只小酒坛,交给了任城王府的人。

熟悉的小酒坛立刻让李雪雁想到了上午在三卫将军府李昊蒸酒精的情形,脸色不由变了变:“这不是你家少爷治外伤的药么?他给我爹喝这个?”

陈蒙被李雪雁满是‘杀气’的眼睛盯着,只觉得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摇头失口否认:“郡主说的药小人也不清楚,但我家少爷明确说过,这是酒不是药。”

李雪雁哼了一声:“是么?既然这样,你先回吧,见到李德謇告诉他,就说我任城王府谢谢他了。”

“诺!”李雪雁冷幽幽的语气让陈蒙连最基本的礼数都忘了,带上人急匆匆出了王府,驾上马车逃一般往回赶,生怕走的慢了被留下当替罪羊。

倒是任城王妃听出了些什么,将李道宗抬回后宅卧房,驱散下人之后正色对李雪雁问道:“雁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刚刚说的药是什么?”

“娘……”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李雪雁将上午发生在三卫将军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其中自然包括如何替李昊缝合伤口。

任城王妃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沉默片刻问道:“这么说,你下午是因为那小子让你帮他缝伤口觉得委屈,所以才哭的?”

“那道不是。”李雪雁俏脸微红,讷讷道:“女儿就是觉得自己没用,连缝合伤口的事情都做不来。”

“你呀,就是太要强。”任城王妃数落了李雪雁一句,扭头看向不醒人事的李道宗:“又摊上这么个不着调的爹。”

李雪雁辩道:“娘,您别这样说,其实爹也是为了我才会去李家的,不过李德謇真是太过份了,他怎么可以拿药给我爹喝。”

任城王妃摇头:“雁儿,娘刚刚看了那两坛李家送来的酒,除了性烈一些,并无一丝药味,你怕是弄错了。”

李雪雁倔强的道:“娘,没错的,他用来洗伤口的药的确没有一丝药味,闻上去就跟酒一样。”

任城王妃无奈的笑了:“傻丫头,你被那小子骗啦,他用的其实就是酒,只是那酒被他通过特别的方式弄的烈了许多而已,否则像你爹这样嗜酒的人,又怎么可能分不清是药还是酒。”

李雪雁的脸色变了变:“这么说,他一直都在骗我?”

任城王妃笑道:“嗯……,倒也说不上骗,或许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李雪雁诧异的看着母亲,半晌才犹豫着问道:“娘,为什么你一直都在帮那个李德謇说话?”

“那是因为这小子与传闻中的很不一样,抛开上次救皇后娘娘的事情不说,你以为长安城的年轻一代,有几个敢让你在他身上穿针引线的。”任城王妃若有深意的道:“由此可见,坊间传闻不可信,判断一个人到底人品如何,还要亲自接触才知道。”

李雪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娘,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找他麻烦么。”

任城王妃白了女儿一眼:“找他麻烦干什么,你爹那个老不修自己不检点吃了亏怪得谁来,若是因为这样你就去找人家麻烦,岂不让人以为我任城王府输打赢要。”

“那……”

“没什么这那的,以后你们年轻人该怎么接触就怎么接触,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懂了么。”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