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凯子(中)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25
A+ A- 关灯 听书

一千贯一辆自行车已经不能用贵不贵来形容。

但李昊认为,一辆花纹繁复,造型精美,并带有皇室标识的限辆版自行车放在唐朝值这个价钱。

至于李承乾的想法,好吧,大唐太子殿下已经彻底被洗脑了,脑子里除了钱还是钱,以至于第二天诗会的时候,看到三位小姐姐所骑的自行车之后,李承乾的瞳孔几乎变成了方形。

李昊甚至不得不用干咳来提醒他:“咳咳,亲爱的殿下,请不要走神了好么。”

李承乾艰难的转过头,纠结着问道:“德謇,一千贯啊,你觉得新罗人会答应么?”

李昊淡淡的笑着,低声说道:“答不答应又能怎么样,这东西成本只有两贯,就算他们不答应,我们只不过就是亏了两百贯而已,如果答应了,只要卖出一辆,我们就有几十倍的利润。”

李承乾似乎也想通了,狠狠一点头:“好,一会儿那个新罗使节过来的时候,就按你说的价格告诉他。”

“没问题。”

……

……

长孙冲的诗会是在开满腊梅的芙蓉园中举办的,一对对青年男女徜徉其中,或是低吟浅笑,或是窃窃私语不一而足。

这样的活动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办起来的,首先主办人必须有足够的声望,其次还必须有足够的地方,赶巧的是,长孙冲做为长孙皇后的新侄子,这两样条件他都具备。

只不过,在李昊看来,这分明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诗会的旗号搞出来的相亲大会。

与李承乾再次确定了自行车的价格之后,李昊放眼打量整个园区,心中生出十分诡异的感觉。

“太子殿下,堂弟。”清冷的声音响起,长腿小姐姐与李雪雁、程音音结伴出现在李昊与李承乾的身后。

“呃……,堂姐、雪雁、音音。”李昊的嘴角轻轻抽了抽,尽量保持微笑,与三人打起招呼。

李月灵,李昊大伯李正明的女儿,比他要大两岁,这是程音音生日那天之后,李昊旁敲侧击从程处默嘴里得到的消息。

李月灵对李昊微微点头:“自行车的事……谢谢你。”

李昊笑道:“没啥,都是一家人嘛,应该的。”

送给程音音的自行车造型十分漂亮,当场就吸引了李月灵、李雪雁等几个女孩子的注意。

本着一台也是送,两台也是给的原则,李昊善解人意的又找冯煕打造了几台,安排管家老陈给几个女孩送过去。

正是因为这样,几个女孩骑车出行的画面成了长安城的一道新的风景,也正因如此才会引得新罗使节去找长孙冲接洽,联系上李承乾打算购买一百辆。

李雪雁与程音音两个女孩听到李昊的话俏脸微微红了一下,年龄最小的程音音更是狠狠白了李昊一眼:“谁跟你是一家人啊。”

诶?反应怎么这么大?

李昊坏笑着对程音音打趣道:“音音妹妹是不是想歪了?我跟堂姐本来就是一家人嘛。”

程音音小脸红扑扑的,恨恨跺脚嗔道:“什么嘛,你刚刚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继续逗小丫头:“那我是啥意思!”

“你,你明明,你明明就是想占我便宜,我……”

李雪雁奇怪的看了程音音一眼,像是不认识她一般。

这种说话的语气就跟撒娇卖萌差不多,这不是小丫头的性格嘛。

“呵呵……”李昊笑着刚想说点什么,不远处长孙冲带着一个三十多岁,身披雪白狐裘,十分骚包的人走近。

那骚包的家伙先是对李承乾躬身失礼:“外臣金俊英见过太子殿下。”言罢,又转向李月灵三个女孩:“见过三为漂亮的小姐。”

外臣?金俊英?李昊斜眼瞥了那骚包一眼,已经明白了这凯子的身份。

李承乾摆了摆手,十分大方的道:“免礼吧,今日是私下的聚会,不必拘礼。”

“多谢殿下。”金俊英直起腰,很随意的李昊挤到一边,谦逊的对李承乾问道:“殿下,不知昨天上午的事情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个嘛……”李承乾侧过身子,似笑非笑的指了指李昊:“买车的事情本宫原则上可以答应,但具体的事情你与本宫侍读谈吧,这件事他可以全权处理。”

新罗使节金俊英扭头看向身侧,似乎刚刚发现李昊一般,随意的抱了抱拳:“这位相必就是太子诗读了吧,贵国太子殿下已经答应了本使的请求,还希望你能快点将一百辆自行车准备好,需要多少钱,直接到本使住处去拿便可。”

这货咋这牛逼呢?该不是新来的吧?李昊摸了摸鼻子,郁闷的发现自己似乎被人鄙视了。

“呵呵……”一阵轻笑声传来,竟是李雪雁与程音音见李昊吃瘪,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长孙冲也觉得有些没面子,强笑一下对李昊道:“德謇,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罗使节,善德女王的堂兄金俊英,五日之前方才入京。”

“哦。”李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热情的道:“原来是来自新罗的亲王殿下,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闻名胜似见面。”

诶?见面不如闻名?

金俊英脸色发青,眼角狂跳。

这骂人呢不是。

李月灵小姐姐早知道自己这个堂弟不学无术,可没想到竟然不学无术到这种地步,脸色铁青狠狠瞪了李昊一眼:“说反了。”

“啊?”李昊一愣,用力一拍额头:“是是是,错了错了,我重说啊,闻名胜似见面,见面不如闻名。”

金俊英:“……”

李月灵:“……”

这回小姐姐就是再傻也知道李昊是故意的了,想到刚刚堂弟被那新罗使节轻视,嘴唇蠕动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李俊英却不知道李昊是故意的,来到大唐这段时间,他只听说过李德謇是纨绔子弟,是长安第一祸害,可万万没想到,这纨绔子弟竟然已经不学无术到了此等程度,怒火攻心之下不由叫道:“你这还是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