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生日礼物(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20
A+ A- 关灯 听书

将作监的大门口,两个低头弯腰、鬼鬼祟祟的身影徘徊不去,引的几个警卫频频侧目。

该死的将作监位于皇城之内,周围尽是朝庭要害部门,像什么三省六部、十六卫驻京办之类,尤其是右武候卫,就在将作监的对门,由不得李昊和程处默两人不怕。

程处默的目光第三次从右武候卫驻京办的门口掠过,咋舌道:“德謇,要不咱们还是回去算了,鬼知道那老头儿啥时候出来,再等下去若是被俺爹看到咱们两个,那就完犊子了。”

“急什么,这么长时间都等了……。”把程处默的大头从自己身边推开,忽然眼前一亮:“来了,走,跟我过去。”

程处默闻言向望向将作监门口,只见一个瘸腿的老头子正拄着拐杖立于台阶之上东张西望的向四周看着。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老冯,这里,这里啊。”李昊压着嗓子,挥了挥手,引起了老头儿的注意。

“李侍读?不知李侍读找老朽何事?”冯煕循声望去,终于发现了蹲在门口石头狮子后面的李昊与程处默。

李昊跳起来,越过几个‘门卫’来到老冯面前,虚情假意的扶着老头儿,向里面努努嘴:“老冯,咱们进去说,这里人多口杂,别泄露了机密。”

说我们呢这是?几个门卫面面相觑,看着李昊进入将作监的背影,心里有些腻味。

“李侍读到底有什么事?”等进了将作监里面,转了两个弯,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之后,冯煕纳闷的问道。

这老头儿自从上次煤炉子事件之后,重新恢复了将作监大匠的身份,虽然瘸腿依旧,但精神头儿却与以往大不相同,矍铄了许多。

并且念在今日的一切都是因为李昊牵线搭桥的原因,老头子对他的态度还算不错。

李昊笑嘻嘻的说道:“帮我打造一件东西呗。”

“是什么?”冯煕看上去有些犹豫,倒不是不想帮忙,而是觉得信心不足。

“贞观车!”鉴于李二的恶趣味,李昊索性给自己要打造的东西直接命名。

“啥?”冯煕一头雾水,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贞观车是个什么东西。

“是这样啊。”李昊说着,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勾勒起来,不多将一辆自行车的样子画了出来。

冯煕初时还有些疑惑,可听着听着眼睛就亮了。

老家伙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李昊所画的自行车对他来说就像蜂蜜对于熊,大米对于老鼠,那啥对于色儿狼。

可听了一会儿,老冯头儿眉毛便皱了起来,揉着下巴道:“不对,不对啊,李侍读你这轮子是前后排列的?而且只有两个?”

“你别管几个轮子,事实上就算只有一个轮子它也能骑。”李昊没心思跟一个古代人讨论离心力的问题,摆摆手说道:“这东西眼下有几个关键点,首先是轴承,这个很关键,呃对,具体轴承是个什么样子咱一会儿再说,还有就是轮胎,这个可真要了亲命了,老冯,你帮我想想有没有什么东西既韧性十足又十分耐磨,而且可塑性要好。”

整整一天时间,李昊全搭在给冯老头儿讲解自行车构造上去了,这虽然麻烦,可又是必不可少的过程,否则没有具体尺寸,没有具体要求,就算老冯将他需要的零件打造出来,也装配不上。

……

……

接下来的两、三天,李昊将全部时间都放在了将作监,与冯煕还有他儿子,三人没日没夜的鼓捣,耗费了无数的材料之后,终于将需要的东西打造了出来——一辆弯梁自行车。

望着组装成型,立于众人面前的‘车’,所有人都满头黑线,已经无聊了好几天的程处默拍着大头啧啧出声:“哎呀我说德謇,这就是你说的车?你确定这东西是给人用的?”

“废话,不是给人用的难道是给你用的?”李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程处默:“……”

“李侍读,你确定这东西能骑?”老冯头儿围着车子转了两圈,有些不大确定。

“当然能骑。”李昊信心十足的一拍胸口,上前几步跨坐到车上,对众人说道:“而且不光能骑,这东西还将引领时代朝流,成为长安城的一道风景。哈哈哈……,我李德謇将成为自行车之父,历史将会铭记。”

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李昊脚下用力,车轮滚动,自行车平稳快速的移动起来。

不得不说,古代的工匠就是牛逼,纯手工打造的轴承竟然没有一点生涩感,链条的承受力也不错,而藤条制成的‘轮胎’不光韧性足,耐磨性似乎也不错。

李昊脚下生风,越踩越快,自行车的速度在老冯等人见鬼的目光中很快飙升到近乎每小时三十公里。

诶?我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等等……我,我刹车呢?

“啊……”。

“咣当”。

“稀里哗啦……”。

乐极生悲的李昊终于自食恶果,在众目睽睽之下,狠狠将自己拍到了墙上,那场面直叫个惨不忍睹。

……

……

程音音一个小屁孩的生日自然不会像六十大寿那样大办。

事实上,能来给这小丫头过生日的只不过是为数不多的七、八个小年轻罢了。

而这七、八个小年轻当中,只有李昊打扮的比较另类。

只见他头缠绷带,吊着左胳膊,脚下一瘸一拐,那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程咬金在瞅到李昊的第一眼就乐了,咧着大嘴:“哎贤婿,你这是得罪人多了,让人套麻袋了?”

“呼……”不生气,我叫不生气,李昊翻了个白眼,决定不搭理程妖精。

程音音被老程说的俏脸通红,狠狠白了自家老头子一眼,对李昊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不等李昊开口,程处默那个憨憨凑了上来,一巴掌拍到他肩膀上:“他这叫自作自受。”

“滚犊子。”李昊顿时疼的龇牙咧嘴,骂了一句,随后看向程音音:“妹子,为了给你置办礼物,哥可是遭老罪了。”

程音音愕然:“你……你去抢珠宝店了?”

李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