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让他们去你那学习一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0:37
A+ A- 关灯 听书

李昊为难的啧了一声,看向李二:“陛下,他连生物学都没听过……。”

金太医老脸通红,有些挂不住了,截断李昊道:“后生,老夫问你的是如何得知那个什么酒精能防止发炎,这跟你那个什么学有什么关系。”

李昊道:“当然有关系,否则你怎么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小的生物是什么?它们所喜欢的生存环境又是什么?如何杀死那些人眼睛看不见又确实存在的微小生物?如果你连这些都不知道,还在自以为是的相信眼睛看不到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那我跟你说了也是白说,你根本听不明白。”

众太医:“……”

李二、长孙无忌:“……”

这说的是人话么?如果是人话为啥我们都听不懂捏?如果不是人话,为啥每个字都那那么清楚捏?

面对众人迷茫的目光,李昊不知怎么没了与金太医一争高下的冲动,摇摇头用一种不记前嫌的口吻说道:“金太医,你行医多年,又是太医院署令,我相信你的职业操守,也相信你不会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但医学是一个十分专业的学科,想要做一个称职的医生良好的职业操守只是基础,它还需要更多专业的知识来辅助,手疼砍手,脚疼砍脚是不对的,治疗外伤也不仅限于止血和包扎,否则拿烙铁往伤口上一戳比用石灰快多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李昊胳膊上的伤口就摆在哪里,处理的要比他那天弄的强上不知多少倍,金太医就算不服,也没有脸去辩解。

当然,在听李昊说拿烙铁往伤口上戳比用石灰快的时候,老金便也明白了为啥这小家伙要如此针对自己,敢情是自己鲁班门前弄斧头,得罪真神了。

金太医能听明白的东西,李二自然也能听明白,闻言不禁笑骂道:“你这小子倒是睚眦必报,受不得半点委屈,可你知不知道,若不是金太医在你昏迷的时候替你把伤口处理了一下,只怕等不到你自己妙手回春,那胳膊便已经废了。”

“呃……”李昊尴尬的眨眨眼睛。

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哦!好歹自己小命是这老头儿救的涅。

咱可是善良的好青年,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情。

尴尬之余,李昊对有些不是滋味的老金行了一礼,郑重道:“金太医,小子方才言出无状,得罪之处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子一般计较。”

个驴日的,好人坏人都让你小子做了。

金太医当着皇帝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摆出大度的样子道:“无妨,无妨,也是老夫学艺不精,差点误了李都尉的一条胳膊。”

李二见两人已经把话说开了,再次开口:“德謇呐,既然你与金太医之间的误会已经解开了,现在就说说的那个酒精的事情吧,你是否觉得此物真有必要在军中推广?”

李昊道:“陛下,推广是一定要推广的,毕竟可以大大减少士兵的非战斗死亡率,只是……”

“只是什么?”

“陛下,没人啊,懂这个的眼下只有我一个,就算有分身术也忙不过来。”

嘶……,这还真是个问题,李二郁闷的敲着额头。

作为皇帝他考虑方方面面许多东西,就算能够解决人手的问题,可鬼知道这种事情靠不靠谱,涉及到军队,若是有个万一,那是要哗变的。

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不由转头看向长孙无忌:“无忌,你看呢?”

长孙无忌素有老狐狸之称,考虑片刻道:“陛下,臣以为,不若先找个地方试验一下,一来可以验证此法是否可靠,二来也可借此培养一些手人,若此方真的有效,也有利于将来推广。”

“不错,此言大善。”李二赞许的点点头,看向李昊:“德謇,你长孙伯伯的话听到了吧?”

“昂,听到了。”李昊朝着长孙无忌呲牙一笑:“长孙伯伯足智多谋,小侄佩服。”

李二都发话了,咱自然得从善如流,谁让我还是个孩子呢,李昊无耻的想着。

长孙无忌无奈摇摇头,有些搞不懂自家妹夫到底想干啥。

李二却在此时再次开口:“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就照你长孙伯伯的意思办,另外……朕把他们几个交给你了,把你知道的东西教给他们,让他们跟你好好学学。”

众太医:“……”

学学……,已经出师几十年,孙子都比李昊大的太医们全傻了。

李昊:“……”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我只是想装个13而已,没想带学生啊。

再说这学生都老成啥样了,走路都掉渣,搞不好没学多少东西,自己就先挂了,这绝逼不行啊。

想着,李昊连忙道:“陛下,哪个,三思啊!”

李二把脸一沉:“还三思什么,你来找朕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推广你的酒精么,朕已经准了,你还想怎样。”

李昊急赤白脸的道:“不是,皇帝叔叔,我,我没地儿试验啊,教学生可以,可我上哪儿找试验品去?总不能让他们拿刀对着捅吧?”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拿刀对着捅?!

几个太医不由打了个哆嗦。

还有,刚刚这小子叫皇帝什么来着?皇帝叔叔?!这要多大的恩宠啊,地位几乎等同于郡王世子了好么。

而且看皇帝陛下对这小子的态度,似乎也颇为纵容。

原本这小子就是长安城中无恶不作的纨绔,现在有了皇帝陛下的纵容,今后……完犊子,待会儿回家准备后事吧。

太医们如丧考妣,正想试着争取一下,却听李二说道:“你不是折冲都尉么,左领军卫翎府平日训练就没有受伤的军卒?”

李昊一愣,摸摸鼻子道:“呃……,应该是有吧。”

话说,自从接了差事,他还从来没去过军营呢。

李二哼了一声:“那你还在朕这里磨蹭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哦,小侄告退。”李昊愁眉苦脸的行了一礼,又对长孙无忌摆摆手:“长孙伯伯再见,回头你别忘了准备好一千贯,酒精跟缝合术都是需要钱的。”

长孙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