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大的忠臣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0:20
A+ A- 关灯 听书

来到皇城,官凭在身的李昊轻松入城。

倒是在东宫宫门口,李昊被拦下检查了一翻,直到里面有小太监出来接他,这才在守卫们羡慕的目光中走了进去。

二进宫的李昊终于有机会打量这座在后世已经被毁的连地基都没剩多少的建筑群。

流光溢彩的琉璃瓦反射着阳光,宏伟的宫殿,巍峨的宫墙,威武的士兵,让东宫前的广场显得庄严肃穆。

但就算如此,与远处树梢间露出的那些太极宫的建筑相比,依旧显的有些破落,做为皇宫的一部分,与主建筑群相比,缺了些许贵气,多些几分杀气。

李昊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李二在登基之后依旧留在东宫了。

别说什么孝心不孝心,皇位都抢了,同胞兄弟也杀了,一座宫殿又算得了什么,留下来寒碜人么?!

在李昊看来,李二只不过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警醒自己,一如当年的越王勾践,否则也不至于后来突厥被灭之后太上皇李渊立刻搬去大安宫,将太极宫让给儿子的事情发生。

不过这些事情自己明白就行,没必要说出来,相信朝中不少大佬都明白其中的关窍,人家都没说,自己一个小年轻臭显摆个啥。

李昊想着,低头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扮。

嗯,胳膊吊的不错,挺结实,离家之前往伤处滴的那些鸡血更是点睛之笔,使他看上去就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

来到李二的书房门外,等了片刻,老太监林喜笑着迎了出来:“李都尉,陛下唤您进去。”

“多谢公公。”李昊对太监并没有什么看法,笑着回礼,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间便看到李二正拿着一本不知道名字的书正在看着:“小侄拜见皇帝叔叔,皇帝叔叔励精图治,日理万机,虽正值鼎盛之年,却也要爱惜身体,莫要太过操劳了。”

这马屁拍的,有水平,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可听着舒服。

李二放下手中棋谱,将面前棋盘推开一边,看着李昊道:“既然有伤在身,就不要行礼了,林喜,赐坐。”

得,看看人家这待遇,都快赶上那些国公了,所费却不过是一句马屁,如果不是有李靖独子的身份,林喜几乎认为这位是来与自己抢饭碗的。

待李昊坐下,李二再次开口:“你不在家中好好养伤,到朕这里来做甚?”

李昊嬉皮笑脸的道:“小侄心中想念皇帝叔叔,特地过来看看,顺便也给您问个安。”

李二有些好笑的看着李昊:“是么?难道不是因为听到了什么对你不利的消息,特地来求朕的?”

李昊摇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皇帝叔叔,我自进我的贡,关那些人什么事,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

李二对着伺候的宫人挥挥手,示意人把棋盘收走,又安排他们上茶,之后才问道:“朕很好奇,你答应道宗那五万贯从哪里来,莫非是打算借着皇家的名义从百姓那里搜刮?”

“嘿嘿……”李昊不好意思的笑笑,看来是胳膊上的伪装起作用了,否则的话李二应该不会如此和气的与自己讨论酒的问题。

李二哼了一声,斥道:“臭小子笑什么,别以为你救过朕,朕就不会罚你。”

得,大老板发威了,还是老实点吧。

李昊揉揉鼻子:“皇帝叔叔,不瞒您说,其实小侄还真没打算从百姓那里弄钱,他们现在太穷,就算是刮也刮不出多少油来。”

李二有些尴尬,毕竟百姓穷那可是他这个当皇帝的责任。

可李昊既然不想在百姓手里刮钱,那他想干什么?李二想不通继续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告诉朕是因为家里钱多烧的。”

机会来了,李昊等了半天,就等李二这么问呢。

当下清了清嗓子,往前凑了凑,神秘的问道:“皇帝叔叔,那个,我问个事儿啊,要是有什么唐突的地方,您别见怪。”

李二疑道:“你小子又打什么鬼主意?”

“没打鬼主意,小侄就是想问问,咱大唐国库没多少钱了吧?”

“嘭”李二刚刚拿起的茶杯被重重的放下:“放肆!这是你该问的吗!”

“臣有罪!”李昊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急切间不免动作大了些,扯到胳膊上的伤,疼的他直吸冷气,脸都抽了。

怒气勃发的李二见他疼的快要晕过去,不禁想起那天李昊浑身是血的样子。

心中一软,瞪了他一眼道:“看在你身上有伤的份上,朕就不追究了,若有下次,二罪归一。”

难怪都说伴君如伴虎,可特么吓死老子了,冷汗直冒的李昊暗中长出一口气:“谢谢皇帝叔叔不责之恩。”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小子,别高兴的太早,责不责还不好说。”李二重新拿起桌上的茶汤,吸溜了一口,等到李昊一颗心再次提到嗓子眼,才开口问道:“告诉朕,是谁让你来问朕的。”

“呃……没人啊。”李昊苦着脸,耷拉着脑袋解释道:“这事真不是别人让我来问的。”

李二继续吸溜茶汤,盯着李昊,等他说下去。

李昊倒也没让李二失望,顿了顿继续道:“您知道,我爹娘一直都不在家,整个三卫将军府都要靠我一个人来打理,可是这段时间,我发现偌大的三卫将军府竟然连一百贯都拿不出来。

由己及人,小侄不禁想到了您,三卫将军府都没钱了,大唐呢?一个小家都要管好都如此难,更不要说您还要管大唐这么大的国家。

所以小侄就想啊,拼了命的想,白天想,晚上想,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只想着如何能够帮到您,如何能够替您分忧,想着如果大唐有钱了,是不是您就能轻松些了。”

“德謇啊,你是个好孩子,是朕想多了。”虽然明知道李昊这些话有演戏的成份在里面,可李二还是被感动了,长叹一声道:“若朝中那些……能有你一半的忠心,朕又何必每日处理奏章到深夜,又何必为振兴大唐江山夜不能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