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我是才是正面人物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4:47
A+ A- 关灯 听书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

老货们吃的酣畅淋漓,喝的手舞足蹈。

不知是不是因为李昊刚刚的介绍关系,李二一杯酒下肚,还真觉得跟前几天喝的时候不一样了,似乎有了一种历史的厚重。

放下酒杯,看向下面尴尬的某小年轻,李二咳了一声:“李德謇,朕既命你赋诗,便不会食言,自今日起,你便兼着太子侍读的职位吧,日后好好辅佐太子,明白吗。”

诶?说好的官升一级呢?

李昊愕然抬头,却发现四周众人齐齐停了下来,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带着红果果的嫉妒。

至于么,不就是个太子侍读么,弄的好像谁稀罕似的。

李昊委屈的眨巴着眼睛,对着李二谢恩:“臣,谢陛下恩典,日后必定尽心尽力辅佐太子,不负陛下厚望。”

明明是在表忠心,可李二却怎么听都觉着别扭,奈何话已出口,再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点点道:“嗯,你好自为知,下去吧。”

“诺!”李昊臊眉耷眼的退回一众小年轻中间,结果还发现,自己的位置没了。

程音音脸上依旧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盯着刚刚回来的李昊,直接问道:“刚刚那诗真是你作的?”

“那你看看。”李昊一摊手,随意的坐到地上。

好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是跪坐,倒也不显得突兀。

程音音继续道:“可他们都说你是抄来的。”

李昊道:“那就让他们说去呗,清者自清,是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光。”

说你胖还喘上了,程音音再次瞪了李昊一眼:“难道你就不想解释一下?”

这丫头到底是啥意思?怎么比我妈还烦呢。

程音音态度的转变让李昊有些不适应,看了一眼程处默,发现这货跟见了蜂蜜的熊一样,正抱着一坛子老酒跟李震拼着呢。

正想说什么,身边淡紫色身影一闪,淡淡幽香中,李雪雁的声音传来:“德謇,恭喜你了。”

李昊诧异扭头:“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你。”李雪雁温婉恬静的外表下,目光中闪动着求知欲:“刚刚你说的都是真的么?那天的酒真是杜康酒?”

李昊神秘的笑笑:“呵呵……,有些东西众口铄金,所有人都说它是,就算不是,也是。”

李雪雁恍然:“这么说,那酒……。”

“嘘,不可说,不可说。”李昊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指了指身边,刚想说点什么,骤然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人。

狗熊一样的程憨憨同学与李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抱着酒坛子跑到大殿外面去了,在他的身边正坐着横眉冷对的程音音。

小姑娘见李昊指着自己,怒道:“李德謇,你什么意思。”

是展示强大求生欲的时候了。

关键时刻,李昊急中生智,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态度看了一眼蹲在大殿门口的鬼酒程憨憨,笑着对程音音道:“音音小姐见谅,不是李某小气,实是处默前几日才跟我说过,不管有什么秘密都不要告诉你。”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程音音果然上当,咬牙道:“我大哥真是这么说的。”

李昊暗道一声对不起了兄弟,举手发誓:“千真万确,不信你可以叫他过来对质。”

“哼,我会信你才怪。”程音音白了李昊一眼,越过他看向李雪雁:“雁姐姐,我跟你讲,他们三个都不是好东西,你最好不要相信他的话,离他远点。”

“谢谢音音妹子,不过我还有些事要问问他。”李雪雁目光扫过二人,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味道。

大事不好,房子要倒。

被两个软妹汁夹在中间的李昊似乎嗅到了硝烟的味道,尴尬道:“那个,要不咱们换换位置?”

程音音哼了一声:“不用,我也还有事问你。”

李雪雁淡淡说道:“就这么坐吧,我跟音音妹子不是很熟。”

夹在两个软妹子中间,李昊觉得左右两侧叉腰肌短短这会儿应该已经紫了,钻心的疼。

马格极地,早知道这样,老子就应该穿明光铠来。

为了不让自己的腰继续遭受非人的迫害,李昊抓起桌上已经装满了酒的酒盏,又让一边侍立的小太监找来一张纸盖在盏口上,准备工作做完,对两个迷惑不已的妹汁问道:“我现在把酒盏翻过来,你们说,会怎么样?”

程音音不屑道:“这还用说,酒当然会洒出来。”

李雪雁秀眉皱了皱,以她对李德謇的了解,事情应该不会如此简单,但最后的选择却与程音音毫无二致。

李昊摇摇头,两手迅速一翻。

瞬间,两个软妹汁全都愣住了。

装满了美酒的酒盏杯口向下,里面的酒没有洒出一滴,就好像被那张盖在上面的纸托住了一样。

这是会么情况?完全没道理啊。

倒过来之后纸不应该掉下来么?酒盏里的酒不应该洒出来么?

程音音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初见如此神奇的事情再也顾不上其它,拉住李昊道:“李德謇,我要学这个,教我好不好?”

李昊把酒盏重新翻过来,随手将纸丢到一边:“这个简单的很,只要酒盏里装满液体,上面盖上一张纸,再迅速翻过来就可以。”

“真的?太好了。”程音音欢呼一声,跳起来跑回女眷那边炫耀去了。

桌上仅剩下李雪雁与李昊二人之后,以前那个恬静漂亮的郡主又回来了,打量着李昊轻声软语道:“德謇,你是我见过的人中最特别的一个,你会作诗,会医术,还会这种……嗯……方外术士的东西,却宁可背着纨绔的名声,难道你真的不计较这些?”

李昊侧目看向身边不远处嫉妒到几乎发狂的宇文谋,微微一笑道:“曾经有人问过我,假如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你知我是怎么回答的?”

李雪雁好奇的道:“你怎么答的?”

李昊道:“我告诉他,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先入为主的念头结合一旁宇文谋气到极点咬牙切齿的模样,李昊立刻被衬托成虽被人冤枉,但却不计前嫌,虚怀若谷的高人。

漂亮的雪雁郡主感同身受的点点头,安慰他道:“原来是这样,那你真的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