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 ?诗会开始喽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29
A+ A- 关灯 听书

“什么?你说新罗那个什么亲王看不起本宫?他……他凭什么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你的话似乎很矛盾。”听完李昊的解释之后,李承乾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李昊耸耸肩膀:“这有什么矛盾的,新罗人有一种极度自卑的情绪,在这种情绪的长期影响下,他们逐渐放飞了自我,开始践踏一切比他们优秀的东西。”

李承乾摇摇头:“本宫有些理解不了,你能说的简单点么。”

李昊道:“举个例子来说,这次买自行车在那个金俊英看来,千贯一台的自行车在大唐没人买得起,而他却可以买整整一百辆,这就从侧面证明新罗人比唐人有钱。”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长孙冲喃喃道:“千贯一台自行车,我不买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是因为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好么。”

“脑回路不同,人家就是那样想的,改不了的。”李昊叹了口气,想到了后世某个到处乱认祖宗的国家。

孔子、老子、孙子都是他们的祖先,四大发明是他们的祖先首创,说出这些话的人正牌祖宗似乎就是新罗人。

李承乾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新罗人的诡异之处,忽听不远处传来金俊英得意的声音:“十万贯算什么,那可是限量版的自行车,全天下只有一百辆。”

李昊嘴角抽了抽,想说什么,又强行忍住了。

李承乾见他表情有些扭曲,忍不住问道:“李德謇,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我在想,要不要再生产一些,用五十贯一辆的价格运到新罗去卖,让他亏到死。”李昊把目光从远处收回来,淡淡说道。

众人哑然无语,半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雪雁才犹豫着说道:“德謇,这样……不好吧?”

李昊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的确不怎么好。”

这还差不多,李雪雁暗自松了口气,却听李昊又继续道:“五十贯一辆的话想赚回十万贯就要两千辆车,产量不够啊。不过好在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后我们完全可以换一个款式再推出一百辆限量款嘛,名字就叫贞观初年款,还照这个价钱卖他。”

三个女孩集体石化。

李承乾一头黑线:“李德謇,你还是个人?”

李昊一翻白眼:“咋了,我还没说后年再推出一百辆贞观二年款呢。”

“金俊英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年年都买。”长孙冲眼角抽搐着提醒道。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李昊忽然想到了本山大爷,坏笑着说道:“事在人为,反正只要他不死,我就一直卖他,千贯一台车,这种买卖可不常有,如此优质的客户怎么也不能得罪喽。”

李承乾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苦逼,堂堂太子,每年的月俸加在一起竟然连一辆自行车都买不起,越想越憋屈的情况下,忍不住说道:“不成,李德謇,这买卖怎么也要算本宫一份。”

“可以啊,二一添做五,怎么样?”

“我告诉你,你这可是大生意,没本宫的帮忙,你的车子连长安都运不出……”李承乾说了一半突然顿住,诧异的看着李昊:“诶?你答应了?”

李昊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啊,其实就算殿下你不说,我也是打算五五分的。”

好人啊,这样贴心的侍读,就算打着灯笼也找不见啊。

李承乾顿时被感动的热泪盈眶,一把拉住李昊:“哥,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哥。”

太子的亲哥?开什么玩笑,你敢叫,我也不敢答应啊。

在长孙冲诡异目光的注视下,李昊连忙摆手道:“殿下你别高兴的太早,其实五五分帐的话,卖自行车的钱到咱们手里也没有多少。”

“嗯?为什么?”李承乾茫然问道。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爹!

李昊看着李承乾道:“殿下,十万贯啊,这么多钱你觉得陛下会眼睁睁看着咱们两个独吞么?不说其它,只要陛下一句话,将作监就不会再帮咱们打造任何一个零部件,到那个时候咱还卖啥自行车。”

李承乾急道:“那……,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吧?”

李昊道:“飞是不会飞的,不过,这钱至少要分给陛下九成,也就是说,咱们能留下一成也就不错了。”

分,分给老头子九成?李承乾觉得心疼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九成那可是九万贯啊,说没就没了。

正心疼的时候,不远处人头攒动,散布花海间赏梅的众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聚拢了过来。

时间差不多了,诗会终于要开始了。

李承乾与长孙冲顾不得继续跟李昊讨论自行车的问题,迎向归来的众人,各式美酒与美食也流水似的搬了上来。

这是李昊第一次参加诗会,远远看着那些‘才子’们聚在一起互相吹捧,总觉得有些与之格格不入。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咱的起点太高呢,唐诗宋词信手拈来。

唉,高手果然都是寂寞的。

“怎么不过去?”幽幽的声音传来,却是李雪雁已经来到身后。

“高处不胜寒呗。”李昊淡淡一笑,补充了一句:“要是我过去了,诗会就该散了。”

月灵小姐姐冷冰冰的,古井无波的眸子看上去不带一丝感情,瞥了李昊一眼道:“你总是这样高调?”

李昊有些搞不懂自家这个堂姐到底是个啥意思,摊手道:“其实我也想低调一些,但实力不允许啊。”

李月灵眯了眯眼睛,似乎在考虑李昊这话的真实意图。

却不知道,李昊只是实话实说。

作为一个穿越者,李昊在大唐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他所会的东西拿出来任何一样对这个世界都是一种冲击。

只是……这话如此直白的说出来,让人听着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到李昊那张满是得意的脸,总是让人有种冲上去一拳将之打扁的冲动。

而就在李月灵小姐姐准备好好与李昊讨论一下如何保持低调这个问题时,众才子中一人越众而出,高声喝道:“李德謇,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敢来参加诗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