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斗殴进行时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12
A+ A- 关灯 听书

左领军卫驻地,翎府一千两百人分成无数个独立的小队正在训练场上进行队列训练。

“左右左,左右左……”

“向左转,向右转……,那个谁,方向错了,特么还要老子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

纷杂的训练场上,各式各样的口令层出不穷,将翎府的大头兵指使的团团围。

苏定方与李李勣远远的看着正在训练中的士卒,时不时会微笑点头。

队列训练看似简单无聊,但却可以锻炼士兵的服从性以及对命令的执行力,培养士兵的纪律观念,集体观念,同时也可以锻炼基层军官的组织、指挥、管理能力。

这是李昊当初制定训练计划时说过的话,而现如今已经初步看到了成效,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翎府上下便做到了《孙子·军争》中所讲的,不动如山和动如雷震。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至于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训练的时间太短,还看不出什么效果。

过了良久,苏定方叹道:“卫公不愧是兵法大家,总结出的练兵之法,当真有神鬼莫测之威。”

李勣认同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只可惜李德謇那小子不怎么争气,每日不是摆弄一些奇技淫巧,就是出去沾花惹草,生生把他老子传给他的本事全都浪费了。”

兵部衙门中正在当值的李靖:“阿嚏……”

“左右左,左右左,翎府的兄弟真上火;小黑屋,你和我,上下左右一丈多……。”

可能是因为李勣与苏定方离的过远,与翎府训练场仅一栏之隔的勋府在完成训练之后,围在不足五尺高的隔栏另一侧喊起口号。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不过那个时候苏定方都在场,把翎府中不河蟹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但今天老苏并未在现场,翎府的军卒哪里还压得住火,当场就炸了。

脾气暴躁的冯羌第一个骂道:“曰你们个先人,哪个敢再说一句!”

“哎呦,冯屁股火啦!怎么着,屁股拆线了?”勋府一群的军卒中同样有刺头的存在,一见是冯羌开口,立刻揭他老底,顺带叫出他的新绰号。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冯羌最不能忍的就是别人叫自己‘冯屁股’,闻言立刻自训练的队伍中走出,来到隔栏边上:“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次?”

“说了又怎样,冯屁股,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让一个小屁孩给修理的服服帖帖。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翎府都是一个德性,瞅瞅你们那熊样,站那儿跟根儿葱似的,咋地,打算上战场给敌人当箭靶呗?”

“哄……”一众勋府的大头兵集体发出哄笑声。

要说这人嘴是真骚,着实太能拉仇恨,原本还对关小黑屋有所顾虑的翎府众人再也忍不下去了,呼啦一下全都冲向隔栏。

本着能动手尽量别吵吵的原则,几个脾气暴的单手一按隔栏,以跳矮板墙的方式直接纵身跳了过去,二话不说就是一拳。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快到李勣、苏定方根本来不及赶过去制止,两方人已经打了起来。

围在隔栏边上的勋府军卒大概只有百来个人,而翎府这边可是整编满员。

一百对一千二,翎府这边许多人还没来得及跳过去,嘴最臭的那个就已经被打倒在地,其余围观的吃瓜群众仅来得及象征性的抵抗几下,也同样被放翻在地。

这下轮到勋府炸庙了,眼看着自家人被打翻在地,大部分正准备回去休息的勋府军卒掉头冲了回来。

霎时间拳脚齐飞,骂声四起,等李勣和苏定方赶到的时候,两边人马已经缠到了一起,唯一的区别就是翎府这边还保持着队型,而勋府则乱成了一团。

长达一个月多的队列训练,已经让翎府众人养成了习惯,不管是冲锋也好,跳隔栏也罢,都是一火人聚在一起,所以打起来之后,也是一火十个人聚在一起。

这样一来虽然双方的个人战斗力相差不多,但协调配合却大不相同,一方身边是熟悉的战友,另一方是各自为战,打起来高下立判。

只见翎府一方一火又一火聚在一起在斗殴中迅速型成以少打多的局面,个别身体强壮些的拼着硬挨几下,也要配合同伴将对手放倒,待打倒两三个之后,迅速扩大战果,型成三人小队或两人小队,再将对手围起来打。

见到如此情形,李勣提起来的心又放了下来,紧绷的脸上竟带上了一丝笑容。

苏定方亦是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长长出了一口气。

两千多人的斗殴,若是实力相当双方打出真火很容易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万一出了人命引起哗变都有可能。

但现在嘛……斗殴呈现一面倒的趋势之后反倒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获胜的翎府一方看似十分轻松,这样的状态下士卒们还保有理智,下手也有分寸,场面也更容易控制。

只是……差别真的有这么大么?翎府只是进行了一个月的队列训练,另外就是每天都要进行四百米障碍跑,竟然能与以前‘势均力敌’的勋府拉开如此大的距离。

李勣与苏定方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可置信。

不远处的斗殴还在继续,但左领军卫的最高长官却在这个时候走神了。

等回过神的时候,斗殴已经差不多结束,勋府的人或躺或坐的倒了一地,翎府的人倒也不是一个没伤,不过受伤的都在自家袍泽的帮助下站了起来,跨过隔栏返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一方一盘散沙,一方队形依旧保持基本完整。

连日来的训练已经把集体的概念深深的刻进翎府每一个人的骨头里,一人犯错集体受罚的举措也让整个翎府团结的像是一个人。

在队伍之中,每个人都犯过错,也都被其它人连累过,开始的时候他们或许还会记得谁犯几次错,自己被连累几次,可时间长了,彼此间的羁绊多了,索性也就不记了,反正也是一笔记不住的烂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