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等着看笑话的老货们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0:05
A+ A- 关灯 听书

带着满满的恶趣味,李道宗见到了李二,作为皇室宗亲,这点优势还是有的。

只不过,李二这个时候正在忙着与长孙无忌、杜如晦等人商量事情,对于李道宗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

倒是长孙无忌热情的迎了上去,从他手中接过那两坛酒,好奇的问道:“道宗,以前可从来没见你往宫里拿过东西,这是什么?”

李道宗道:“酒,好酒,昨天在李靖家发现的,特地带出来两坛,与陛下与诸位分享。”

在场的谁都知道,所谓分享什么的不过是客套,李道宗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如何能知道他们在这里。

只是,不管长孙无忌还是杜如晦、房玄龄都是人精,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一起笑着打趣了他几句,便看向李二,等着大佬先开口。

李二望着摆到面前的两小坛酒,同样是一头雾水。

人家李靖的酒要献也是他儿子来献,什么时候论到李道宗了,不知道中间差着辈呢么?

想着,李二问道:“道宗,你这酒怕是不那么好喝吧?”

“陛下明鉴。”李道宗嘿嘿的一笑:“说来这酒其实是李德謇那小子主动送到臣府上的,特地让臣给陛下您送来,为此那小子还承诺臣每年五万贯的收益,前提是这酒必须成为贡酒。”

瞬间,满屋子的人脸色都变的古怪起来。

在坐的都是千年老狐狸,岂能不知五万贯收益从何而来,这分明就是想打着皇室的旗号做买卖嘛。

隔了好一会儿李二无奈叹道:“唉,你们说这帮年轻人脑袋里面装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怎么除了发财就是发财,他们就不能想点别的?”

长孙无忌笑着接过话头:“陛下,说起来李德謇那小子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他还想着如何赚钱。”

房玄龄亦点头道:“虽然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出发点总是好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二有些不以为然,出发点是好的有什么用,这个世界还缺好心办坏事的人么?

亏自己前几天还说李德謇那小子足够聪明,现在看来全都是些小聪明。

打着皇家的旗号卖酒,也真亏他想得出来,难道他就不知道朝中除了文臣武将还有一种叫御史的生物?若他真敢这样做,不出三天就能被喷的体无完肤,连他爹想保他都难。

一边想着,一边抓过桌上的酒坛,亲手打开上面的盖子。

浓郁的酒香瞬间充斥整个房间,连带李二身后的老太监林喜在内,所有人闻到的人都是眼前一亮。

李二诧异道:“咦,这酒的味道还真是不错,怪不得那小子信心满满让你来推荐。”

李道宗讪讪一笑:“酒还真是好酒,劲道十足,昨天下午臣只喝了小半坛就醉过去了,最后还是那小子派人把臣送回府的,丢了大人了。”

“哦?”杜如晦此时也来了兴致:“这酒竟然如此性烈?只小半坛竟能把酒量惊人的任城王放倒……,陛下?!”

李二岂能不知杜如晦是什么意思,当下对太监林喜道:“马上中午了去传膳吧,朕正好也试试这酒到底如何。”

酒自然是好酒,颜色清亮,劲头十足,从未喝过高度酒的众人无不大呼过瘾,以至于下午全都是被抬着回府的。

随后,宫里传出旨意,特赦左领军卫翎府折冲都尉李德謇所酿之酒为宫中御酒,着每年进贡两千坛,共计万斤。

一时间,长安哗然。

李德謇,一个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纨绔,因为救过皇帝,所以一步登天了。

大多数人往往都是一个样子,不患寡而患不均。

你李德謇救驾了又怎么样,换成老子老子也行,再说救驾不是一个臣子的本份么,凭啥皇帝陛下在赏赐过你之后还要给你补偿。

李昊却对此不以为意,反正骂几句又掉不了一根汗毛,得到实惠才是真的。

宫里两千坛酒的钱已经送来了,不多不少,刚好一万贯,满满的堆了几乎半个庭院。

程处默和李震作为死党,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两个家伙此时正围着装满了铜钱的箱子转着,垂涎欲滴的样子看上去很是好笑。

程音音虽然比程处默要小上一岁,但在程母崔氏的教导下,已经颇有大家风范,看着大哥那一副没见世面的样子,无趣的摇摇头,对正在烤鸡翅的李昊说道:“这就是你的目的?发财?”

李昊将手里的鸡翅翻过来,抬头看向骄傲如天鹅般的程音音:“发财不是目的,我喜欢的是中间的过程。”

程音音道:“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当然不一样。”李昊指指手中的鸡翅:“就拿吃东西来说吧,有些人为了填饱肚子,饥不择食,直到最后把自己撑死;而有些人则是为了享受食物进入口腔那一瞬间的美味,他们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程音音瞥了李昊一眼,淡淡道:“是么?那现在你快要被撑死了吧。”

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呢,不毒舌能死是吧?

李昊气的直翻白眼儿。

程音音见他不语,继续道:“知道现在长安城里都在怎么评论你么?不知好歹,恃宠而骄还是轻的,严重些的蛊惑君父,蒙蔽圣听也不是没有人说,李德謇,为了这区区一万贯,你觉得值么?”

李昊失笑道:“音音小姐,你这是关心我么?”

程音音不屑道:“李德謇,你不要自作多情,若不是因为我哥与你是朋友,我才不会好心提醒你。”

对于李昊,程音音是没什么好感的,在她看来,此人骨子里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否则也不会跟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大哥整日私混在一起。

至于说为什么如此看不上李德謇还要到他家里来,那是因为老程牛不喝水强按头给逼来的。

李昊无所谓的耸耸肩,低下头认真的烤起手中的鸡翅。

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丫头罢了,看在程处默还算憨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德謇,你们聊什么呢?”不远处的程处默时刻注意着李昊这边的情况,发现气氛有些不对,立刻跑了过来。

李昊随口答道:“吃的!”

程处默:“……”。

聊吃的聊到吹胡子瞪眼?骗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