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绝不饶恕(上)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8:04
A+ A- 关灯 听书

大安坊的事情闹的挺大,长安县衙很快就被惊动了。

虽然大安坊南侧便是城墙,距离皇城颇远,可再怎么说这也是天子脚下,大规模调兵肯定不合适,有了县衙的配合,至少可以把院子周围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驱离。

另外有了县衙的衙役出面,从那成衣店调衣物也容易许多,相比于老程那些凶神恶煞的亲卫,百姓虽然更相信衙役。

地窖里的两具尸体已经人用草席盖起来了,黑乎乎的环境下,倒也看不出那是什么。

两个老妇在下去一趟之后,上来哭的跟泪人似的,反反复复直骂杀千刀的,杀千刀的。

那些蜷缩在一起的女人在两个老妇人的帮助下,麻木的穿好衣物,机械的从里面走出来,又被一个个带进屋子。

可能是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吧,这些女人对重获自由竟然没有一点反应,换了一个温暖的环境,依旧抱团聚在一起神情呆滞。

直到李昊带人将一盆盆热烫送进去,放到她们面前,才终于有人哇的哭了出来,那声音撕心裂肺,上直九宵。

“轰……”,大晴天,竟然打起了旱天雷,苍天震怒。

李昊实在看不下去这种场面,红着眼睛退了出来,又安排人多找些妇人过来安慰这些刚刚脱离苦海的女人。

秦琼和程咬金这个时候已经上来了,看到李昊,将他叫到身边问道:“小子,你想过怎么安排这些女人了没?”

李昊说道:“等她们冷静下来之后,问清楚家在哪里,送她们回家吧,这个时候她们最需要的应该就是家人。”

程咬金在一旁插言道:“你要是不想她们死,最好别送她们回去,甚至最好别让人知道她们的存在。”

“为什么?”李昊扭头道。

秦琼解释道:“简单的说,她们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不管是不是她们自愿的,送她们回去那些闲言碎语足以逼的她们自杀,又或者……她们家里人为了面子也会逼着她们自杀。相比于眼下这个结果,她们的家人更喜欢她们一直失踪下去。”

老秦的提醒下,李昊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尽管心中很难接受这样的结论,但他却知道这就是现实,不是人能改变的。

普世价值观中,女人就应该守妇道,守贞洁,没人会管她们遭难的时候是不是自愿的,反正失去贞洁的那一刻没有自杀,那就是你的错。

唐朝尽管民风开放,也不能免俗,如果真按李昊的想法将这些女人送回去,便等于是他亲手断送了这些女人的性命。

叹了口气,李昊点点头:“我明白,那就先安排人把她们送到我家城外的庄子吧,我会试着给她们找些事情做,让她们能自力更生,等这件事情的风波过去了,再安排她们回家。”

事不宜迟,有了决定之后,李昊在秦琼和程咬金的帮助下很快调来了数辆马车,等那些女人全部坐上马车之后,全部送往城外的庄子。

最后一辆离开的马车在李昊面前停了一下,车帘掀开,一个妇人的脸露了出来,吱唔了片刻突然冒出一句:“是,是倭人干的,她们说,是倭人。”

李昊一愣,倭人干的?什么意思?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那妇人说的是什么,做下如此兽行的是倭人。

倭人,又是该死的倭人,这帮畜牲好大的狗胆。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李昊的脸上阴晴不定,眼中闪过一抹骇人的狠辣之色,咬了咬牙转向正在善后的秦琼道:“秦二叔,我得跟着那些人去庄子安排一下,这里先交给你们了。”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秦琼摆摆手,将面前一个亲卫赶到一边,正色说道:“你说的那个旅帅已经跑了,家里人去楼空,大理寺已经下令通缉,你出城的话最好小心点。”

李昊对此并不意外,发生了这么大事,那家伙没跑才是咄咄怪事。

只是他并不觉得那家伙在跑了之后还敢回来,想着点点头:“嗯,我会小心的,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一个人都没抓到,但好歹是救了二十几口子人,说来也算强差人意,派了十个亲卫护送李昊一行,秦琼和程咬金带着其余人等返回。

在长安发生这么大的事,无论如何也要向皇帝陛下通报一声,哪怕此类事情在一些偏远的地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半个时辰之后,伟大的大唐皇帝陛下龙颜震怒,一道全国缉拿涉案之人的诏书传至三省六部。

另外,左、右武候卫大将军,也就是长孙无忌和程咬金,着罚俸半年;长安、万年两县渎职,着贬官夺爵,发配岭南;西市署署令……羁押大理寺,秋后待决。

长安是大唐的正治、经济中心,是大唐的脸面,出了这么大的事,等于是在打李二的脸一样,而且还是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打,这位帝国主义头子若是不怒才怪。

待安排完一系列的事情,余怒未消的李二开口问道:“李德謇那小子呢,他在哪里,此事是他先发现的吧,为何不见他来回报。”

“那小子忙着安顿那些受害的女子去了。”程咬金看似混不吝,实际却是个极有眼色的,见李二不高兴,连忙替自己未来的女婿开脱。

说完之后,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舔舔嘴唇给李二打起预防针:“不过……那小子当时眼珠子都是红的,看的俺老程都瘆得慌,接下来一段时间长安城怕是又要被他搅的满城风雨。”

李二闻言略皱了皱眉:“派人召他进宫,朕好与他好好谈谈。”

“诺”李二的吩咐下,立刻有人如飞而去。

程咬金察言观色,见李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叹了口气说道:“这次二十多个女子运气好,李德謇那小子发现的早,把她们给救了,可谁知道以前还有多少这样不幸的女子,在长安他们就敢这么干,若是被卖出去,落到那些外族手里……唉,惨呐!”

李二被气的翻了个白眼:“好了,你休要在那里替你八字没一撇的女婿说话,朕并未想要责怪他。”

老程:“呃……,嘿嘿……”