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原来如此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6:32
A+ A- 关灯 听书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一头撞进院子的李昊眼珠一转,蹑手蹑脚的调头就往外走。

结果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老头子的声音:“站住,给老夫过来。”

诶?被发现了!老头子好眼力。

李昊磨磨唧唧转回身,带着意外重逢的惊喜:“爹?您啥时候回来的?可想死我了!”

在红拂的威慑下,李靖狠狠瞪了一眼儿子:“少嬉皮笑脸的,我问你,你前段时间跟陛下说过什么?”

“什么?”李昊一头雾水。

我好像说了很多啊,您这样问让我怎么回答呢。

李靖见状更怒,手指几乎戳进李昊嘴里:“你这逆子,是不是打着老夫的旗号跟陛下说要训练新军?李德謇啊李德謇,你现在长出息了啊,自以为看了几本书就无所不能了是吧?连这种承诺都敢做,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

“我当然没把您放在眼里。”李昊一句话说的老头子脸色大变,立掌为刀就要大义灭亲,却听他又继续道:“您是我最尊敬的人,最尊敬的人要放在心里。”

是老子提不动刀了,还是你小子飘了?

李靖的表情瞬间变的十分精彩。

红拂‘吭哧吭哧’的憋着笑,戳了他的脑袋一下:“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当心你爹挨你。”

“娘,本来就是嘛,爹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大英雄,每当孩儿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就会想到爹爹的雄伟英姿,想到我是大唐三卫将军卫国公李靖的儿子,想到爹爹从平王世充、灭窦建德,大破萧铣和辅公祏,北……。”

只顾着拍马屁的李昊差点把北灭突厥,西破吐谷浑一起说了,幸亏醒悟的早,及时止损:“北方一战以两万边军拖住突厥颉利可汗二十万大军长达数月之久。”

“哼,亏你还记得这些。”听着李昊细数自己的丰功伟绩,李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捻着颌下胡须道:“但那都是为父的功绩,与你有何干系,你既在陛下面前承诺训练新军,可懂半点兵法。”

李昊:“懂啊,兵法而已,这有什么难的,孩儿每日跟在您的身边,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李靖:“……”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这逆子,说谁是猪来着?

李昊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失言了,连忙改口:“呃,不是,爹,您听我解释,我的意思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虎父无犬子,龙生龙,凤生凤。”

老子怎么那么不喜欢跟这小子聊天呢。

李靖被气的吹胡子瞪眼,狠狠一摆手:“行了,别说了,老夫只问你一句话,为何要跟陛下提出训练新军。”

“我也不想啊,爹,娘,你们不知道,一个月前,李勣那老货凶神恶煞一样闯进咱家,抓了孩儿就塞进了左领军卫,为了不吃亏,孩儿只能凭着自己领悟的一点兵法,给那些大头兵上了几课。

结果那些家伙就误会我是什么高人,都以为我的兵法是从父亲您这儿学的,孩儿当时解释来着,可他们不信呐,李勣那喜欢占便宜的老货就想把翎府都塞我。

后来就发生了刺驾的事情,陛下调查孩儿的时候从李勣那老货处得知了此事,便找孩儿询问,孩儿当时就琢磨这要是不承认那不就成了欺君了么,于是便硬着头皮答应了。”

李昊急赤白脸的一顿解释,把自己说成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所有的一切都是被人逼迫,万般无奈而为之。

红拂听的怒火中烧,咬牙切齿道:“徐茂公欺人太甚,德謇莫怕,这折冲都尉咱大不了不当了,出了事有娘给你撑腰。”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胡闹!妇人之见。”李靖哼了一声:“此事已经惊动陛下,岂是你不想当就不当的。”

红拂恼道:“那怎么办,德謇也是被逼的。”

李靖道:“这不是在逼他,而是在逼老夫。”

红拂疑道:“此话怎讲?”

“唉。”李靖唉了口气:“还不是在惦记为夫的兵法,陛下继位之后,为夫一直有告病隐退的打算,所以这帮家伙便把主意打到了德謇身上,他们这不是在逼德謇,而是在逼为夫啊。”

诶?老头子说的好有道理哦。

原本李昊还想不通为何李勣对自己那么上心,此前种种似乎太过顺理成章,现在经老头子一分析,顿时有种拨开迷雾见青天的感觉。

说什么为了他好,想要让他进军营锻炼锻炼。

说什么《战争论》讲的好,让一大群官兵都来听。

说什么任何条件都答应,只要自己领在翎府就行。

这些都是扯蛋,实际目的就是为了造成既定事实,然后逼着李靖就范。

亏老子还以为是自己讲的《战争论》起了做用,原来一切都是那帮子老货设的圈套。

看到李昊的反应,李靖瞥了他一眼:“现在明白了?”

李昊点点头:“明白了,是孩儿小觑了那帮老人渣。”

“既然明白了,以后便收敛一点你的性子。”李靖一副认命的样子,语重心长的对李昊说道:“另外,既然事已至此,你便把你想的练兵之法写出来,为父帮你把把关。唉,原本为父是不打算教你兵法的,现在……唉。”

“父亲。”李昊一直觉得老头子是个古板到可以太义灭亲的人,直到此时才发现,原来老头子并不是不关心自己,只是关心的方式不同而已。

不教自己兵法的原因,应该是不想让自己将来上战场吧。

想着,李昊不禁有些感动,看着颇有些失落的李靖,正色道:“父亲,孩儿明白您的良苦用心,请您放心,孩儿一定会用心学习。”

“嗯,就这样吧。”李靖背对着李昊摆摆手,转身向后宅走去。

马格鸡地,敢坑老子,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李昊望着老头子的背影,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老子会让那些老阴逼吃个大亏,等着吧,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希望到时候这帮老货还能有心思来算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