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章 没出息的手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15
A+ A- 关灯 听书

从阿拉伯数字讲到复式记账李昊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比刚刚统计帐目的时间还要长上一倍。

李昊对此也很无奈,自己这好为人师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借着程音音沉迷于用阿拉伯数字进行加减运算的空当,李昊对掌柜勾勾手指:“我的货呢?”

“李县子,货已经装好了,是送到您府上去么?”

掌柜的姿态摆的很低,摆弄了一辈子的帐册,他很清楚刚刚李昊教给自家小姐的那些东西代表了什么。

李昊见掌柜没提钱的事,倒也乐得轻松,点点头道:“送去我家城外的庄子吧,找一个叫陈蒙人,交给他就行。”

“你要那么多纯咸做什么?难道你家又想涉足印染生意?”与掌柜的对话引起了程音音的注意,小姑娘抬起头问道。

面对程音音审视的目光,李昊咂咂嘴:“音音呐,五百道习题做完了么?”

程音音:“……”

为了加深印象,李昊布置了五百道关于加减运算的习题,计算量大到足够程音音这个初学者算到明天太阳升起。

看着小姑娘眼底的绝望,李昊终于体会到当年老师给小时候的自己布置作业时的快乐了,想都没想就是一碗心灵鸡汤:“音音,加减运算只是基础,你要熟练掌握,这五百道习题务必在日落之前作完,否则你在算学一道上永远都只能是一个初学者。丫头,你要记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呐。”

“好,好的,德謇哥哥。”

程音音这声德謇哥哥叫的倒是心甘情愿,就是语气听着让人觉得有些纠心。

五百道加减混合运算啊,这里还要包括小数,分数,括号,日落之前做完……程音音几乎要绝望了。

可想想李昊之前在半个时辰之内将店里一年帐册全部统计清楚的一幕,程音音又自行灌了一碗鸡汤:音音,你行的,你绝对不会输给他,至少你字写的比他好看的多。”

想着,程音音低下头,继续攻略属于她的五百习题。

李昊则告别了掌柜,带着兰铃走出崔家咸行。

离开了程家的地盘,坐上马车,兰铃立刻变了一个样子,兴奋的叫道:“少爷,您好厉害,竟然半个时辰就把整间店的帐目都统计好了,您不知道,当时程小姐的表情有多精彩。”

“淡定,淡定些。”李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些都是雕虫小技罢了,不值一提。”

“才不是。”兰铃飞快的摇头:“在您看来这些或许不值一提,但是在别人看可不是这样,否则程小姐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叫您一声兄长。”

诶,好像是哦。

那小丫头刚刚的确是叫了声‘德謇哥哥’,而且眼睛里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敌意与鄙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知识改变命运?

哎呀,看来以后我得收敛一些,否则老子会那么多知识,今天收一个粉,别天收一个粉,还不得变成万人迷啊?

要是万一有人问我到底有几个好妹妹,要怎么回答呢?

李昊一路做着白日梦来到城外的庄子,离着老远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

二十来根冒着滚滚浓烟的烟囱,代表着庄子上正有二十来个锅灶正在忙于蒸酒的任务。

待进了庄子里面,陈蒙已经迎了出来。

这个曾经憨厚质朴的青年身上已经带上一股管理者的气质,面带微笑,不卑不亢的行礼道:“少爷,您来了。”

“嗯。”李昊下了马车,四下看了一眼道:“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陈蒙答道:“已经准备好了,生石灰,油脂,硫磺,香料皆已齐备。”

李昊对陈蒙的执行力很满意,点头道:“很好,待会儿还有三千斤纯咸要送来,你安排人收一下,等东西到了,派人来通知我。”

“诺,小人这就安排人去外面等着。”

……

……

香皂,李昊惦记已经很久的东西。

初时他以为大唐化学水平不过关,搞不定纯咸这种东西,故而只是把前期准备工作做了一下就放到了一边。

可没想到在与李承乾的一次聊天中,意外得知,大唐是有纯咸的,而且在河南桐柏县就有一座天然纯咸矿。

得知这一消息李昊喜出望外,决定与李承乾联合,让他代为收购动物油脂。

如果不是因为前段时间突然发生的疫情,这个时候估计香皂已经满的满长安都是了。

程家的那个掌柜动作很快,李昊赶到庄子上不久,三千斤纯咸便跟着到了。

李昊也不叫人,独自找了一处空院子支起炉灶就是一顿折腾。

根据记忆,先将生石灰与纯咸被放进一口炉灶熬制,从而得到火咸,然后再加入动物油脂,硫磺,香料,继续熬,直到锅里的东西成变的粘稠,撤火,冷却,切割。

一个时辰之后,李昊面前摆满了砖头大小的硫磺香皂。

“那个……陈蒙,你要不要洗个澡?”看着一大堆散发着奇怪味道的东西,李昊有些不大确定这东西到底能不能用。

陈蒙也很犹豫,看了一眼已经明显变薄了一层的铁锅,最后坚定的摇了摇头:“少爷,我昨天才洗过澡,干净的很。”

转头看看兰铃,算了,小姑娘溜光水滑的,万一把皮给洗没了可咋整。

最后,还是李昊灵光一闪,把硫磺香皂放进水中融化,然后又丢了一块羊皮进去。

转眼间,羊皮上泛起一个又一个小气泡。

我了个去,火咸放多了呢。

李昊嘴角抽了抽。

陈蒙则是心有余悸的看着李昊,少爷果然不是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幸亏刚刚没听他的拿这东西去洗澡,这要是去了,估计以后再也别想娶媳妇了。

李昊尴尬的搓着手,安慰道:“陈蒙啊,人们都说失败是成功他娘,少爷我觉得这话很对,至少咱们这个硫磺香皂模样有了对吧,下次只要把那个生石灰与纯咸少放一些,少爷有信心能够一次成功,怎么样,你对少爷有信心不。”

陈蒙:“……,少爷,信心我是有,但咱不洗澡成么?”

李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