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阴谋进行时(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37
A+ A- 关灯 听书

在李二的怒骂声中仓惶逃离皇宫,李昊借着月色走在长安街头,走着走着一抬头:“咦,莱国公府?我怎么走这儿来了?”

杜如晦,字克明,与房玄龄二人参与策划了玄武门之变,同居首功,李二登基之后,封其为莱国公。

李昊抄着手,盯着莱国公府的大门看了一会儿,便走了过去。

门口守着的两个菜国公府家将远远便看到了李昊,此时见他走来,其中一人问道:“这位公子,到我莱国公府不知有何贵干?”

“找你家老爷。”李昊瞅了那家将一眼,淡淡说道:“就说故人之子李德謇前来拜访。”

那家将也是个灵醒人,闻言立刻换上一副笑脸,侧身让出大门的位置:“原来是李侍读到访,还请到前厅稍坐,在下这就去禀报我家老爷。”

李昊笑了笑,点头跟在那家将身后走进杜家,四下打量一眼,发现这文人的家里就是比自己家雅致,几丛毛竹,一处凉亭,蜿蜒流水自院中穿过。

再想想自己家那个前院……好嘛,除了没有兵器架,就跟个演武场差不多。

正琢磨着,前去通禀的家将回来了:“李侍读,我家老爷在书房等您,请随在下来。”

“前面带路。”李昊收回目光,跟在那家将身后向杜家后宅走去,片刻之后行到一处不大的院落,院子里琴声袅袅,淡淡的檀香气息闻上去着实舒服。

琴声中,李昊走进院子,立时便看到跪坐于正堂之中抚琴的杜如晦。

这老杜头儿倒是有些情调。

李昊并没有急着上前打扰抚琴的老杜,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的等着,直到一曲终了,这才迈步走入房中:“原来杜伯伯竟然还抚得一手好琴,小侄佩服。”

杜如晦在侍女的搀扶下起身坐到不远处的榻上,直截了当的问道:“李家娃娃,这大半夜的你不在家里待着,找老夫何事?”

李昊很不习外的来到杜如晦面前,随意的找个地方一坐,笑嘻嘻的道:“小侄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是来求您帮忙来了。”

“帮忙?”杜如晦深深看了李昊一眼:“该不会是想要老夫帮你跟陛下说情,把那冯铁放出来吧?”

老家伙果然厉害,李昊挑了挑眉毛,心中对老杜生出一丝忌惮。

只是,咱的目的岂是那么容易猜的,李昊嘿嘿一笑:“杜伯伯却是猜错,如果只是要人,小侄自去便可,何需劳烦您的大架。”

杜如晦点点头:“嗯,说的也是,以陛下对你的宠爱,要个人还真不成问题。只是,若不是找老夫帮你要人,那你来找老夫所为何事?”

“这个嘛……”李昊迟疑片刻,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其实还是与王德元与冯煕二人有关,小侄我替冯煕与那王德元定了个赌约,来找您是想请您做个见证。”

“哦?赌什么?”杜如晦似乎来了兴致,正了正身子问道。

李昊道:“印刷。我打算让他们两个比试一下,同样一份东西,谁印的又快,又好。”

杜如晦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微微一笑道:“比印刷……想让老夫来做见证,你这小子该不会是想要作弊吧?”

“不不不,绝不是作弊。”李昊连连摆手:“只是想请您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来主持这件事便好。”

李昊说的隐晦,但杜如晦何等聪明,岂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

如果真的没有猫腻,大可等上朝的时候在大殿上提出来,何至于提前来找自己。

早早想通了其中关窍,杜如晦把脸一沉:“李家娃娃,若想老夫帮你,你最好实话实说。”

“哎呀,这让我怎么说呢。”李昊挠挠头,有些为难的四下打量一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的桌案上,指着上面的笔墨纸砚,对杜如晦的侍女说道:“哎,那个谁,你去写四个大字出来,挑简单的写就成,写好了给我拿过来。”

侍女看了李昊一眼没有说话,直到杜如晦点头,才缓缓走了过去,飞快的写了几个字,然后拿了回来。

李昊接过看了一眼:“上下左右,不错。”

言罢,在杜如晦狐疑的目光中,飞快将四个大字撕了下来,依照顺序摆在面前,大、小、多、少。

老杜看的一头雾水,面色微沉:“小子,你在干什么?莫非打趣老夫不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杜伯伯看不出来?”李昊若有深意的用手点了点那几张纸片,隔了好一会儿,在老杜几乎忍无可忍的时候再次说道:“以前每印制一页书籍都需要雕刻印板,这就好像刚刚她写的那四个字,样式、顺序都是固定的,错了就要重新雕刻,费时费力不说,印完之后,那印板除了烧火也就没了其它用处,杜伯伯,我这样说没错吧?”

“没错。”杜如晦点点头,目光落在纸片上,似乎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李昊这次倒没让老杜多等,痛快的说道:“那既然整板雕刻那么麻烦,为什么我们不单单雕刻一个单独的字呢?”

说着,李昊将地上纸片拿起来:“假如这些就是字模,单独的字我们可以将它按照我们喜欢的顺序随意摆放,上下左右,下上右左,上左下右……”

一边说李昊一边将纸片的序顺来回颠倒着摆好,摆完之后笑着说道:“重要的是,这样不会产生浪费,这次用完了,下次还可以拿出来重新用。”

这下杜如晦的脸色可真的变了,猛的一下站起来,一手捂着心脏,一手指着李昊:“你,你……,这……这……这是怎么想到的!”

“杜伯伯,你觉得这个叫活字印刷怎么样?”

杜如晦激动的太阳穴青筋都出来了:“你爱叫什么叫什么,走,马上走,跟老夫进宫,速速将此事禀报陛下知道。”

“哎,等等,等等啊杜伯伯,您老先别激动,千万别激动。”看着老杜那样子,李昊生怕他一时激动得了脑溢血,一边安抚一边说道:“其实这事儿吧我觉着还是靠着此法把书印出来再跟陛下说为好,毕竟现在连字模都没有呢,跟陛下说了也没用不是。”

杜如晦一摆手:“字模有什么难的,找匠人雕刻也就是了。”

李昊苦笑一声:“杜伯伯,材质才是关键啊,字模与雕版不一样的,用什么材料制作字模,油墨又需要用什么材质的,这些都关系到书能不能印出来,可不能虎头蛇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