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老妈威武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19
A+ A- 关灯 听书

程咬金虽然不愿,但最后在断酒的威胁下,还是听了崔氏的意见,弄了张白纸让闺女在上面写了个2。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次日朝会老程揣着那一个数字,临散朝的时候给李靖打了个眼色,等众人一散,俩老货凑到了一起,跟特务接头般,程咬金掏出那个2:“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同样的四个字,不同的语气,李靖一头雾水的看着纸上的鬼画符。

“你真不知道?”程咬金盯着李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

李靖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老程,理所当然的答道:“你不说老夫如何知道。”

老程眨着牛眼,忽然把手里的纸团成一个球,语带双关的道:“你不知道就算了,这东西以后就归俺老程了。”

“莫名其妙。”李靖横了老程一眼,拂袖而走。

皇帝陛下还在丽政殿等着呢,哪有功夫跟这老货扯皮。

程咬金盯着李靖的背影,眼珠子乱转,忽而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老东西,既然你说不知道,那俺老程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李靖并不知道程咬金在想些什么,散朝之前李二特地命人通知他一会儿到丽政殿见驾,这事可耽误不得。

等他来到丽政殿,却见李二已经摆好了棋局,正摆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等在那里。

“药师来的正好,来来来,与朕对弈一局。”

“臣遵旨。”李靖紧张的心情不由一松,上前跪坐于李二对面,将白子置于自己面前。

黑先白后,这是下棋的规矩。

君臣父子,这是做人的规矩。

李二见状倒也没有客气,微微一笑,执黑先落一子,随口道:“药师,这两日德謇那孩子在忙什么?”

李靖心中一动,执白子置于棋盘,恭声道:“回陛下,听红拂说,似乎他最近在鼓捣一种叫香皂的东西。这孩子,总是喜欢那些奇技淫巧的东西,说他也不听。”

“呵呵……儿大不由爷啊。”李二笑了笑,继续落子的同时,话锋一转:“朕听人说,药师已经把一身所学尽数传于德謇了,不知可有此事?”

“啊?这……这是何人所传?”李靖一呆,手里刚刚拿起来的棋子‘啪’的又落回棋篓之中。

“药师不必紧张,朕不过就是随口问问。”李二拿起桌边备好的茶汤吸溜一口,一边等着李靖落子一边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总以为我大唐已经一统天下,从此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每日里只知吟诗作赋,赏花看景,如此下去只怕我大唐很快便要步了前隋的后尘。”

“陛下……”李靖完全抓不住重点,叫了声‘陛下’便不如应该如何继续下去。

李二摇摇头,示意李靖自己无事,继续说道:“你道朕为何会坚持上元节勋贵子弟大比,还不是怕那些年轻人忘了本,忘了我大唐立国是如何坚难。朕不想穷兵黩武,但也不想忘战必危,眼下大唐有你们这些忠耿之臣照应着,番邦异国不敢轻举妄动,可若干年后呢,岁月催人老啊。”

李靖还是不知道李二想说什么,这些话按说不应该说给自己听才是,正疑惑间,却听李二又转了话锋:“朕喜欢德謇那孩子是有原因的,不是因为他救过朕的皇后,而是因为那孩子务实,杜康酒也好,缝合术也罢,还有那治疗疫情的手段,这些都对国家大有益处。”

又是那个臭小子?李靖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郁闷。

别人家孩子也就是在秦楼楚馆争个风,吃个醋,打个群架啥的,最多也就是被抓进武候卫所,花俩钱也就解决了,这多好。

再看看自己家的,不管干啥都是惊天动地,酿酒搬空了一座常平仓,弄缝合术收了六个太医当学生,满京畿都在闹瘟疫,大家伙儿躲都躲不及,偏生他要往里面冲。

虽然入了皇帝陛下的法眼,可老子都快要被吓死了好么,这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想着,李靖满面惭愧的道:“陛下,臣与红拂常年在外,对德謇疏于管教,让他养成了顽劣不堪,胡作非为的性子,若非陛下慧眼识珠,教导有方,怕是那逆子难有如此成就。”

看看,看看人这话说的,功劳是陛下的,错误是自己的,要不怎么能当大官呢。

林喜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加强学习,巩固一下自己的专业知识。

李二的心思显然并不在听马屁上,也没把李靖的话放在心上,待他说完,直接说道:“药师啊,其它的都不必多讲了,朕今日找你过来,其实主要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给德謇那孩子再加点担子,你觉得如何啊?”

“陛下,年轻人精力旺盛,多做些事情是应该的。”李靖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皇帝看好你儿子,你敢说半个不字?

“如此就好,既然这样,你回去告诉那小子,让他除了每日上午陪太子进学之外,下午便去军营待着,把左领军卫翎府训出个样来,半年之后如果能在全军大比中名列前茅,朕便准了他的要求,让他在十六卫里进行全军选拔,整训新军。”

啥?新军?这是啥时候的事儿,我咋不知道?

家里那个小王八蛋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自己?

李靖浑浑噩噩的离开皇宫,连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一进家便到处找家法:“夫人,德謇那小子呢?去了哪里?”

红拂见李靖气急败坏的样子,连忙问道:“夫君,你这是怎么了?德謇又在外面惹什么事了?”

李靖找不到儿子,便把火气撒到红拂头上:“你生的好儿子啊,老夫今日若不打断他的腿,他日非要被他搞的抄家灭族不可。”

打断我儿子的腿?我儿子干啥了?老娘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李靖,你能啊你,还打断我儿子的腿,你动他一指头试试。”别的事情红拂都可以让着李靖,但涉及到儿子,立马翻脸,指着李靖道:“别怪老娘没警告过你,儿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娘就跟你拼了。”

李靖:“……”

我不过是说句气话而已……。

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李昊:老娘威武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