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莽汉(下)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00
A+ A- 关灯 听书

两个小喽啰无奈,战战兢兢向铁柱靠了上去,同时各自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

之所以两个喽啰拿出的是匕首而不是横刀、长剑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首先一点,大唐民间虽然不禁刀剑,可你总得会用才行,不会用的话,横刀还不如匕首好使。

其次匕首的隐蔽性比刀剑要高出不少,所谓的青衣帮毕竟是民间帮派,搞的人人背刀胯剑,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被官府盯上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就这样,两个喽啰比划着手里的匕首慢慢靠近了铁柱,而就在他们距离自己的目标一个身位,觉得马上就能得手之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铁柱两只胳膊向前一探,直接抓住了两人的脑袋,任由两人如何挣扎,手臂乱挥,却是连他衣角都够不着,那样子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一些胆子大,依旧在围观的百姓见状不禁发出一阵哄笑,而就在笑声刚起的时候,一声类似西瓜相撞的声音陡然响起‘嘭’。

“杀人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围观的人群一下子乱了起来。

原来,却是铁柱在控制住两个喽啰之后,直接将两手一合,将二人的脑袋往起一撞,霎时间,红白相间的液体溅的到处都是

见到这样一幕,已经站到正在挟持兰铃那个青衣帮头目身后的李昊眼角狂跳。

这莽汉也太莽了吧!这可是长安城,天子脚下,丫二话不说就把人给杀了,若不是自己还有些把握,非被他给坑死不可。

青衣帮那个头目这个时候也傻了,两个手下凄惨的死法,让他感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拿刀的手忍不住开始哆嗦起来。

兰铃更是吓的一声尖叫,紧紧把眼睛闭了起来,死活不肯睁开。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铁柱这一手直接将所有青衣帮的人震慑住了,打又打不过,跑又不敢跑,余下两个喽啰不自觉的扭头看向自家头目。

结果一回头,立刻愣住了。

头目发现手下呆滞的目光,心有所感之下刚想扭头看自己身后,腋下便传来一阵剧痛,手一松,‘当啷’一声,短刀落地。

耳畔传来一个声音:“老子的人你也敢抓,活够了吧。”声落,头目只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头目倒地,余下两个喽啰一声惊叫,把刀一扔撒腿就跑。

“铁柱,抓住他们。”李昊此时已经将兰铃扶住,见两人要跑,对兀自红着眼睛的铁柱叫了一声。

结果,让李昊意外的是铁柱根本没动,不仅没动,反而弯腰将两个还在痉挛中的尸体抓了起来,随后在他惊愕的目光中,扯着脸左右开弓,“嗖,嗖。”

“唔,啊。”两具尸体划空而过,直接将两个还没跑出多远的喽啰硬生生砸倒,发出两声凄厉的惨叫。

太,太彪悍了,这特么还是人么。

一具尸体怎么也要一百多斤,单手提着随手丢出二、三十米……。

好吧,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竟然拿尸体去砸人,老子捡来的这个护卫似乎不是一般的莽。

愣神的功夫,铁柱已经走出去提着两个吓尿了裤子的家伙回来了,把人往地上一丢:“少爷,人逮住了。”

“嗯。”李昊嗯了一声,扶着兰铃对铁柱道:“把人和尸首都弄上马车,咱们走。”

“哦。”铁柱答应着,先是把两个喽啰和已经被李昊打晕的头目塞进马车里,接着又面不改色的把两具尸体弄回来,往马车里一塞。

兰铃这个时候也缓过来了,小脸惨白,对铁柱强笑着道:“谢,谢谢你来救我。”

铁柱摇摇头:“不是我救的你,是少爷。”

刚刚铁柱与几个青衣帮的家伙对峙,清楚无比的看到李昊三拳两脚轻松无比的将那头目放倒的一幕。

对面转过来想要道谢的兰铃,李昊微微一笑:“不用说谢,你是我的人,救你是应该的。”

“哗哗哗……”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抬头看时,却见数十西市署的官兵已经将现场围了起来。

唉,看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官府都是反应最慢的。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李昊幽幽叹了口气,将兰铃交给铁柱照顾,迎向快步走来的一个旅帅。

“有人报官说这里发生命案,到底怎么回事。”旅帅看着满地的红白之物,眉头紧锁,沉声对李昊问道。

李昊耸耸肩:“青衣帮的人想要抓我的侍女,被我的护卫不小心弄死了两个。”

旅帅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又掀开马车的帘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回头对带来的官兵一摆手:“把他们都带走。”

“慢着。”李昊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走近那旅帅:“如果你的耳朵没有毛病的话,应该听清楚老子刚刚说的是什么吧?”

旅帅对李昊对视着,寸步不让:“那只是你一面之词。”

“一面之词?”李昊伸手向四周指了指:“这里有这么多证人,你跟我说一面之词?”

旅帅阴沉着脸道:“这里出了命案,你们又是当事人,本官有责任将你们带回市署。”

“呵呵……”李昊不屑的笑了笑:“好一个有责任,这里是西市,青衣帮当街绑人,不知你这个旅帅有何感想?你的责任难道就是包庇他们?”

“你……”

李昊虽然不知道西市署具体的办事流程是什么,但这旅帅在赶到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就想带他走的做法让他瞬间提高警觉,打定主意绝不跟此人离开。

毕竟这里是闹市,不离开将事情闹大最多也就是回去之后被揍一顿,反正这事儿他占着理。

但如果跟着这旅帅离开,那就可就真成了案板上的肉,等到了人家的地头,除了任人宰割将不会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在这样的念头驱使下,李昊理都不理已经变了脸色的旅帅,扭头对铁柱说道:“带上那个头目离开,谁敢拦你,直接打死他。”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铁柱闻言应了一声,二话不说,将兰铃交给李昊,又从马车里将晕过去的青衣帮头目提出来夹在腋下,大步向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