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 震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42
A+ A- 关灯 听书

一群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佬呼呼啦啦涌进将作监之后,哪怕作为将作监主管的老韩早有准备也是懵的一逼。

孔颖达小老头却连解释都没给老韩解释,当着他的面叫过李昊,一点面子都不给沉着脸道:“小子,老夫知道你有些背景,也有些手段,不过这一次你别想在老夫面前打马虎眼,去吧,让你的人出来。”

没有寒暄,没有介绍,甚至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李昊眨巴着眼睛,见孔颖达似乎真的被惹毛了,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对来到老韩面前:“王德元应该来了吧?叫他出来吧,比试马上开始。”

“中。”老韩用一口地道的关中腔答了一句,回头手下叫人去了。

时间不大,一个白白胖胖的家伙从将作监署衙里走了出来,面对一群朝中大佬,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依次见礼之后,来到李昊面前神情倨傲的道:“卫公世子,王某在此,不知你想要如何比试。”

将作监与军方完全是两个系统,王德元又是负责印刷工作,对自己的能力信心十足的他并不怕来自李靖的报复,也不怕李昊来找他麻烦,称呼他‘卫公世子’更是等于直接讥讽他仗势欺人。

李昊打量了面前的胖子一眼,理都没理他。

一个马上就要失势的小丑而已,就让他先得瑟得瑟吧,老子可是大佬,天赋爆表的那种,没道理跟一个小喽啰计较。

又等了片刻,拄着拐杖的冯煕在儿子的搀扶下缓缓来到众人面前,同样的依次见礼,但到来李昊面前的时候,这父子俩却露出感激的神情:“李侍读。”

“东西准备好了吧?”李昊笑着问道。

冯煕信心满满的答道:“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好。”李昊说着,看向孔颖达:“孔师,您看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马上开始。”孔颖达的表情就像所有人都欠他几百贯钱一样,目光扫过王德元与冯煕,冷冷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印制《论语·学而》,先完成者胜,现在,开始吧。”

诶?这老头儿不错哦。

李昊诧异的看了老孔一眼。

本以为这老头儿会直接说出限时一个时辰什么的,但没想到的是老头儿竟然提都没提。

心关则乱的李靖倒是想说点什么,可还没等开口,却被身侧的杜如晦拉了一下。

回头一片,却见这位正对自己摇头,脸上还挂着十分欠揍的笑容。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啥意思啊?看我家笑话呢?李靖不明所以的想着,等反正过来,再想开口已经来不及了。

王德元见一群朝中大佬谁都没有离开的意思,直接叫出了手下几个雕刻匠人,人手一本论语,各自拿着木头板子便在众人面前刻了起来。

一时间,将作监前面的小广场上鸦雀无声,只余刻刀与木板接触时发出的‘唰唰’声,木屑纷飞。

再看另一边,随着孔颖达一声开始,冯铁那小子就远远的跑了出去,这边雕刻工作已经开始了有一会儿,他才拖着一辆大车慢慢悠悠的晃荡了回来。

在场众老货看着李昊的目光充满了不善,一个时辰?半个时辰?你开玩乐也不是这么开的吧,这都落后多长时间了。

正想着,却见冯铁那小子从大车上搬了一个桌子和一个木头架子下来,放到地上之后,又不紧不慢的从车上拿出木刷油墨等物。最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车里掏出一个不大的木头框子。

这小子这是在干什么?雕刻的匠人呢?刻刀呢?木板呢?

这套路不对啊。

一颗心都要跳出来的李靖脸黑的跟锅底似的,看看冯铁,又看看李昊,拳头紧了又紧,目光四处梭巡,最后停在大车小臂粗扶手上面。

孔颖达的脸也是黑的,不过这老头儿显然比李靖能沉得住气,至少没到处找揍人的工具。

至于其它众老货,大部分都在幸灾乐祸。

???等等,那小子在干什么?

又过了片刻,在冯铁将所有东西都摆好之后,众人立刻发现了不同之处。

只见他十分淡定的来到一开始搬下来的木头架子前,右手飞快的在上面挑挑拣拣,拿出一个又一个类似印章的东西,然后又将那些‘印章’摆到左手拿着的木头框子里面,不多时,木头框子便被塞了个满满当当。

接下来,冯铁将塞木‘印章’的木头框子摆到了桌子上,腿脚不便的冯煕站在桌旁,用木刷蘸了油墨往上面一刷,将一张纸盖在上面,用另一个滚筒样的东西在上面一滚。

等纸再被掀开的时候,上面已经满是字迹。

《论语·学而》第一页,完工。

“呃,呃……”不等其他人开口,孔颖达的脸就变了颜色,伸出右手指着又拿起一个木头框子去挑字的冯铁,浑浊的老眼死死盯着李昊,干张嘴却一字都说不出来。

李昊生怕这老头儿因为过于激动而背过气去,连忙跑到他身边:“孔师,您听我说啊,这个不是作弊,真不是。”

可能是过于激动的原因,孔颖达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左手死死扯住李昊,收回来的右手死命的往他肩膀上锤着。

老孔当然知道这不是作弊,不过就算是作弊他也不在乎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或许看不明白冯铁在忙什么,但当第一页印好之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事实上,不仅仅是孔颖达,在场的所有人,在冯铁将第二个木框摆到桌上,由冯煕将第二页印出来的时候,也全都意识到了这种印刷之法的好处,一个两个看着李昊的目光满是震惊。

这样的印刷速度别说是半个时辰一本书,如果那些印章一样的东西再多一些,人手再多一点,一刻钟一本都有可能啊。

疯了,真是疯了,有这样的快捷,方便的印刷方式,以后岂不是想印多少书就印多少书?

又或者……如此简单的印刷方式,成本岂不是会大大降低?这样一来,书籍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