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糊弄?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7:51
A+ A- 关灯 听书

这事其实还真是李二误会了,马蹄铁这东西还真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全天下都知道。

在古代,因为通讯不便消息十分闭塞,再加上见识等原因,马蹄铁出现之后并没有引起重视,只是在小范围内被一些民间铁匠所掌握。

这些铁匠或是因为见识不足,或是因为敝帚自珍,谁都没有把这种简简单单的铁片子放在心上,而那些有见识有文化的人则根本不屑与研究这种奇技淫巧。

两相叠加之下,如果不是李昊机缘巧合跟李二提了一嘴,只怕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马蹄铁才会流行起来。

……

……

一刻钟之后。

“就是这么几个小东西?”李二拿着由冯煕呈上来的马蹄铁,诧异的说道。

“是的陛下,只要将此物钉在马蹄之上,便可大大降低马蹄磨损。”有了老冯,自然不用李昊再费力的解释,这位将作大匠一边指挥着人将刚刚冷却下来的马蹄铁给李二的马钉上,一边替李二解惑。

“唔,且看看再说。”李二看着忙碌的众人,似乎并不怎么相信老冯的话,不过因为马蹄铁还没有钉完,他只能在耐着性子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李二似乎想到了什么,叫过李承乾和李昊问道:“对了,你们两个小子来找朕,可是有什么事?”

李承乾看了李昊一眼,挺了挺胸,鼓起勇气:“父皇,儿臣今日与李德謇在将作监视查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事,想要向您禀明。”

“说来听听。”李二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父皇,儿臣在视查的过程中发现,将作监在打造器物之时,竟完全没有统一的标准,每个人都在各行其事,而且在打造器物之时随心所欲,全凭自己喜好。故儿臣想请父皇制定一项国策,统一器物打造标准,由将作监开始,推行标准化、模块化作业。”

面对自家老头子,小李同志总有一种心惊胆战的压迫感,生怕自己说错了会受到责罚,一口气把李昊交待他的东西说完了,立刻紧张的看着李二,心中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

李二听完儿子的话之后,先是看了李昊一眼,然后问道:“这是你想的?”

“呃……”李承乾迟疑了一下,想要回头,却被李昊不着痕迹的推了把,只能硬着头皮道:“是的父皇,儿臣窃以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大唐若想强大,必需效仿先秦,制定更加完备的统一标准,而不是满足于现状。”

不管李承乾说的对与错,至少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李二赞许的点点头,继续问道:“解释一下标准化、模块化吧,朕想听听。”

“诺。”没有被老头子训斥,李承乾顿时来了精神,干咳一声道:“标准化、模块化,顾名思义,就是制定一个完善的标准。

拿眼下最流行的自行车来说吧,执行统一标准,将所有的零部件视为一个又一个标准模块,其优点是增加工匠的熟练度,毕竟大小和材质都是统一的,打造的多了自然也就熟练了,而熟练了之后,打造的速度自然也会增加不少。

其次是统一的零件可以互换,一辆车的某个零件坏了,可以从其它车上拆下来换上,或者干脆直接生产一堆这样的零件,到时候直接拿出一个换上就可以再次使用,这样一来可以节省资源,二来方便快捷。

同样的方式也可以用在我大唐的军备上面,床弩、投石机、冲车、楼车,这些在战场上必不可少又易损坏的装备,以往的时候这些军备如果坏了便无法再使用,而如果我们进行标准化、模块化作业,完全可以将几台坏掉的装备再重新拼凑出一台或几台完好的投入战场。”

李承乾越说越流利,到了最后连唾沫湦子都喷出来了。

不过李二却并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李承乾那句‘将坏掉的装备重新拼成一台或几台完好的装备’所吸引。

作为一个马上皇帝,为大唐南征北战许多年的李二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大战过后,装备全部损坏,就在敌人以为有了可剩之机的时候,若是突然又冒出来几架投石机和床弩,对敌人士气的打击绝对可以称得上毁灭。

意识到标准化、模块化的好处之后,李二抚掌大笑:“好,好啊,太子的提议很好,此事便交给你来办吧。”

“谢父皇,儿臣定不负您的厚望。”难得没有被训斥的李承乾乐的眉开眼笑,一个头磕在地上,呃不是,一个大千……呃也不对,总之是高高行行的给李二行了一礼。

站在一旁的李昊也在替李承乾高兴,好歹跟这小子已经接触过一段时间,从感情上来讲,他还是希望这小子能够继承大统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当然,这也不排除他现在与李承乾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有关。

“李德謇。”李二忽然又将目光转向李昊。

李昊连忙上前:“臣在!”

“好好辅佐太子,朕一直记着你的情份,将来不会亏待你的。”

李二这话说的是啥意思?咋弄的老子像是关系户一样呢。

李昊一头雾水的想着,老老实实的答道:“诺!”

心情不错的李二摆摆手:“好了,那马蹄铁已经弄好了,朕要去看看,你们两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诶?啥意思?卸磨杀驴呗?

说好的奖励呢?说好的不亏待老子呢?

如果不是老子,你那马蹄子就废了好么。

李昊无语的看着兴奋的李二骑上一匹他带来的高头大马,又无语的看着李二消失在将作监的门外,整个人都不好了。

倒是李承乾还没有从刚刚的兴奋中回过神来,见老头子走了,扯住李昊道:“太好了德謇,父皇被糊弄过去了,接下来咱们该弄那个什么三轮车了吧?”

糊弄过去了?

这对父子是上天派来折磨老子的吧。

不过……李承乾这话说的似乎也没错,皇帝嘛,不就是用来糊弄的么,你要是不糊弄他,就算活着能得善终,死了也得被他从坟里刨出来,魏征那老头儿就是最典型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